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茶去

我小的时候父亲吸烟。母亲对我们哥仨说:“吸烟一点好处没有,长大了你们谁也不要学吸烟。”于是我们哥仨谁都不会吞云…

我小的时候父亲吸烟。母亲对我们哥仨说:“吸烟一点好处没有,长大了你们谁也不要学吸烟。”于是我们哥仨谁都不会吞云吐雾。这是母亲送给我们数不清的礼物中的一个,我们受益终生。

人总是要有点嗜好的,无癖不立嘛。我不会吸烟,也不会打麻将,不爱玩扑克下象棋,更无垂钓等雅兴。但是在无极浓浓的酒文化的熏陶下,学会了喝酒。我喝酒,并不嗜酒,主要是为了应酬。平常三四两的酒量,也喝过六七两,偶而超水平发挥,还喝过一斤。特别是筹建“神禾”以来,隔三差五经常喝。虽不完全相信“世路难行钱作马,敌城不破酒为军”,但酒作为人际关系的润滑剂,我认为还是不错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喝酒主要是为了媚俗,迎合世俗需求,自己并不觉得舒服,甚至还常有受罪的感觉。身体是最聪明的,这种受罪的感觉是给我的警示。遗憾的是,身体的警示没有引起我的重视,结果,一贯正常的血压升高了,开始老化的血管再也经受不住酒精的摧残了。酒应该彻底戒了。然而,真戒了酒,生活中又好像缺了点色彩,缺了点趣味,缺了一种表达方式,缺了一种宣泄手段,缺了一条展现“原我”的理由。看来任何习惯的改变,都有一个心理调试过程。

好在还有茶可以喝,喝茶才是我的嗜好。年轻时写材料熬夜,为了提神别人吸烟我喝茶,后来养成了喝茶的习惯。

喝茶与喝酒不同,那完全是自身享受:提神,神清气爽;润喉,口留余香;解渴,周身通透;伴读,心身双馨。

上周我去省新能源办公室汇报工作,等人的时候,到对面的石门公园逛了逛。在公园的西北角有一个园中园叫“留趣园”,在花树掩映的曲廊尽头有一间小屋,门楣上方挂着一块木质匾额,上面凸雕的斋号“吃茶去”仿的是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的书法。小门两侧,春节前贴上去的一副春联还清晰可见:
茶亦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无须花

大红纸已开始褪色,下联的左下角已经破损,作为春联已完成她的历史使命,很可能在不久将来的春风春雨中飘落,但是,我记住了这幅对联。而木雕的匾额“吃茶去”不仅不会在风雨中飘零,还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时刻启迪着我。“吃茶去”的公案出自唐代著名的赵州从谂禅师。赵州禅师以相同的“吃茶去”开示不同的求法参禅者,寓意禅宗的修行体验与吃茶有某种相通相似之处,故借“吃茶”一事启发禅者。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吃茶去》杂志顾问净慧大法师倡导的吃茶“正、清、和、雅”四大精神和“感恩、包容、分享、结缘”四大功能,给禅茶文化以准确的定位和很高的评价。赵朴初有诗赞曰:
七碗受至味,
一壶得真趣。
空持百千偈,
不如吃茶去。

我与茶有缘,也与禅有缘,禅茶一味。

几个月前,我从生理上找到了戒酒吃茶的理由,现在我又从心理上找到了戒酒吃茶的理由。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禅的启发。

当“神禾”取得阶段性胜利,当“公关”拿下一城,当遇到无解的难题,当陷于困局无力突围,当充满希望的无尽等待,当失望情绪蚕食心灵……我就会:
“吃茶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