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钱

话说滨州有个秀才叫做邱泉,自幼饱读诗书,自以为才高八斗,可惜命运多舛,怀才不遇,多年参加科考都是名落孙山。一日…

话说滨州有个秀才叫做邱泉,自幼饱读诗书,自以为才高八斗,可惜命运多舛,怀才不遇,多年参加科考都是名落孙山。一日秀才正在书房读书,外面有人敲门。开门看是一白发老翁,秀才连忙作揖:“老先生来自何方?光临寒舍有何见教啊?”“我住在南山脚下,姓胡,字养真,实不相瞒,我是狐仙,仰慕相公的人品和文采,想过来找你叙叙家常。”“噢,原来您就是远近闻名的胡三太爷啊,久仰久仰。”邱泉平日里结交甚广,三教九流,什么人物没见过,再加上光天化日之下,所以狐仙的造访,并没有引起他的惊吓。

 

秀才把狐仙迎请进屋,宾主落座,攀谈开来。老先生知识渊博,天南海北无所不知,天文地理无所不晓,并且对邱秀才的文章略有知晓,评头品足一番,说的秀才连连称是,感觉遇到了知音。“请问老先生,我的文章写的中规中矩周全周到汤水不漏,为什么考官偏偏就不喜欢呢?请您指教一二。”老先生轻捻胸前长髯,淡淡的说到,“境界不够,流水文章。”二人相谈甚欢,秀才欲留狐仙吃饭,老先生固辞不受,答应改日再来。就这样隔三岔五,狐仙都要造访秀才书房,二人也熟络起来,只是一条,老先生每次造访不超过一个钟头,说是怕耽误了秀才的学业,并且鼓励秀才要日日精进,总有一天会金榜题名。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一天,秀才向狐仙深施一礼,说道:“听说老先生功力深厚,附近百姓不管有病有灾还是心有所求,到您那儿都是有求必应,极为灵验的。既然老先生对我厚爱有加,能否在经济上周济我一点呢?”老头儿沉吟半天,似乎认为这样有些不妥,稍过了一会,他笑着说:“好吧,不过需要有十几个铜钱作本钱。”邱泉连忙在口袋中摸索出十几个铜钱,狐仙接过铜钱,在书房里踱来踱去,口里念念有词,忽然将手中铜钱往空中一扬,顷刻之间,有成千上万的铜钱,从屋梁间叮叮当当地掉下来,就像天上下雨一样。转眼间,钱已落得淹没到膝盖;邱泉把脚从钱中拔出来站到钱上,但很快又没过踝骨。狐仙看着秀才说:“这下满足你的心愿了吗?”秀才说:“够了够了。”狐仙把手一挥,铜钱雨停了下来。邱泉盛情邀请老先生去酒楼吃酒,老先生还是婉言谢绝,临走叮嘱他不要忘了根本,忘了读书。

 

秀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有点不知所措。急忙把妻子唤来,他家娘子看到满地的铜钱,也是有点懵圈,二人找来几个大口袋,一边收拾,一边打算这些钱怎么花。娘子一会儿要买金首饰,一会儿要买大房子,一会儿要买地……邱秀才呢,在琢磨着什么时候娶上两房小妾,春天到了下扬州逛逛十里烟花柳巷……至于读书,求功名这些事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既然有了满屋子铜钱,还要读书干嘛?想到这里,邱泉对着妻子哈哈狂笑不止,二人兴致所至,又急急忙忙去卧房里亲密了一番。

 

 

很快到了午饭时间,秀才高兴之余,打发娘子去通知七大姑八大姨,要在“狮子楼”酒店大宴宾朋,他收拾停当,迈着四方步来到存放铜钱的书房,再看看那些口袋里,哪有什么铜钱啊?全是一堆碎瓦片……这正是:

黄粱之下一场梦,

书生求钱空欢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