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恩师罗文莲

恩师罗文莲老师是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候的启蒙老师。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候罗老师年近半百,短发齐耳,面容慈祥,体态微胖…

恩师罗文莲老师是我上小学一年级时候的启蒙老师。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候罗老师年近半百,短发齐耳,面容慈祥,体态微胖,常常操一口浓重的城固口音为我们上课。

随便聊聊的图片

罗老师是我的语文老师,给我教学是在一九八零年前后。一年级刚入学学的是汉语拼音,罗老师也像今天的老师教学一样,用儿歌来帮助我们记忆拼音字母的发音,“a-a,张大嘴巴啊-啊-啊!o-o,圆圆嘴巴喔喔喔!”罗老师教起课来,仿佛就像一位刚参工的小姑娘一样热情饱满,劲道十足。这样的儿歌教学,让我们学的开心,记得牢固。后来的识字教学,罗老师在黑板上写一笔,让我们在练习本上写一笔。有的同学比较笨拙,作业本交上去,老师发现笔画搭接不正确,罗老师就把这些同学叫到讲桌旁,直接手把手的教这些同学去写,直到同学们一个个能把字写正确为止。

回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学校环境,今天讲给青年教师听,简直就是故事。学校位于村后,是村里的古庙改建而成的。土坯建成的房子,窗户就是横竖几根木条简易地钉在一起,抬头向上看,屋顶上大窟窿小眼睛,晴天透光,雨天漏雨。记得晴天晌午课堂,我们常常抬头看屋顶投下来的光束会照在谁的桌位上,有时还会调皮地拿出一块小镜子把光束反射到某个同学的脸上。因为不认真听讲,让罗老师罚站也是常有的事情。每到冬天来临,同学们纷纷从家里拿来塑料纸和竹条,罗老师带领我们钉在窗户上,就可以遮挡屋外的寒风。那时候还没有电灯,老师们晚上备课用的是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下,老师们一坐就是大半夜。就是在这样艰苦落后的环境下,老师们从没有抱怨环境差,工作依然是那样开心,教学依然是那样负责。

时光飞逝,一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从当年罗老师手下那个七八岁的小屁孩成长到年近半百的中年人,同时我也是一名有着三十年教龄的小学教师。记忆中,教授过我们的老师们口口相传的一句话“为人师者,误人子弟,如同杀人父兄!”这句话时时回响在我的耳边,激励我用心去上好每一节课,负责任地去对待班级里的每一位学生,不让任何一个学生掉队。由于受先辈精神的影响,三十年如一日,我也是全身心地投入在自己的教学岗位上。二零一二年正月初十,我突发阑尾炎住院手术,眼看正月十六日开学报名。那年我担任的是六年级班主任和数学老师,和我搭班的是一位刚参加工作的小姑娘。说实话六年级娃娃胆子大,班级有几个“学生王”之前就把新来的刘老师气哭过好几次。一方面我怕刘老师管不住学生,另一方面我怕教学进度落下,因此手术后的第七天,我就要求出院,伤口换药可以在离学校较近的乡镇卫生院进行。三十年来,我凭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凭着不甘落后的进取精神,用爱心和成绩赢得了家长的信赖和同行的赞誉。

在第3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突然听到我们敬爱的罗老师却驾鹤仙游,享年90岁高龄,我顿时泪眼婆娑!福寿全归音容在,德范犹香启后人。罗老师在平凡的岗位上,用您的生命和智慧为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把光和热永远地留在了人间。您那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为人师表、爱生如子的风范,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激励着我前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