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

夏日style1: 下午2点左右,走在大马路上,路上空空荡荡,只有风在歌唱。阳光好大呀,万道金光,仿佛要将世界…

夏日style1:

下午2点左右,走在大马路上,路上空空荡荡,只有风在歌唱。阳光好大呀,万道金光,仿佛要将世界照成透明,不留一丝阴霾。天空的蓝,是那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蓝,无边无际,蓝得几乎要把人吸进去,有云朵挂在上面,仿佛雪白的棉絮随风飘动。远远地看到山坳里有一个小镇,有田野村庄,小桥流水,杨柳依依,花开烂漫,在阳光下散发出干净清爽的光辉。这一切让人想起了宫崎骏的summer,太治愈了。

 

夏日style2:

临近中午12点,忽听得窗外哗啦哗啦一阵暴响,哇,下雨了!还没来得及寻找雨伞,密密实实的雨幕已经把天地编织成白茫茫的一片,仿佛一只鸟儿都飞不进去。本打算回家做饭的我只得在单位吃过午饭,但不久外面的下得嘭嘭乱响的倾盆大雨忽然收住了,一下子寂静无声。火焰般的太阳突然从云层里窜出来,把大地照得通红透亮。万道金光中,花呀草呀仿佛都松了一口气,原本淌了水的地面在几分钟内全干了,到处明晃晃的一片,仿佛之前从没下过雨。这就是所谓的”过路雨”吧,它让我完美地避开了煮一顿午饭的劳累。

 

夏天就是这样变化多端,喜怒无常,雷电交加、瓢泼大雨令人恐惧,雨后天晴的天空又湛蓝湛蓝,十分可爱。让人不禁想到,夏天也有夏天的好,简单直率,干净利落,没有转弯抹角,也不让人费心思揣摩。

 

但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还有一事令人难忘。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七月下旬去了某大学学习新媒体,学新媒体对我而言也算回炉再造,渴望有新的收获,不想头一天就被老天爷弄了个下马威。天上一会儿太阳一会儿雨,那雨也是忽大忽小,仿佛在耍小孩子脾气 。等我们上完课,那瓢泼的大雨也跟着来了。当时那情形实在可怕,风大雨狂,天地万物白花花一片,仿佛河里的水直接倒在头顶,短短的时间里地面就积起好深的水。

 

吃过中饭,雨没有减小的意思,还是必须冒雨回酒店,车停在校门口,食堂离校门的路好像很长很长,这学校我头回来,撑着伞在风雨中飘摇,有点儿找不着北的茫然 。70多个学员在大风大雨中挣扎暴走,全身浇透,为了学习我们也是拼了!

 

但在上完两天课之后,我们突然被告知,学校所在地周边发生了疫情,于是被卷入了疫情风险区的排查行列。培训就此中断,被滞留在酒店,经历了不知何去何从的彷徨。然后是终于返津,被要求核酸检测、报备社区,还有居家观察。不过外出两天,世界已经大不同。学员们在两天之内迅速成了患难之交,刚刚共同经历了暴雨的洗礼,又迎来了疫情的空袭,可谓一群难兄难弟。

 

 

然后我去做了核酸检测。

 

在院门囗医生问我干什么,我说来做核酸检测。她问我为什么要做,我说是应区上要求来做的。当听说我是从某地回来时立马脸色大变,叫我原地不动,不要进医院,等我把信息写好,就被安排到旁边的隔离带里 ,说待会儿医生会在外面给你检测。

 

我等了将近20分钟,其间接了两个电话,审定了两篇稿子。然后医生过来问我挂号没有,我说还没有,准备亲自走进去挂号,医生当即制止了我。叫我拿纸币给她代我挂号。

 

我又坐了一会儿,检测的医生终于来了,是个中年女大夫,让我走到前面一个单独的窗口前,她在里面我在外面。我不知这测试是检查鼻子还是咽喉。还好,是检查咽喉,因为我的鼻子里外都长了痘痘,如果检查鼻子就惨了。医生叫我大张着嘴说啊,就像平时检看喉咙一样。她用长棉签轻柔而灵巧在我咽扁桃体上连抹了几次,估计是取了分泌物标本。当医生告诉我已经结束时,我还不大相信:只用了几秒钟就搞定了?除了有一点微微的不适感,原来这么轻松。我原本是带着怕痛的忐忑心理来的,看来又想多了。

 

报告第二天拿到,我们的培训群里已经有大半的同学拿到了检测结果,都是阴性,让人放心地安全着,大家讨论是不是该去正常上班了?终于,熬过了周末,纷纷回到了工作岗位,一切恢复了正常。此后,成都的几个中度风险区也陆续解封,相比其他城市,生活在成都真是太有福了。

这个夏天的故事也差不多圆满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