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北山

去大荔县朝邑镇马家村,看村里的老戏楼。   路上听贾平凹的小说《高老庄》,我平时开车不听歌,也不听广…

去大荔县朝邑镇马家村,看村里的老戏楼。

 

路上听贾平凹的小说《高老庄》,我平时开车不听歌,也不听广播,觉得吵闹。

 

走到故市镇南边时,看见北边远处好像隐约能看见北山。

 

前几天吃饭时,张二奎说,天气好,在渭河河堤上能看见蒲城北边的山。

 

王满仓说,渭南距离蒲城五六十公里,不可能看到。

 

郑学习说,天气好时,光线折射或许能看到北边的山,海市蜃楼的原理。

 

我没说话,因为在我的印象里,不记得在渭南看见过北山。

 

以前,我对我的记忆非常相信,认为我的记忆不会错,我看见过的东西不会忘记。

 

现在我不敢笃定。

 

去年还是前年,听邻居说,天气好时,在我们镇上可以看见华山。

 

几个人有说能看见的,有说看不见的,我的印象里,没看见过华山。

 

今天天气比较好,为确定北边远处看见的是不是山?我靠路边停车,下车去看。

 

隐约像是山,又隐约像是云,我不敢确定。

随便聊聊的图片

 

拉近看,依然不确定。

 

 

过故市镇,往大荔县方向走,南边的山看的比较清晰。

 

在下寨镇西边,可以清楚看见远处的华山,华山是白色花岗岩,很好辨认。

 

 

拉近些,华山看的清清楚楚。

 

 

从下寨镇能清晰的看见华山,如果天气好,在我们镇上,应该也能看见华山。

 

只要天气足够好,天气足够好,空气足够干净,人就能看的足够远。

 

在青海和西藏,空气就干净,我们这里最好的天气,也没青海和西藏的空气干净。

 

去年,不有报道说,印度疫情期间,工厂停工,空气质量变好,贾朗达尔市的人时隔三十年,终于又看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喜马拉雅山。

 

什么是干净的空气,去一次西藏,你就会明白,没去过,说了你也不明白。

 

小说高老庄里,有不少灵异故事的抒写,那个年代人比较信这些。

 

每个人相信的东西不一样,看到的世界,理解的世界也就不一样。

 

人和人视力也不一样,有人视力好,有人视力差,有人近视,有人散光,有人色盲,有人什么也看不见,看见的世界也不一样。

 

既然人和人看见的不一样,认知的不一样,就争论不出对错,或许都没错。

 

自以为是,就是说,总以为自己是对的。

 

我真就是对的?现在我开始怀疑。

 

下午四点,到马家村,进村找到老戏台,在一处空地中间。

 

戏台前有一片水泥地,有人晒了包谷。

 

 

戏台里边有两块黑板,黑板上有四线三格,应该是做过教室。

 

戏台很大,很适合做教室,一间大教室。

 

从戏台上往外看,阳光耀眼,蓝天白云,金色玉米。

 

以前这里是戏台,有唱戏声,后来成为教室,有朗朗读书声。

 

现在,退出历史舞台,悄无声息。

 

像风一样自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