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日记

一个月前,挂号缴费都要摸索半天,现在,我差不多已经能把医院摸得门清。在自助机退费的时候,帮一位阿姨充值缴费。因…

一个月前,挂号缴费都要摸索半天,现在,我差不多已经能把医院摸得门清。在自助机退费的时候,帮一位阿姨充值缴费。因为中午反光,二维码一直扫不出来。最后,她只能去医院大厅。

在旁边点了一碗沙汤,难免有点偷工减料,稀得可以照见头顶的树影。这碗汤没有浪费,都喝完了。

一早按照医生安排去开药,拿了药到输液厅去,护士说,你的药开错了,去找医生吧。从门诊到外科楼来回要二十分钟。我端着筐,筐里是药。药和昨天一模一样。给我开药的医生没找到,另一位胖乎乎的姑娘给我解释,药的使用剂量开错了。她还解释,早上太忙了。我有点生气,但是不是眼前这位的错,现在她来改正错误,给我道歉。我只能无力地说,我一早上来来回回在医院跑了一个小时。我有点生气,这是一个本来不该犯的错误。那位开错药的医生,应该是刚来的实习医生。他的老师安排他给我开药,然后他犯了一个小错误,虽然没有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我担心以后呢。我什么都不说了,他能不能从这件事中长点记性呢?只要以后别在别人身上出现这种问题我就安心了。

这十多天,我对医院保留了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感恩他们的付出。但就在那一刻,那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就减分了。突然觉得有点无力。

离开的时候,路边还有很多人。父子,母子,夫妻。我分不出力气悲天悯人,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员,万千还在煎熬中等待希望的其中一个。

随便聊聊的图片

陪床的光头哥

只不过,我是幸运的。我的小小煎熬有结束的那一天,还有更多的人,痛苦巨大而希望渺茫。

 

8月17日 第八天

医生早上说,比昨天好多了,再吊两天水看看。心情好了一点。

吊完水,我去点了一碗鸡汤面,以前特别喜欢吃,这回只喝了几口汤。这碗面一点也不好吃。

晚上点了番茄麻辣烫,以前我也喜欢吃,这次我也吃不下去。

饿得难受,想到饭也难受。

买冰淇淋吃,冰淇淋也不好吃了。

以前喜欢吃的东西都不好吃了。

晚上脸又肿了,肿得很硬,舌头不知道放在哪,睡不着。

 

8月16日 第七天

疼醒了,心情有点崩溃,哭了一会儿,哭的时候会忘了疼。不是因为疼才哭,是因为一周了一点没好,心态崩溃才哭。

因为没有好转,医生让我中午去手术室门口找他。在社区医院还有一天的水,赶时间一个小时滴完了。没吃东西买了碗豆腐脑,老板卖完直接店门一关。拎着豆腐脑,打不到车,崩溃,哭。后来打到车了,继续哭,哭为什么那个老板不让我喝完豆腐脑再关门。司机看我哭得可怜,让我在车上喝。我怕弄脏了人家的车,我也没有想吃。最终,我把那碗豆腐脑拎到医院,又拎回了家。

我在日间手术室见到了医生,见到他们我才能安心,只有他们能帮我。医生又说,你的左边牙最复杂。医生就把我嘴上的结痂撕了——拔牙的时候撕烂了,这几天又感染了带状疱疹,然后他用手使劲按我的牙床。只有医生能下得去手,我对自己下不去手。医生说,不疼不会好。疼才有好的可能。

晚上果然好了很多。

 

8月15日 第六天

疯狂流口水。

 

8月12日 第三天

第三天突然肿成了猪头,最疼的一天。医生说第三天症状最重,先继续消炎看看。

疼得我想,要是年纪大了生了病,我可能没什么求生欲望。要是有安乐死就安乐死吧,因为我太怕疼了。

这天是最难熬的一天。

 

8月11日 第二天

双眼皮一早就消了。还是双眼皮显得眼睛大啊。

医生说吊完水可以出院了。吊完水正好是中午,医院下班了,于是等到下午办出院手续。外面在下雨。

把来医院前买的八宝粥当早饭和午饭吃,太难吃了。请隔壁床的大哥帮忙开的罐头,为了避嫌,我不要脸地叫人家叔叔。

结算总费用七千多,报销五千多。比我的预算要少一点。社保卡刷得一毛不剩。要是再多报销一点就更好了。但是我的社保只能报75%。

这一天是最舒服的一天,我以为后面就慢慢好了。现在想来,我真是太天真了。

 

8月10日 第一天

一早来医院等,办一个出院才给办一个入院,等得头昏眼花。十点多办了手续,禁食禁水等安排手术。一点钟,有人来叫手术。然后就被安排躺在日间手术室的床上,打点滴。鼻子里插了几根棉签,非常难受,躺在那儿。听见人声,看不到人。有一种史前的孤独感,眼泪就生理性流下来,流到耳朵里。有个小护士来找我讲话,她说,你距离学校要多久啊。我跟她说我骑电瓶车。她又听说我住校,因为有早晚自习。她说她最害怕早晚自习。

后来,我进到手术室了,两个年轻实习医生在看牙片,他们说,这个牙好难拔,然后笑得好开心。护士来了,帮我把裤子脱了一半,腿上贴了什么东西。然后给我盖了麻药,我知道是麻药,于是算我什么时候会没有意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再次有意识的时候,黑暗中出现了一条有光的隧道,慢慢传来人声。我意识到我手术结束了,但是我动不了,也睁不开眼睛。像平时鬼压床一样的感觉,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又很恐惧再睡过去。手指最先能动,手能动了。嘴巴能发出声音,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流。我说我困,睁不开眼,医生让我困了就睡,但我不敢睡。我问几点了,护士说,四点多了。我知道这牙拔了三个小时。我说我想起来,医生说不行。我眼睛睁开一条缝,头顶没有手术灯了,我知道我到了另一个房间。我听他们说在观察,我感觉他们把旁边的人推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被推走了。床到处撞撞得我眼冒金星。出了手术室,我听到Y说,拔牙这么惨的么?她差点没认出来我。那时候我的手乱抓,哭得更大声了。

后来我挪去了病房,挪到病床上,安安静静躺着。从下午四点多躺到晚上十一点多,手上插着针,鼻子上灌着氧气,胳膊上绑着血压仪,手指头上夹着心电监测。我想去厕所,但是护士坚决不让我去。她们说怕我晕倒,但那真是我最舒服的一段时间,不疼,没有感染,没有发炎。但是她们不让我去厕所。我憋不了七个小时,Y去买了个便壶,把床帘拉上。我那时想,就拔个牙啊,就拔个牙!

如果我知道,就拔个牙,能搞到十天半月睡不着,十天了还在感染发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什么时候能吃东西,我不知道还敢不敢去拔。回过头来想,全麻那段时间是我整个拔牙过程中最开心的时候,我暂时停止了对这个世界的思考,把所有的信任交给医院和医生,不用烦恼很多需要烦恼的事情。躺在医院睡觉吊水的一天多是我最安心的时间,因为我知道天塌下来也没关系,会有人帮我。所以,那个时候,我虽然哭了,我说我害怕,其实我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如果在我手在空中乱抓的时候,有人握住我的手,就好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