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关照的部分

这段时间开门第一件事:扫落叶。 “唰——唰——” 扫帚扫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很亮。 我细细扫,红的、黄的、褐色的……

这段时间开门第一件事:扫落叶。

“唰——唰——”

扫帚扫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很亮。

我细细扫,红的、黄的、褐色的……叶子不一会就是满满的一撮箕。

 

丝瓜花开得零落了。

几条老丝瓜挂在瓜藤上,寂静,无声。

 

南瓜老了。妈妈今天摘了好大一个,破开,分我一些,分幺婆一些。幺婆看着她手中的一块,笑说幺爹爱吃南瓜。

南瓜煮熟后很甜,吃在嘴里,有淡淡的香味。

妈妈告诉我说她做的南瓜蒸菜。

 

豆子很饱满了。

早上,我扯了几根豆苗,坐在门口,一粒一粒地剥,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妈妈说话,感觉自己也像个老妇人一般。

 

爸爸从堂屋出来,他手里拿页日历纸,说,明日处暑咧。呃,处暑、白露,哎呀,真是秋天了。

 

心里自然老早就知道秋天来了的。但爸爸的“哎呀”,依然让我有小小的、说不出的伤感。

其实,有什么伤感呢?四季轮回,每一个季节有每一个季节的好。

 

这几天小桥村偏闷热,每每一动就浑身是汗。也偶尔飘雨,飘雨了清晨会凉一点点。我喜欢早晨开窗,风拂过来的那点子淡淡凉意,像上天额外的恩赐。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很喜欢站在窗前看不远处的小树林。
那是片杨树林。杨树高大,叶子也大,我站在这里,能清晰看见树叶在风里有些幅度地摇。

很多时候,我在窗前看着它们。有太阳的时候,那些叶子在风里一摇一晃,会折射出闪闪的亮光。那时候我心里会生出羡慕之情。
羡慕什么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