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山峦,皆是轻快

1.人在看,天在做 过去,总以为“人在做,天在看”是一句狠话。 也确实够狠,人们能想出来的最狠毒的话不就是依仗…

1.人在看,天在做

过去,总以为“人在做,天在看”是一句狠话。

也确实够狠,人们能想出来的最狠毒的话不就是依仗某个叫“天”的神明撑场子么?比如,“遭天谴”“天杀的”“天怒人怨”“伤天害理”“弥天大罪”“苍天绕过谁”。

但我们还是过于乐观了,相信“天在看”就能把人震得住。那得是心里头有天地良心的人才会把“天”当一回事,不然,纵然一番苦口婆心提醒他头顶三尺有青天,也没有多大用处。天在看,想看就看呗,人照样做他的:该用地沟油、添加剂照用,反正自己又不吃;该送送该收收,反正有送就有收、有收就有送。

就像,减肥的选手常被人揶揄的那一句台词“人在吃,秤在看”一样。一个人,真到了靠秤来监督的地步,秤往往只是个托辞和摆设,能管啥用?还没有体检报告上的“脂肪肝”三个字好使。

所以,要狠就狠到底,建议改了这句狠话为:人在看,天在做。即,人还在观望,天从不手软。况且,天一直在做的时候多,人却总是在看的时候多。

理由如下:

1.人本是感性动物,现代人尤其行动能力巨差,只看不做的多,只围观不行动的比比皆是,有的看客看了再好的文字连“在看”都懒得点。

2.大多数人,只要看对眼了就能拍板,比起躬身实践更相信眼缘,过去叫“外貌协会”,现在叫“颜值控”,意思一样,这是原始的生物本性,是原动力。据说,冷兵器战争的血腥屠戮中,杀俘吃肉也是先吃长得漂亮的,名曰秀色可餐。

3.信奉“眼见为实”,多数人只信任自己眼睛看过的,说好听点就是“眼见为实”,对通过看生产视觉欲望到精神欲望这样的过程很陶醉,以此达到意淫效果。

然,天不假人,天不藏拙,天不纳垢,上天的眼里还是要有揉不进沙子的固执。作为头上三尺的虚拟神明,被人敬着供着,你堂堂老天都能穷凑合穷对付,人间还有何底线?所以,对所谓的上苍来说,不能给人只不停发愿,要兑现承诺。不能只站在高处看,吹胡子瞪眼说我都看到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生气有毛用,得做才能有训诫作用,得使人真正敬畏惊骇视如法度才行。而该看的是人,喜欢看的也是人。天要做的就是毫不留情毫不手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该出手时就出手,永远在路上。

从“天在看”到“天在做”,要转达的意思就是,他老人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落实在行动上,天上飘过五个大字:苍天饶过谁。世间是非,虽为人事,亦得天助,才有所戒惧。

随便聊聊的图片

 

2.修辞立其诚

罗曼·罗兰《名人传》的第一篇,是为贝多芬立传。

贝氏二十多岁就聋了,这对一个音乐家是致命的缺陷。

贝多芬的成功,在我看来,一是有扎实的童子功,二是有饱满的热情。

热爱即信仰,也是本能。

贝多芬站在欧洲母亲河之一的莱茵河(另一条是多瑙河)河畔不止一次高喊:“我的父亲莱茵河。”

这就他是热情,这就是诗意。以河流为阳性修辞是少见的,一般的修辞手法都是“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贝多芬有着莱茵河一样汹涌的激情,也有在侄子面前成为伟大父亲的愿望,尽管他没有成为父亲。

 

 

3.写作就是寻找彼此契合的读者

一直不太说得清楚写作为了什么,或者是为了什么写作。

以前山西的韩石山说,为了发表,发表了被人看见,被人看见了还能得钱(稿费)。

有人说,为了爱好,为了文学,为了一颗永不寂寞的文艺心。

也有人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当然,还可以说为了“二为”“双百”,为繁荣文化事业。

以上的释读,放在各自语境里都可以成为标准答案。

写作,是个门槛不高的手艺,每个人都可以写作,都可以写出属于自己的文字,也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读。现在,我倒是觉得作为普通的写作也不为别的,不用过于崇高地给自己任意拔高,架得很高。我的答案是:写作就是为了寻找读者,寻找可以交流的人。

过去,“发表”很长时间成为一部分人或者一大部分人写作的唯一目标。不管水平如何、能力高下,只要能变成铅字,就是大部分人写作的终极目标,甚至是唯一目标。不少人衡量作品的标准已经肤浅到自轻自贱的地步,他们会把自己发表刊印出来的东西视为“宝贝”,却把不被认可、无法估量、不能付梓的作品视为垃圾,哪怕有时候完全是编辑眼力和出版要求的问题。

现在,这一情况,正在改观。某种意义上,人人都在办杂志、办通讯社、办出版社,想发表一天可以发一百篇每篇一百万字。各种线上线下写作平台为写作者提供了各种可能,只要你能写出来。《山西文学》的鲁顺民说自媒体公众号上发表的就算是公开发表了,言下之意,你都公开发表了再投给纸媒刊物就是一稿多投。当然,多数自媒体个人平台的作品,以其活泼的形式和便捷的传播方式,正在为传统纸媒刊物选稿提供充裕稿源,传统写作人谄媚编辑的局面也在发生变化。

既然发表已没有门槛,那么写作的意义还有什么?是什么能让一个写作者坚持下去,笔耕不辍?个人认为,比较中肯的意义,就是为了寻找读者,寻找价值观、阅读层级、理解判断、审美趋向相互契合的读者。而且这寻找,是彼此相向而去的过程,并且以阅读量、点赞、打赏、在看、转发、收藏等表象来实现的。尽管个人并不习惯手机阅读,但潮流至此,个人的固执何其微弱,可以忽略。

我的公号阅读量并不高,自己也不大发群,一直有人在后台要帮我涨粉,要谈合作,要开发市场。为了避嫌,我干脆连靠流量谋利的广告都赶走了。人各有志,写作是高级脑力劳动,有的朋友公号就是付费阅读,我常年付费为读人家的文字埋单。而读我的公号,干干净净,只有原创文字,你看与不看,它们就在那儿。也有人,在朋友圈,见面总是说你写的每篇我都看,还转给别人看,言下之意,似乎应该谢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写你看,平台是开放的,谁也不用谢谁,彼此两清,互不亏欠。

其实,看我的文字的人,我大多并不认识,心里却明镜似的知道,谁真正喜欢它们。而且后台也会清楚地统计出来谁看谁没看,谁看的多分享的多、点赞的多、点“在看”的多,比我自己都清楚。之所以坚持写、如约更新,主要是也没别的爱好,又不会跳水像全红婵得满分入水无花波澜不惊,也不会抻拉面给贴手机贴膜直播带货像李佳琦那样卖口红,只好以打字填充时间,以此抵抗虚无。

再说,我打心眼里在意那些关注了公号等着看文章的人,尽管这么庞大一个人群我都不认识也认识不过来,但我觉得我的一些时间一定是为他们而活着,为他们而辛苦,为他们而幸运,为他们而知遇。相遇就这么简单,你看对眼了,花去时间得到一些文字的抚慰,我同样也得到别人阅读的治愈。寻找读者,就是为私人的文字寻找婆家。它们被写下来就算生下来了,发出去就算出阁了,被人点赞打赏就是承认咱这闺女有人喜欢。为文至此,夫复何求?

但我也有警惕,保持文字独立,越是个人化的写作越少为个体的承担所羁绊。寻找读者,类于寻找知己,并非讨好读者,揣摩他们的心思,巴巴地看阅读量、点赞量,像撂地的江湖艺人,你好哪口我就演哪段,一脸谄媚,点头作揖,嘴里念念有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不是么?换成体面的网语可不就是:原创不易,有钱的打个赏,喜欢的点个赞,转发的谢谢你八辈祖宗。

讨好有什么用?

可能有用。

就是越来越成为晃荡着半桶水的爽文,热闹而无用,有时其实是空桶,完全没有一滴水,空当当的时候声音更响。如此,不讨好也罢。

最重要的是,寻找能与你能碰出火花的人,需要引导他们,也需要被他们开拓,并有所回馈。

愿我们在文字中,知遇,共进。

 

 

4. 万卷山峦,皆是轻快

比沉湎手机更可怕的是,被手机吓死。

有朋友说,自从有手机之后,感觉自己活不长了。

他是被各种夺眼球的养生帖、救命帖、健康帖俘获的。

当一个人六神无主缺乏基本判断力时,过多信息的致命之处,就是让人陷入崩溃。

没有手机之前,人类已经存在了很久。英国当代科幻作家阿拉斯泰尔·雷诺兹,至今使用的是12年前的手机、20年前的笔记本电脑,仍然不影响他写出好的科幻作品。所以,手机里有些东西不看也罢,看多了影响智商,看也看有用点的,多看看纯自然的东西,至少对身体有益。

有时候,手机控是给自己戴的枷锁,未必是别人强加,甩掉一些包袱累赘才能轻装前行。圈里准备写大作的朋友,会闭关数日,不看手机,并声言近期不及时回复,然后才能进入自得的状态。

万卷山峦,人间至胜,踏遍青山,皆是轻快。现在的智能手机很重,有些累赘,经常被我用来敲胆经。我们都是人间赶路人,一路辛苦,不如轻快。

 

 

5.嫌弃使人进步

一次外出游玩中,一句与大叔们互黑的玩笑,被同行的年轻人定义为相互“嫌弃”。

这可能是年轻人中间流行过的某个过时的梗,但嚼着话头顿觉词语中的某些生动与刻薄。难怪弃嫌成为人之义举,有成语曰“捐弃前嫌”,人间大义。

说实话,长这么大,没有被人嫌弃的经历是不可能的,我们熟悉的成语典故,鄙夷不屑、嗤之以鼻、嫌贫爱富、不以为然,可都是满满的嫌弃呀。人此生哪个阶段没有属于各自的嫌弃呢,比如,孟母三迁是嫌弃,割席而坐割袍断义是嫌弃,“人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嫌弃,林妹妹讥讽刘姥姥为“母蝗虫”是嫌弃,妙玉弃杯是嫌弃,胡屠夫看不上屡试不第的女婿范进是嫌弃,城里人看不上乡下人是嫌弃……子夏问孝,夫子曰“色难”,色难就是给父母脸色看,也是嫌弃。世间凉薄,尽在嫌弃。

因此,我们也才会被“你若不离,我当不弃”所感动。

时代在变,嫌弃也变。是人总会有嫌弃,或者被人嫌弃,也总能找到嫌弃的对象和嫌弃的理由。过去的阶层,当兵提干的嫌弃村里的媳妇,城里人的嫌弃乡下人,接着,上大学的嫌弃没上大学的,有钱的嫌弃没钱的,海归嫌弃土鳖,奥迪嫌弃奥拓,瘦的嫌弃胖的,脸小的嫌弃脸大的,扫码支付的嫌弃使用现金的……

嫌弃身不由己,人人都会面对,关键是如何面对别人的嫌弃。一般人的对付,是怼回去,互相嫌弃,你若嫌来,我必弃去。也有人是把“嫌弃”当作补药服下,慢慢地蕴沙成珠,与嫌弃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最后,让嫌贫爱富的丈母娘无地自容,让把话说得太满的前某友覆水难收,最终被嫌弃成全。嫌弃的劲儿很大,用好了可以使人进步的。

2021.8.28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