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里,她红嘴白牙,俨然另一种美丽。 偶尔抖落一簇枝头的落雪,那种扑簌簌下落的雪花是一种诗一样的意境。

本来,我背着相机拿好镜头,到公园是去拍腊梅的。 雪后,被雪的腊梅才有味道。 可惜,一个懒觉就都误了,午后的雪已…

本来,我背着相机拿好镜头,到公园是去拍腊梅的。

雪后,被雪的腊梅才有味道。

可惜,一个懒觉就都误了,午后的雪已经在腊梅枝头化去。

腊梅依旧,雪依旧。

这种无奈,只能怪自己。

要拍雪中的雅致,只能等下一场雪来。

就这样在公园里信步游缰的踏雪而行,妻子忽然提出想拍一组小树林做背景的照片。

这个提议,使我想到了公园里的那片小竹林。

隐隐的白雪,绿绿的竹林,白白的衣衫。

好像一切就是那样的相得益彰。

误了梅花,巧遇竹。

这难道是和猪年有关的缘故么?

猪、竹,谐音。

竹子便沾了猪的光。

镜头里,她红嘴白牙,俨然另一种美丽。

偶尔抖落一簇枝头的落雪,那种扑簌簌下落的雪花是一种诗一样的意境。

我享受这种落雪有声的孤寂。

只有独处时,我似乎才能看清自己。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