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终于不再为爱痴狂

2 可是这一等,就是五年。 米小路考了三年,都没考上,更糟糕的是,分数一年比一年低,米小路彻底沮丧了。 知道最…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可是这一等,就是五年。

米小路考了三年,都没考上,更糟糕的是,分数一年比一年低,米小路彻底沮丧了。

知道最后一次考试的成绩那天,米小路自己在宿舍里喝了一瓶白酒,给白小展打电话说,老子不想考了,老子不是那块料。白小展,你能不能回来呀!

白小展在那边好半天没说话,米小路还在没完没了地说着醉话,白小展最后说了一句,没有这个路还有别的路,你不必非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米小路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些什么,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断片了,只是看到手机上二十多个未接电话。

他连忙给白小展回电话,可是他打了多少次,白小展就拒绝了他多少次。

米小路冲到校长办公室,跟校长说他不想干了,他想辞职。

校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半天说,年轻人,做事不要冲动,你回去再好好想想,真想好了再来跟我说。我还有个会,一会儿要到县里开会。

米小路没得到结果,只能灰溜溜地出来,却一眼看见正从校门走进来的白小展。

白小展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面色凝重,眼睛红肿,神情疲惫,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米小路说,你怎么来了。

白小展说,我以为你死了!

米小路脸红了一下,怯怯地不知再跟小展说什么好。只好在前面带路,把白小展领到他的宿舍。

米小路的宿舍乱得像一个狗窝,白小展真的是连坐的地方也没有,米小路连忙把被子一卷,低卑地说,你坐这里,坐这里,就像一个忠实的仆人迎接他的女王。

但白小展还是没有坐,只是阴着脸说,事情做不成,也没必要作死。

米小路一把紧紧地抱住白小展,哭了白小展一肩膀的眼泪:小展,小展,对不起,是我无能,是我无能,我没用……

知道没用就别说了,好好想想下一步怎么办?白小展的身子渐渐由僵硬变得柔软下来,手臂也慢慢抱紧了米小路。小路,其实我知道你的确也挺难的,可是这天下哪有容易的事呢?谁都不是容易的,我待的那个药店,可能过几天我也不干了。

米小路一下子放开白小展,瞪大了眼睛,面露喜色地说,那你是想回来了?那可是太好了!

白小展有些忧郁地望着窗外说,我还没想好,我得再想想。

米小路用热切的眼神定定地看着白小展。白小展最后吐出了一句说,我还真是有点不想回来。

白小展说,我在那里干了也六七年了,虽然也没挣着什么大钱,但积累了不少客户,我想自己做一点什么事情,我想只要认真做,一定是能做出来的。

米小路听到这话,心一下子从高处掉到深渊,脸色发黑,终究她白小展还是不肯回来的。

那你是自己想开药店?米小路问。

切,自己开药店?你知道开一个药店要多少钱!痴人说梦,恐怕你这一辈子的工资都不够开一个药店的,不过那只是我的一个目标,想开,迟早要开成。只是我目前的能力还达不到,我想先自己找熟识的渠道进一点货,不卖药,卖保健品,以低价卖给熟悉的客户。保健品的利润空间很大,只要做的好,不出几年,就应该能差不多赚到开一家小药店的钱,然后在慢慢一点点做大。

米小路一头雾水地听着白小展说着她的雄心壮志和宏伟计划,怯懦地问,那开一家你说的那种小药店,要多少钱?

白小展皱着眉头盘算了一下说,大概要十五万。

啊,十五万!米小路一下子惊掉了下巴,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从来想也没想过的天文数字。

他一个月三百多块钱的工资,不吃不喝,半辈子也凑不够。

白小展看着米小路惊呆的样子,嘲笑说,瞧你这点出息,十五万就把你吓住了,那你知道开一家这样的小药店,一个月的利润是多少吗?一个月一万多,基本上一年就可以回本。

米小路不懂白小展说的,只是疑惑地问,那你什么时候能凑到十五万。

白小展说,我这几年挣了有六万多,如果我卖保健品卖得顺利,应该三五年就差不多。

米小路一听这个,心里就凉了半截。低声地说,我这几年也没攒下什么钱,手里只有一万五。

哦,白小展轻声应了一声,说,那你的这点钱就留着吧,留着过日子用。开药店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听了这话,米小路又觉得自己在白小展面前矮了半截。不敢再说什么话。

白小展说,其实这次来我是想说一说我们俩的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