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叶转黄,豆粒将满

小桥村的上午   天空下 母亲勾腰,不停地 给田垄里的蒜种掩上碎土 劳作让她背心汗湿,头发 粘在额头…

小桥村的上午

 

天空下

母亲勾腰,不停地

给田垄里的蒜种掩上碎土

劳作让她背心汗湿,头发

粘在额头。那一刻

父亲一边放好铁犁,一边

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豆叶转黄

豆粒将满

2021-8-26

 

随便聊聊的图片

 

落叶满地。

着长裙、针织衫。

 

抬眼看去,不远处的田野里,豆苗在一点点变黄。妈妈说,豆子老了,都不能剥新鲜的吃了。

大蒜前几日爸妈就种下去了。妈妈说,湖北地区,大蒜适合在八月下旬与九月上旬播种。

 

日子似乎越来越短。

班级微信群里,有家长在问几时开学。

 

安安在我旁边听课。她马上初三了,很关键的一年。好在她知道努力,无需我操心。

早上醒来的时候,想到我们好久没临帖了。

书法课今年能坚持学完就算万幸,明年是没有时间了。

高考后继续。

 

与芷涵聊天,她说学校老师问她周末回家不?想想,这么远,一个周末,怎么回家?她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着怎么把工作做好。

孩子这个态度是正确的。

也希望她能安排好时间,抽空多学习。

要成长,要进步,学习是必须的。

 

这段时间,晚上与安安一起做运动。

到底是学过舞蹈的孩子,功底好,她的动作标准、好看。我在旁边比划,安安昨天给我纠正不到位的地方,我说,我能与你一起做就不错了,肯定比不得你。

她笑。

我喜欢蹦蹦跳跳,感觉这样的自己充满活力。

 

嗯,想到送芷涵,她旁边的女生与接他们的领导都以为我是新入职的老师。

芷涵解释,这是我妈妈。

窃喜一番。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