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15年开了一个盲盒,现在去开第二个。

我是2006年9月1号正式通过工作成为一个社会人的,今天是2021年8月31日,我离开了企业,辞职了,准备做一…

我是2006年9月1号正式通过工作成为一个社会人的,今天是2021年8月31日,我离开了企业,辞职了,准备做一些事情,忽然就觉得更“社会”了。而这正好是15年整,用中国人喜欢赋予仪式感的习惯来说,这叫一个轮回。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今,回过头去看这过往的十五年,真是一段神奇而有意思的旅程。

 

在这里,想说一句感恩,感恩所有的过往,所有的遇见,所有的人,贵人或者贱人,希望大家都有美好的未来与前程。

 

去年,我才知道了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盲盒,你知道所有已知的集合,然后去赌一个好奇的未知,然后乐此不疲。开始我还有些不解为啥这玩意,人们会乐此不疲?后来我想通了,这是人性,人性里的好奇心是趣味与能力的源泉,而我们的人生,就是在开一个又一个大大小的盲盒,你看得见所有的已知,但愿意在猜测里去赌一个又一个未知,而这如谜的来日,是欣然趋之的动力。

 

如果过去的15年,我算是开了一个盲盒的话。第一,我对这个盲盒挺满意的;第二,我要去开第二个盲盒了。

 

今天跟一个职场前辈姐姐聊了两个小时,她和我说了一句话,我感触挺深:有的人在职场上有着30年的经验,其实是把1年的经验用了30遍。

 

而我总觉得老天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大大小小不少的盲盒,他们藏在所有可以看见的命运集合里,却又语焉不详地等着我们去前往,去拆解,去猜测,去期待……可惜,并不是谁都用自己的人生,拆开了尽量多的可能性。

 

当年离开罗氏制药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浮沉随浪记今朝 | 齐桐 ,如今我想起来,觉得太把“今朝”当回事了,每一个今朝,都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昨日与明日,不必太有仪式感地把生命里弄出那么多的纪念日,如果每天都是纪念日,我们自己就变成了纪念品,而仪式多了,仪式感也便不存在了,这跟存在感是一个道理:只要存在,就有存在的意义,只有找不到存在意义的人或组织,才会凶猛地刷存在感。

 

在这里,我道声感恩,向所有陪伴我走过的这十五年的团队,同事以及亲人,朋友。不管是三年的军旅生涯,还是销售,培训的经历,一路走来,得失之间,唯有感恩,那些埋伏在生命中的演员与剧情,是预设的剧本还是即兴的发挥,总之还算不赖。

 

至于,我未来去哪里,做一些什么。一定是让生命更充盈,让状态更自由的事情,还是在做着与人打交道的事情,还是在做着与组织能力提升相关的工作,但可能会重新换一种方式去前进,更专注于生命的质量与意义,去以更饱满与成熟的状态去开下一个盲盒。

 

15年如果是一个轮回,可真够长的,如果活90岁,也只够6个如此的轮回,所以,我也替我所有服务过的组织向自己道一声感谢,我自认竭尽全力而且全身心投入地将自己的15年奉献给它们,不用谢,再见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