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如旧,人空瘦。 当年从丈母娘家娶回来的那个水灵灵的姑娘,也已经人老珠黄。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我不知道为什么么会想到这样一首不合时宜的诗,但,就是觉得它适合此情此景。 本来说好了…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我不知道为什么么会想到这样一首不合时宜的诗,但,就是觉得它适合此情此景。

本来说好了和妻子去公园拍腊梅的,因为昨天闻到的那一缕幽香。

要去拍腊梅的心,更甚。

她拍腊梅的时候,我拍她。

回来一看,照片中的她已不是当年。

腊梅年年开,年年新。

而眼前人,却不似从前。

香如旧,人空瘦。

当年从丈母娘家娶回来的那个水灵灵的姑娘,也已经人老珠黄。

眼角的鱼尾纹已经丝丝缕缕,无数条。

她说,能不能不给我拍那么大的脸。

我说不能,脸多大就多大,拍出来不会修。

公园里的初二,并不会有太多的人,大家都在忙着走丈母娘。

我俩走在腊梅树下,闻闻花香,也颇有几多惬意。

腊梅花如玉米粒,香似茉莉,甜甜的,在十米开外就可以闻到。

许多人听说过,却并不成真的见到过腊梅花。

她柔柔软软,温润如玉。

一枝,一簇,暗香袭人。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