行走在彩云之南

游云南是多年的夙愿。   多年前,因工作的关系,去过一次云南。到过昆明,到过石林,到过腾冲,去了艾思…

游云南是多年的夙愿。

 

多年前,因工作的关系,去过一次云南。到过昆明,到过石林,到过腾冲,去了艾思奇故里,瞻仰了中缅抗战纪念馆。还去了一个乡村读书馆。知道这里有一个和周庄齐名的古镇,这个镇上的人家家家都是华侨侨眷,男人们大都在海外做生意。崔永元给这个古镇的点评是"这里历史并不长,比美国的历史才长了一百多年;这里的人们不务正业,放学后,下地之余,全部泡在了读书馆…"。在这里,我还结识了几位云南的朋友,知道了云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他们都能和平相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唯一没有出现过少数民族骚乱的地方。知道他们朋友聚会喝酒要喊"水,水,水水,水水,水水水"。便有了再去云南一游的冲动。

 

记得那年北京发大水,立交桥下一片汪洋,形成城市內涝。于是城市建设时排洪排涝被提上议事日程。以后看到一则电视新闻,是讲丽江古城的。报道说,丽江古城的地下排洪排涝工程从古城建设初期就规划设计建设。几千年过去了,没有出现过一次內涝,而且地下沟网从来没有改造或者重修过。电视画面中那高过头顶,宽可并行四五人用石头砌成的石洞交错纵横,形成地下排洪网络。我被丽江人的先知先觉和智慧所折服,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到丽江一游,亲眼目睹丽江古城的神密和芳容。

 

在孩子们的热情组织和安排下,我如愿以偿,偕老伴飞向了春城。

 

山川秀美

 

我们旅游的第一站是石林。石林属喀斯特地貌。怪石嶙峋,或如利剑直刺苍穹,或如雄鹰,展翅奋飞。忽而石林密布,忽而花红树绿,眼见深谷,又现平原,千姿百态。在这里,我们见到了阿诗玛,并与之合影留念。石林地处云贵高原,高原奇观,原来是海底世界。通过若干年的地壳运动,海水退却,海底隆起,形成此观。真乃鬼斧神凿,巧夺天工。我们穿越其间,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正赞叹石林的神奇,车子已到恐龙谷,我们又回到了侏罗纪。我是一个科盲,对恐龙的知识知之甚少。偶尔见到恐龙二字,模糊印象中好像是远古时代的一种动物,已绝迹。我们现在见到的只是它的化石,什么恐龙骨呀,恐龙蛋呀。完整的印象,好像在上海世博园的那个圆形的展厅里见过动漫的恐龙。在巜黄土大原》纪录片中见过环江翼龙的动漫。“因为这里是世界上发现恐龙化石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所以叫恐龙谷"。恐龙谷其实是在一个山梁上,或者是因为在侏罗纪这里是一条深谷,是恐龙们的适生地,因而叫恐龙谷。这里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恐龙化石,最长者达六十多米,什么食草恐龙,食肉恐龙,草肉兼食恐龙。因为保护的需要,整座山梁被建成了博物馆。那些考古挖掘面就展现在我们面前,各式各样的化石半埋在土壤中。那些生活在这里的恐龙们是怎么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他们又为何集中生活在这里呢?这里原来是什么样子的?湖泊?海洋?平原?大山?这里距石林不远。

 

登玉龙雪山是一次冒险之旅。因为我们所及之地,海拔4605米,高原缺氧是对上了年岁的我们的一次生理考验。在导游的关照之下,我们自备了氧气瓶。在干海子,换乘电瓶车至3800多米高的索道站,乘冰川大索道缆车到了4605米的观景台。真正雪的世界,终年不化,望山顶,冰剑直指云霄。这就是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大雪山?“长征是理想信念的远征"。长征队伍翻越大雪山不光是体力的消耗,爬雪山的艰难,更有高原缺氧的考验,没有坚定的理想信念的支撑,是万万不可能的。玉龙雪山雄伟辽阔而又让人望而生畏。更加奇特的是,在松林间,在雪地中,间或有一树怒放的叫不上名的花,绿的叶,粉红色的花朵,和白的雪,枯干的松形成非常鲜明的对照,那样的生机盎然,那样的鲜活和耀眼。起初,我怀疑那是假的,是人造景观。但一树树,一棵棵漫布山谷,才确信那是真的。这就是大自然的造化。

 

 

勐仑植物园是集科学研究,物种保护,科普教育为一体的综合性研究机构和热带风景名胜区。是中科院的科研基地,1961年开始建园。奇花异草,各种热带植物树种应有尽有。有的似炮弹,笔直入云霄;有的如伞盖,罩着半边天;有的盘根错节,互相纠缠;有的似情侣,亲密相吻。菠萝蜜长在光秃秃的树干上。有一种高一米许,酷似柳树的树,听到音乐叶子竟然会跳舞。生长在北国的我们,徜徉期间,大饱眼福。尤其是酷爱花草的女同胞们,忙着合影留念,手机内存个个爆满。

 

大象谷是动物的世界。蜥蜴,蟒蛇,孔雀,猴子,各类蝴蝶,飞禽集栖其间。猴子们一点都不惧生,吊臂,绕环,这枝到那枝,肆意地卖弄着自己,留洋相于游客的手机中。热带的雨说怪也怪,晴好的天,忽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瞬间大雨倾盆。等待观看大象的人们瑟瑟于观象台上,一脸的无奈。前后不到十分钟,雨过天晴,阳光明媚。升象国旗,行大象礼,大象表演开始。踢足球,玩呼拉圈,画画…。这些庞然大物,在人们的驯化下,竟如此乖巧,令人叹服。

 

 

我去过山西的平遥古城,王家大院,高墙四围,四方规整。一街一府,一巷一弄,井然有条,我为祖先们的建筑艺术所折服。这次我来到丽江古城,来到木府,为木府的宏伟,别具匠心,为丽江古城的曲里拐弯,因势随心,如入迷宫而惊叹。据说丽江古城有二十四个出口,也就是说有二十四道门。我们是从那道门入的,又是从何方出的,至今都没有弄明白。就连带着我们找饭馆的当地导游都几次出错,带着我们走了不少冤枉路。丽江的街道曲里拐弯,丽江的石板路凹凸不平,丽江的民居粗旷古朴。丽江古城似在平地又在坡上。刚上一段坡道,又遇见一个急弯。刚过了石板桥,又遇到了三叉或四叉路口。因为赶路,没有细观品鉴其格局其风韵,但却深切地感受到了纳西先民们的聪慧和睿智。比如建筑的因势而为,道路的随意而通,地下排洪水系的巧妙布局。

 

我去过不少机场,站前广场总是車水马龙,总是人群喧嚣而熙攘。唯有昆明机场站前广场静谧而安宁。鲜花簇拥,草坪青翠,绿树成荫,错落有致。用鲜花组成的"云南人民欢迎您"几个大字,显得温馨而富人情味。一条如心字型的高速公路环绕着。心底部位的航站楼,远观如展翅的海燕,俯瞰似腾飞的雄鹰。环绕着的高速公路上,车流不息,将要离开春城的人们送往航站,将来春城的客人迎入云南的怀抱,有条不紊,忙而不乱,秩序井然。身后呼啸着,差不多一分钟就有一架银鹰起飞或降落。站在航站楼前的人行道边,沐浴着八九点钟的阳光,呼吸着带有花香的清新空气,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情是那样的舒畅。

 

歌舞之乡

 

游完恐龙谷,晚上我们入住楚雄州。略感身体不适,决定去药店。美丽的楚雄已是灯火辉煌。在酒店服务员的热情指引下,我们顺利去到药店。买药后,途经一个不太大的广场。那儿花灯彩照,绿树婆娑,音乐悠扬。穿着不同服饰的男女老少围成了好几个圈,踩着音乐的节点在翩翩起舞,舞姿优雅。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少数民族的人们跳舞。不用化妆,不用彩排,随心而为。女人们手捧花束,男人们弹拉着好多种我根本不认识的乐器。不时有人加入,圈子越来越大,边走边舞。老伴一时兴起,也加入其中,显得那样的不协调。楚雄州全称楚雄彝族自治州,看来跳舞的大多是彝族兄弟姐妹了。

 

在大理,我们游完崇圣寺便来到了高原圣湖洱海。洱海以形似耳朵而得名。登船前,突然耳边响起了锣鼓声,乃登船,原来是白族兄妹们在用他们传统的迎宾方式,迎接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男的站一边手敲锣鼓,女的站一边手持长棍在歌舞,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

在丽江,我们饱餐了一顿古老的纳西族文化盛宴《云南的响声》。那锅、碗、瓢、盆随心所用的乐器,那原生态的歌喉,古朴而简洁的舞台环境,看似无章法的表演,真所谓撼天动地,震耳欲聋。向人们展示了古老的神秘的云之南的风土人情和民族风俗。演员基本都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农民,但在我们眼中他们又是那样的专业和训练有素。活生生的一幅古老的原生态的云南生民的人生画卷,使我们对古老的云南有了更深层次的原始了解。

 

西双版纳地处我国西南边陲。属热带雨林气候。和老挝,泰国,缅甸接壤,有九百多公里的边境线。湄公河,澜沧江穿境而过,是傣族人民长期生活的地方,也是孔雀之乡。在景洪,我们观赏了《澜沧江湄公河之夜》歌舞晚会。持观赏券来到剧场门口,有演员一个接一个拉着我们跳着竹杆舞进入门厅。门厅中有青年男女演员甩着屁股夹道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门内广场上,乐声早起,演员和游客在欢快而又震撼的鼓乐声中,手拉着手圈成一圈边走边舞。一圈,两圈,虽着人流的不断加入,圈子越来越大,层数也在不断增多,一派万众齐乐的欢快场面。人们笑着,跳着,舞着,不停地用手机摄录着,祥和而又幸福。吃完《傣王宴》,晚会开始了。傣族,白族,哈尼族,彝族,汉族,纳西族。在这里汉族成了少数民族。她们穿着不同的民族服饰,表演着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歌舞。泰国舞,缅甸舞,老挝舞,柬埔寨舞,汇集了湄公河流域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不同风情与风彩,展现了泛湄公河流域的风土与人情。真乃多国度,多民族的文化大宴和盛餐。那开屏的孔雀翩翩起舞,那多情的伴侣演绎着这些古老民族的远古和现代。将人们带入了一个幸福而美丽的圣地洁土。

 

崇赏信仰的圣地

 

我们游览了崇圣寺,我们去了洱海中的小普陀岛,我们参观了木府,我们去了勐泐大佛寺,我们观看了泼水表演,我们参与了篝火晚会,我们也聆听了傣族人民关于礼佛的故事。

 

崇圣寺是大理国时期的大理国皇家寺院。这里供奉着他们称之为南佛的释迦牟尼如来佛佛祖的塑身,其形制可谓典雅。雄伟别具特色的山门,三角而立直入云天的三座佛塔,错落有致,拾级而上的佛寺。是高僧们讲经做佛事的地方,也是善男信女们燒香拜佛的圣地,香火一直延续至今,长盛不衰。位于洱海之中仅百许平方米的小岛小普陀,也是人们的礼佛之地,供奉着大肚弥勒的塑身,长年香火缭绕。勐泐大佛寺位于景洪市的南北轴线的南端山坡上。俯瞰着整个景洪。是在古代傣王朝的皇家寺院"景飘佛寺"的原址上由东南亚众信众奉资而恢复重建的。站立的如来佛祖佛身45米,全铜焊接,表镀黄金,是东南亚地区最高的站佛。泰国佛寺,缅甸佛寺,老挝佛寺,柬埔寨佛寺拱卫左右。同样是高僧们讲经,举行重大佛事活动,传播佛教文化的圣地。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高高的山,绿绿的树,金壁辉煌的各类寺院,气势恢宏同样金碧辉煌的寺门,神秘庄重而又典雅。

 

我们参观了在勐泐大佛寺举办的泼水节表演。泼水开始前,男女演员们身着民族服装表演节目。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双手合掌在胸前向供奉佛祖的方位跪拜行礼,向佛祖身上泼洒圣水。

 

我们参与了观看《澜沧江湄公河之夜》歌舞晚会后的篝火晚会。篝火晚会开始前,人们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双手捧着燃烧的腊烛,在佛像前跪拜,听高僧诵经,向佛台供放腊烛,顺时针绕佛象一周,祈求佛祖保佑,顺利平安。然后来到篝火现场,绕着燃烧的篝火歌舞狂欢。

 

我们参访了傣族村寨曼贺纳。听玉金粉讲解关于傣族礼佛的故事,感受一脱(脱鞋)二摸(摸木楼客厅中间裹着红布的柱子)三不看(不看卧室)的傣族风俗。脱掉鞋子是对主人的尊重,因为主人一家人的灵魂就在客厅,不得惊扰和亵渎。客厅中间的柱子是在寺院里挑选并请高僧诵经后扛回家竖起来的,有佛光,可保佑一家人平安。摸了以后可得佛祖赐瑞。傣族人家的卧室是全家人共同居住的,中间没有隔段,隔段就以为着隔断。同时,卧室中间有一用黑布裹着的木柱,是先辈们的灵魂所在,先辈们的灵魂是不允许外人观赏惊扰的。先辈们去世后,尸体要靠着柱子停放三天,在寺院里请高僧诵经超度后方能火化。据玉金粉讲,他们傣族人,人人信佛(南佛释迦牟尼),村村有寺院。她的两个儿子(大的l6岁,小的5岁)都在寺院出家做和尚,要待成人后还俗。我们有人在她们那儿购买了银饰,卖银饰所得要交寺院管理。购买者都要亲笔签名,名单要交寺院,由僧人供奉诵经为其祈福,因为你交的钱是善款。

 

佛教是云南少数民族普遍信仰的文化。也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因而他们都普遍具有一片纯洁的仁爱之心。这和我们大汉民族的儒家文化有着高度的融合。木府堪称丽江的紫金城,是云南少数民族的首领们居住办公场所。在木府我们看到,他们供奉的累代先祖的服饰均为明代大汉民族的服饰,而非他们的本民族服饰。至少说明他们从明代开始就接受了大汉文化,西南少数民族服膺大汉民族的领导。同时在木府我们也看到了供奉的至圣先师孔子的牌位,这在少数民族地区尚属首例。说明西南少数民族接受了大汉的儒教文化,孔子成了他们尊奉的对象。刘伯承和彝族首领滴血结盟,解放大西南,龙云率部起义,云南免遭战火。建国后,云南各民族人民和平相处,服从中央领导,成为唯一一个没有少数民族骚乱的地区,有了历史的文化渊源。

 

这是一方人民知道感恩的热土。来到曼贺纳村民合作社,迎接我们的除了玉金粉外,还有村寨门楼下夹道载歌载舞的礼仪队伍。别具特色的木制村寨门楼前上方悬挂着开国领袖的巨幅画像。玉金粉告诉我们,是敬爱领袖让他们由农奴变成了主人,他们获得了自甶,过上了幸福新生活。周总理是第一个来到他们村寨的汉人。那是1961年,周总理来到西双版纳,是为中缅划界而来的,村民们给他奉上了精美漂亮的银饰,他非常高兴。当得知银矿就在中缅边境线上后,他在谈判中据理力争,硬是将含银矿的地方划归中国版图。于是生活在这里的傣族人民有了自己的银矿资源。他们感恩周总理让他们过上了幸福生活,于是将周总理的画像永久地悬挂在了村塞门楼之上,让人们永远记住。

 

水崇拜

 

或者是西南缺水的原因吧,云南人民对水有着别样的感情。尊贵的客人来访,吃饭前要用水泼洒其身,以示赐福,我们享受了这份待遇。人们购买了玉器,比如玉菩萨,玉观音,玉貔貅之类,要用阴阳水浸泡(阴水为地下水,阳水为雨水),谓之开光,开光后的玉器便有了灵性,成为吉祥物。佩带着这些物件可以避灾祸,降平安,赐富贵,保佑其幸福安康。我们来到曼贺纳,玉金粉带着我们来到路边一个用水泥筑成的直径一米许,高四五十公分,上面用圆锥形盖板封顶的建筑物旁。她告诉我们,这儿是他们村寨的中心点,这是一口井,平时禁止使用。只有到了每年的四月十一日,才汲取其水,专人护送到寺院,经高僧诵经后,做为四月十五日泼水节的圣水使用。可以给人们带来平安吉祥。

 

平时人们拜佛如果不去寺院,就在这里焚香诵经,叩头礼拜。这里是神圣之所在,任何人都不得亵渎,包括小孩子们玩耍,都不能接近。原来泼水节用的水是这样来的,泼水节是一项神圣而又神秘的活动,在当地民众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不是我等俗人理解的是一项纯粹的娱乐活动,是随便用一些水泼洒在人们身上,以示欢娱,而且有固定的时间。是得用圣水泼洒,是祈福,降福,赐福的意思。我们在大理的崇圣寺也看到了一口水井,被称做"圣井"。平时封闭,只有高德大僧前来举行诵经,讲经等重大佛事活动时,才汲取其水,供这些高德大僧用作佛事活动,是专用水。洱海被他们称为高原圣湖,湖水的保护相当严格,绝对不允许人为污染和破坏,这是全民共识。也进一步说明他们对水的极度崇拜。

母系社会遗存

 

进入云南,首先接触的是导游。每位导游介绍云南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就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少数民族大多数都保留了女性当家的原始遗存,女主外,男主内,男人在家庭生活中的地位很低。玉金粉告诉我们,男女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两人相识后,男孩要主动到女孩家里去,做三年苦力。什么活重干什么活,什么活累干什么活,什么活脏干什么活。这期间要单独住一屋,绝对不允许和女孩子有身体上的接触。三年苦力干满,得到女孩全家认可,认为优秀,方可谈婚论嫁。如果这三年中,耍奸溜滑,得不到女孩的芳心,或者不能得到女孩全家的认可,对不起,这三年白干了,卷铺盖走人,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有个别家庭,不等三年期满,认为男孩确实优秀,提前结束考验,直接进入谈婚论嫁期。

结婚后,绝大多数家庭女人在外打拼,干事创业,挣钱养家。而男人则在家里干家务活,除此之外就在家里品茶,抽烟,打麻将,做饭,带孩,收鸡蛋,倒也消遥自在。不过在家庭生活中绝对没有主导权,要完全接受女方的领导。傣族人是女娶男嫁的,男孩要带着嫁妆将自己嫁到女孩家。按现行标准,嫁妆费用大概得二十多万。包括三十床被子,三十匹布(女孩做衣服专用),三斤白银(要打制成银腰带,供女孩使用),三幅银手镯(一幅给老婆,一幅给丈母娘,一幅给婆婆),若干亩橡胶园。现代还有赔小汽车的。玉金粉指着一幢三层小洋楼告诉我们,这就是一个浙江男孩嫁给我们村一个女孩,除以上礼品外,赔嫁的小洋楼。因此,在傣族人家,谁家要是生了个囡(女儿),是要请客道贺的。生了仔(男孩),一家不高兴,因为仔是赔钱货。她本人就生了两个赔钱货,都送到寺院当和尚了。在傣族人家,没有婆媳关系这一说,因而绝对不会因婆媳关系不和而产生家庭矛盾。婆婆在世,婆婆就是一家之主,婆婆说了算。婆婆不在了,妈妈就是一家之主,妈妈说了算。婆婆,妈妈都不在了,即使爷爷,爸爸都健在,也不是他们说了算,而是媳妇说了算,因为媳妇就是一家之主。如果媳妇有姐姐,或者妹妹,谁年令大谁说了算。反正轮不到男人,不管男人在村寨的威望有多高,能力有多大,本事有多强,在家庭中的地位永远是不会高出女人的。

 

由于这样的家庭伦理和社会分工,傣族人家的男孩是很少读书的,读书也没有多大用处。从五六岁开始就进寺院当和尚,学习佛家经文,学习傣族语言。少则三年,五年,多则直到成婚年龄才可还俗,也有青灯黄卷伴终生的。当和尚全天候在寺院,不还俗是不得回家的。父母亲实在想念孩子,只能趁着去寺院诵经礼佛的机会去探望。玉金粉是曼贺纳村识字最多的女性,也是唯一的一位大学生。因为她不但上了学,而且在旅游专科学校学完了旅游专业。和外面世界接触的多,也和各地人士交流的多,应该是见多识广的一位,在村邻中很有影响力。见面侃侃而谈,从女性主导家庭地位来讲,她在家庭中,在村寨中地位是很高的。言谈中,她很爱她的老关(公),她的妹妹的老关是村委会主任,能力很强。但在和我们交往的三四个小时内,没有见她笑过,脸上满满的忧伤。

在村寨中,我们见到一位老师正在给十多个小学生补习汉文。我问他学生们在学校都开设什么课程,他说全国一样,他们还加开了傣文,学生的学业负担更重。由于语言环境所致,学生的汉文学习普遍不好。他在抽空给孩子们补汉语,因为孩子们终归是要走出去的,不学好汉语不行。"学校有多少学生”?他说差不多都来了。我数了数,不到二十位,而且大部分是女生。

 

云南,多彩的地方,神秘的地方,多民族和谐共生的地方,带着某种原始元素的地方。我终于有了走马观花式的粗浅了解。

天气很好。天碧蓝碧蓝的,白云朵朵在那儿非常懒散的飘浮着,移动着。太阳照射下的红土地,生机盎然。

 

心情很好。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我终于透过笼罩在这块神圣而又神秘的土地上的薄纱看到了隐隐约约的一角。

 

坐机呼啸着冲向蓝天,向着西北方。

 

"看到了吗?那是昆明湖吗?它又称滇池"。我拉着老伴的手,透过机窗,指向机翼下方。

 

"什么昆明湖?什么滇池?你说的是那片水吗"?

 

我自嘲地笑了笑。知道自己这发问是多余的,因为老伴不识字,根本不知道什么昆明湖,滇池的。

 

"太大了,太美了,水太清了,你看它象不象一颗心脏,博大,清沏,纯净"。

 

"这地方就是好"!老伴回答说。

 

春城逐渐远去,消失在视野中。机翼下山峦起伏,良田阡陌,道路通衡。若隐若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