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燕

从前,我家翻新房子,有两只归燕寻窝筑巢。那时爱屋心盛,一有燕子飞来,我就举着一根竹竿,统统把它们赶跑。岁月流逝…

从前,我家翻新房子,有两只归燕寻窝筑巢。那时爱屋心盛,一有燕子飞来,我就举着一根竹竿,统统把它们赶跑。岁月流逝,至耳顺之年,对燕子来家筑巢一事,也多了几分宽容。

去年入春后,有两只燕子来我家门筒(无极县土话,临街大门的屋子)里筑巢,老伴赶紧给我说:“燕子不落无福之地,这是老年人传下来的俗话,咱家肯定快有福了,这回千万不要把它们轰跑了。”我爽快地答应了。其实,我倒不是膈应燕子,而是讨厌它们随地大小便,一天下来地板上斑斑点点的污秽之物,着实影响观瞻。不过老伴有办法,在燕子窝下垫一张硬纸板,每天一换,就像给新生儿替换褯子,倒也清爽干净。

燕子分巧燕拙燕两种,拙燕住墙窟窿,巧燕搭窝。去年我家来的燕子自然是巧燕了。前年家家户户通了天燃气,天燃气管道从门筒里经过,管子是4分的镀锌钢管,细得像一截竹竿,中间一根小手指头粗细的横担托重,离墙悬空十公分,看上去摇摇翘翘,可它们就选在这里做窝。

我敢说,天下的禽类都是伟大的设计师和建筑师。看《动物世界》里鸟儿们的巢穴,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我家的燕子也不服输,十来天它们就在这个险要之地搭起了主体框架。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不知什么原因,一夜之间它们丢下个半拉子工程不翼而飞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莫名其妙!莫非是我喷过的除蚊蝇药把它们熏跑了?可那是无毒无味的菊脂类药哇。真是悔不当初。那几天我虽然没有捶胸顿足,却也着实惆怅了一阵子。

今年入春,燕子又飞回来了。回来以后它们没有马上行工盖房,而是在铁管上反复巡视。我和老伴就犯了嘀咕:莫非不是去年的燕子?我说:“肯定是,鸟类的嗅觉和记性比我们人类强出百倍,去年它们不辞而别,一定是南方的家里出了意外,所以才匆匆离去了。”我胡编乱造一通安慰老伴。老伴哪是那么容易被蒙骗的,我们是同等学历,只是沒有真凭实据不好反驳我罢了。

过了两天,它们就忙碌起来了。不几天一个初见雏形的窝就建起来了。从这时起雌燕开始坐窝生蛋,雄燕则飞来飞去地完成了房子的收尾工程。

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正逢六一儿童节,第一只雏燕露出了一个小脑袋,后来每天多一个,最后一共五个。它们个个伸着小脑袋“叽叽”地乱叫,等待爸妈喂食。

“一个小小的巢穴,怎么能容下这么多燕子?它们长大了怎么办?万一挤下来一只还能活吗?”我不由地开始为它们的安全担心。

这时猛然想起我上小学时看过的一本小人书,说的就是燕子的故事。书的名字忘了,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

说,一对夫妻老来无子。一天家里的燕子窝里掉下来一只小燕子,腿摔伤了。于是,老俩口给小燕子细心包扎坚持喂食,不几天小燕子会走路了,老汉蹬着梯子把小燕子送回了窝里。

第二年春天,燕子又飞回来了,并给老俩带来了一粒西瓜种子,谷雨前后,老汉把西瓜种子种在自己的菜畦里,麦收后结了一个大大的西瓜。一天正直酷热,老俩口想解解暑,便把西瓜摘了下来。一刀下去,里面跳出来一个活蹦乱跳的、身穿红兜兜的小儿子。

邻居的财主知道了,也想要个儿子。第二年他家燕子孵出小燕子后,他拿一个竹竿故意捅下一个小燕子如法炮制。下一年燕子飞回来了,也给他带来了一粒西瓜种子,财主见样学样,等西瓜熟了,拿刀劈开,结果西瓜里冒出熊熊大火,把财主一家全烧死了。

我想,如果有小燕子掉下来,我一定送回到窝里。

谁知农历五月初二下午,下了一场大雨。黄昏时分,只听得燕子们叽叽喳喳乱叫,谁也没在意。可是第二天上午,大燕小燕一个也看不见了。这时我们犯起嘀咕:“怎么了?燕子们去哪了呢?”过了一两天,老伴催促我:“去把燕子窝捅了吧,要不死在窝里的小燕子一定会腐烂发臭。”我说燕子们自有它们的生存之道,顺其自然吧。

农历五月初六又下了一场大雨,初七日又听见一片燕子们叽叽喳喳的叫声。这次我们多了一个心眼儿,跑出去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只看到四只燕子围着燕子窝飞来飞去争斗。初七日一切归于平静,两只燕子又开始了正常生活,这次我终于明白了,鸠占了鹊巢。

农历五月三十日,第二窝小燕子又孵出来了,我们还是每天去数。农历六月初四,窝里又冒出五个小脑袋。过了初七,就只看见了三个小燕子呱呱待哺,而且哺育小燕子的大燕也就剩下一个了。六月初八,县城有一场婚宴,初七下午我们一同去了县城的家。待得下午婚宴结束回来后,就见一只小燕子已经死在地上了,这也打消了我救燕得福的空想。

今天是农历六月十六,早早起来,老伴问我,怎么唯一的一只小燕子也看不见了。我说:“小燕子还在睡觉吧。”后来老伴打扫卫生,在地上捡起了两个小翅膀让我看,这回小燕子真是完了。是谁杀死了小燕子?谁能给出答案?铁管上只剩下一只孤独的燕子在那里站在发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后来我和老伴猜想:估计是强悍的燕子抢了先前燕子的窝,杀戮了一群幼小的生命。虽然我们未见血腥现场,但我们知道的是,我家的燕子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一定和入侵者之间有过一场生死存亡的大博斗。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