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下午的时候在床上眯了一会,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样子,竟然还做了一个短促的梦,梦到了台湾,坐在一支舟子上,摇摇晃晃…

下午的时候在床上眯了一会,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样子,竟然还做了一个短促的梦,梦到了台湾,坐在一支舟子上,摇摇晃晃地就醒了,然后怔怔地盯着屋顶迷糊地想着:怎么会梦到台湾?莫非是要回归母亲怀抱了?

2015年的时候去过一次台湾,唯一的一次,虽说是公干,却总感觉因公谋了不少的私,从台北到花莲,在最好的时节,看见了那些美好的风景与人情。我对台湾的印象很好,小时候读书知道宝岛台湾有日月潭,听歌知道台湾有外婆家的澎湖湾,直到后来亲见了台湾的风土人情,也不觉有一分的陌生与违和,更多的是亲切,而至于去过多次的香港,并没有这般深的情愫。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过之于港台,我个人有着十分的感谢,音乐从罗大佑到李宗盛,从陈升到黄舒骏,从苏芮到张雨生,再到后来的周杰伦,我是听着喜欢着台湾的大师作品长大的;而至于文学,那个年代,哪个男孩子不是金庸启蒙的,哪个女孩子不是琼瑶启蒙的?

 

人生早慧,要读金庸。那些打打杀杀,儿女情长,滚滚红尘,情仇爱恨,谁能琢磨得过查老爷子,小的时候大人们爱说,你们看这些武侠书,武打片,不就是图了个热闹?如今我们成了大人许多年,回过头来:且莫说读书,便是过完这一生,不也就是图了个热闹。

 

有人问金庸:人应该如何度过这一生呢?

 

金庸说:人生不过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年轻的时候,尙不太懂得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总觉得人生在世,有的人爱闹,而有的人则爱静,并不是所有人的都爱大闹一场的。而至于离去,也总有轰轰烈烈地离去的,有安安静静离开的。

 

如今,我才懂得了金庸老人家的真智慧。大闹又何必有动静,轰然又未必非悄然。

 

有的人闹在表面,有的人闹在心里,有的人面如平湖,有的人胸有激雷。而每个人,都有过一次年轻,也都有过一次衰老。

 

而在年轻时,骚动过的心是大闹一场,拍案而起也是大闹一场;鲜衣怒马是大闹一场,暗许壮志也是大闹一场;大哭是大闹一场,哽咽也是大闹一场;仰天大笑出门去是大闹一场,直道相思两无益也是大闹一场……

 

时间不等人,不管你是不是闹够了,它准时来,准时走,带走一个叫轻狂的东西,留下一种叫稳重的东西。而那些“稳重”的中年人,他们喝酒,他们跑步,他们聚会,他们演讲……他们不停地闹出声响,都不过是像阻抗一样倔强地抵挡着流转的时光。

而,他们的生命里有了更多时刻的状态是:一声不响。

 

所以,我们说的大闹一场,不是说要闹出多大的动静,而是我们直面自己的内心的时候:问一下自己,纵然终归要离去,而这一程,这一生,自己“闹”够了没有?而这答案来自你的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说“年轻的心”,因为一个人要不要大闹一场,永远不是身子要闹,而是他的心还没有闹够,还要闹一下,折腾一下。

 

不管多爱这个世界,不管多么爱一个人,不管多么爱自己,不管多么爱这个大闹过一场的生命,每个人都逃不脱要悄然离去,法门不二,赤手而归。

 

那么,你觉得你,闹够了没有?如果没有,请接着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