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民工

肖川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名字叫“假如我是民工”,收录在他的《教育的情趣与艺术》一书中,我看过很多遍,觉得这篇文章…

肖川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名字叫“假如我是民工”,收录在他的《教育的情趣与艺术》一书中,我看过很多遍,觉得这篇文章写得甚好。

 

肖川先生说假如他是民工,他很可能成了罪犯。也是,当下的民工没有受过更多更优质的教育,没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没有更多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和金钱,当受到他人歧视、嘲弄、欺骗时,他只可能采取简单粗暴的手段以泄一时之愤。这样的罪犯从某种角度上看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也是值得一个努力朝向文明进程发展的社会反思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于民工,肖川先生抱持着一种自然的、深切的同情。在他的那些直率、纯真的文字中我总是不自觉地想起《简爱》中的那个画面,想起了相貌平平且出生卑微的简爱站在高高在上的罗切斯特面前说出的那段话:“
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图片

 

民工又如何,教授又如何,不都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份子吗?不都是可以说话、可以行走,有自己的思想和灵魂的人类吗?若不给他们尊重,若不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若不为他们以及他们的子女考虑更多,这个社会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素质低下的民工,而后遭人唾弃,再而后民工的子女又不得不变成二代、三代民工,重复着他们父辈的生活,忍受着与他们父辈一样的痛苦。人何之谓人?不正是有一般动物没有的同情心、悲悯心、关爱心和奉献之心吗?我们所居住的房子是忍受着城市人的歧视,忍受着严寒酷暑,忍受着日复一日超负荷的在钢筋水泥里劳作着的民工们给予的。我们吃剩的饭菜、丢弃的废物是谁在帮我们处理?我们在开心安逸地享受着空调,享受着美味大餐的时候,是谁还不得不为了生计在烈日下敲敲打打不停不息?肖川先生告诫他的孩子说:“你绝对不可以对他们表现出哪怕是一点点轻蔑。”这就是一个大学教授为构建一个公平的、文明的、法治的社会所做出的看似不经意实则很在意的努力。

 

我很喜欢这篇《假如我是民工》的文章。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