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生淮南为橘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一个物种,换了环境,结果不一样。   陕西刘公,曾经在江苏兴化县…

“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一个物种,换了环境,结果不一样。

 

陕西刘公,曾经在江苏兴化县任县令,膝下有一幼女,唤作如意,长得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刘公视为掌上明珠,每天处理完公务回到府上,第一件事就是让丫鬟把如意抱来,陪她一起玩耍。

 

这一天刘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原来是如意六岁生日。一大早佣人们就把前院后院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在当庭摆放了几盆时令花卉。丫鬟们给如意穿戴一新,领她到书房请安,县令兴致颇高,把如意抱在怀里,让她背颂唐诗,如意也不含糊,张口就来,“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县令闻听哈哈大笑。这其间不断有客人送来生日礼单,有刘公的同僚故交,也有本县的富商巨贾,礼品无非是首饰细软、绫罗绸缎等等,县令让师爷一一登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正忙着,有家人禀报,说是清水观的王道长派人送来一棵橘树,刘县令领着如意,走到庭院里一看,只见两个小道童,正在吃力地挪动一个陶土花盆,花盆里栽着一棵指头粗细的小橘树,当下的季节,小橘树既无花,也无果。县令顿时面露不悦,正要打发道童把花盆搬回去,如意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姗姗跑到花盆前面,伸出稚嫩的小手,拈着小橘树的叶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刘县令心头一动,不露声色地对道童说:“你们回去吧,礼物我收下了。”

 

或许是如意跟这棵小橘树有缘,她把小橘树当成了自己的玩伴,晚上让丫鬟搬进闺房里,白天搬到庭院里晒太阳,她还经常给小橘树浇水施肥捉虫,生怕小橘树受到任何伤害。

 

时光荏苒,小橘树伴随着如意一起成长,转眼五年过去了,刘县令任期已满,将要告老还乡,小橘树已经有一握多粗了,这一年也刚刚开始挂果。搬家的时候,刘公嫌小橘树太重,商量着不要了,但如意姑娘不肯,抱着小橘树啼哭不止,家人们只好哄骗她说:“咱们是暂时离开这里,将来还要再回来的。”如意这才不哭了,又担心被别人搬走,就把小橘树从花盆里移出来,栽种到门前台阶的旁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刘公回到陕西老家赋闲,暂且不表。如意小姐出落得亭亭玉立,而且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媒婆们踏破了刘家的门槛,经过刘老爷精挑细选,最后决定把如意许配给邻县张员外家的张公子。张公子风流倜傥,学富五车,在丙戌年间考中了进士,外放的时候恰巧也被委任到江苏兴化,做了县令。如意夫人很高兴,心想,“这真是天意啊!只是不知道,十多年过去,我心心念念的小橘树还在不在呢?”

 

到了兴化,下车伊始,张县令携如意夫人故地重游,当年的小橘树还在那个位置,已经长得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摘一个吃,味道甘甜。唤来以前的师爷询问详情,师爷说:“自从刘公离任以后,这棵橘子树长得很快,就是一样,光开花不结果。今年结了果子,是个好兆头,公子必定飞黄腾达。”张县令听了很受用,就把师爷留在了身边,师爷又把本县的头面人物一一介绍给县令。张县令年轻气盛,志在必得,加上师爷和同僚的辅佐,头三年干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府里的那棵橘子树也非常给力,年年开花,年年结果。到了第四年的春上,来了一场南方少有的“倒春寒”,几天的冷风吹下来,橘子树开始大量落叶,树枝也开始变得变得憔悴,竟然有几分干枯的迹象。

 

张县令应酬变得多了起来,偶尔也出入烟花柳肆。有一天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如意心事重重地问夫君:“最近县上还算太平吧?”张县令闻听一愣,欲言又止,夫人接着说道:“我怎么最近总是感觉心烦意乱呢?”

 

到了秋天,张县令因同党牵连,被革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