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会

正在贡王推行减轻税賦其间,族系姑表突来王府倾诉:养儿前年被金丹教匪夺命,现家中只剩夫妻俩相依,哈河川这些年随着…

正在贡王推行减轻税賦其间,族系姑表突来王府倾诉:养儿前年被金丹教匪夺命,现家中只剩夫妻俩相依,哈河川这些年随着汉人不断涌入,草场多被放垦,以濒临绝境。蒙古人自古就以放牧为营生,没有农耕技能,现生计已经无可维持,连家中仅剩的几只母羊,前日又被税官准备抵做税赋,日下栏中只剩几只羔羊,乞求王爷给条生路!
王爷思忖一时,便向老人安慰:未想百姓现时生计这样艰难,本人一定牢记,只是劳你改日连同家中剩下的几只羔羊也全都赶来,王爷自有安排。
一旦老人将羊群赶至王府,王爷便传令旗大小官员,上层贵族,因有亲眷前来叙亲,望共来王府贺庆。等待一帮人聚至,王爷便言明:因眷属旅途劳累,暂时需要休养,只好辛苦诸位帮助,先将亲眷送于王府几只羔羊,把春毛剪尽,改日再慰劳大家不迟。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帮人急忙执行,尽管有人心中不悦,但也只能暗自忍耐。
次日,未等王爷召集,一帮人便又早早聚集进王府,等待王爷宴请。
一直等待饥肠辘辘,才见王爷出现在人前,先同管旗章京汪国钧一阵耳语,便开始向众人道白:本王也是借花献佛,如果不是看在亲眷的情面,众位也不见得来的这样齐全,感谢大家近日对本王进行税賦改革包容,至于税改日后是否成功,令人接受,从前自己也是在摸索中进行,只是通过前日众位一场义务奉献,我又多了几分体会,原来这敛税就象剪羊毛一样,也要讲个艺术,不剪不行,剪多了羊会冻死,就断了我们的税源,凡事要讲实际,要在民众承受之中进行,税收横征暴敛不可,伤害人心,饭菜凉了可再热,民心不行,至于谁人昨日把羊毛剪的那样干净,使羊冻死,我有记录,我会让他赔偿,但这回赔的不是羊,是牛,因为羊羔死的无辜!
未等王爷讲完,汪国钧又急忙上前劝阻,说道:饭菜已准备完毕,诸位还在饥饿中,但大家也不要误会,王爷讲话必定有王爷的道理,王爷今日既然舍得拿全羊款待诸位,大家千万别忘了王爷诚意,请大家在用餐时千万把自己吃剩的骨头放在自己的面前,好有个记录,比一比看一看,终究最后谁啃的最多,下一步王爷或许会凭记录领赏!
一帮人如释重负,开始一顿撕捋,个个狼吞虎咽,唯恐落后。
等一帮人用餐完毕,有人竟再也忍耐不住,向汪国钧追问起王爷的许诺,这汪国钧向四周扫望一圈,见王爷早已离去,就只好装作无奈,支吾道:只怪自己手拙眼笨,难得王爷好几年舍得请客一回,自己竟连一块骨头没抢夺到。
一帮人大笑不止。
汪国钧又继续:多亏世间的事物大多是从因果中来,有得必有失,未想到王爷后来又这样交代,王爷也有王爷的难处,王爷惧内众位都知,大福晋不舍得,王爷自己拿不出钱,此次盛宴诸位也全是沾带了王爷这亲戚的光,这位穷亲戚家中就这几只羊羔,还全都赶来款待了诸位,你们刚才吃啃过的羊骨羊肉,就是被你们剪尽绒毛冻死的那几只,王爷也知道大家都是菩萨心肠,怜贫惜老,现在最可怜的是老人走时连盘缠都没有,所以才安排我转告大家,现在就按众位面前吃过的骨头计算,一条肵骨需付两块大洋,喉骨四块,腿骨六块,请大家先主动把钱缴付,沒带钱者我这可以垫付!
一帮人一时惊谔,又不敢拒绝,个个如同吃顿苍蝇。
老人满载而归。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