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持者

王爷晋京返乡,行至滦平黑山嘴地界,遭遇官兵打劫,见眼前旗帜招示的:“天下第一团,人人欠我钱,只许我不要,不许你…

王爷晋京返乡,行至滦平黑山嘴地界,遭遇官兵打劫,见眼前旗帜招示的:“天下第一团,人人欠我钱,只许我不要,不许你不还”。王爷猜测,定是亦兵亦匪,为害一方的热河都统汤大帅属下所为,即使不是汤大帅直接指使,但与他也不无干系,为出行顺利,只好以五百大洋,及自己刚刚在驮轿中腹稿成型的“古北口道中”诗稿:“山脉崎岖接古关,峰峦叠绕水回还,边疆自昔多雄势,此地当年属朵颜。”送给打劫者,以脱劫难。
等部下将劫银送于热河都统汤玉麟案前,这汤大帅本来就对这场毫无悬念的劫持过程持有怀疑,见诗稿后更觉不安,忙拿于手下文案推测,这文员观望一阵,便忙向汤大帅释疑:看诗中内容,字里行间分明是我们劫获了喀喇沁亲王,现在的蒙藏大臣贡王?汤大帅一时目瞪口呆,急忙吩咐手下去打探被劫持者行踪。
不时便有探知者回报,被劫持者正是喀喇沁亲王,一行人才下广仁岭不久,现正下榻进滦阳饭店。汤大帅听后,这才放下心来,又急忙亲往饭店,准备向贡王谢罪。
等有人向贡王禀报,说热河都统汤大帅前来拜访!不想贡王却义正词严,予以回绝。那福晋害怕把事情闹僵,又一再嘱咐:即使你不想接见,也应把事情做得圆满,那汤大帅虽名声不济,却也是朝廷命官,哪如告诉传达人就说人暂时不在!
未料贡王愈发愤怒,竟对传达者直接说道:你去告诉汤大帅,就说我人在,就是不见!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一句话说完,未把福晋气的背过气去。传达者悻悻而去。
贡王只覚得吐囗恶气,正准备上床入寐,传达人又走了进来,说道:汤大帅已经说了,你敢把话说绝,他也敢把事做绝,他的为人王爷应该知道,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即使王爷今日不见,也脱不出明天,他人就守在门外,不信你就永远住在饭店,不在出门!
贡王骂声,厚颜无耻,卑鄙至极!只好向传达人挥手,答应照见
等汤大帅走进会客室,两人先是寒暄几句,接着谈话便进入实质,汤大帅直朝贡王赔罪,检讨自己带兵无方,惊动了王爷大驾,明日我必定加倍偿还,又言土匪总然斗不过政客云云!贡王则揶揄道:京中有人误传大帅有绰号或大虎或二虎,终究那个为实?汤大帅则回答:本人草莽出身,为人粗鲁,不細世故,连王爷都敢劫持,当是‘二糊’最为帖切!
到最后二人谈到人生感慨,贡王则言明现在自己对政治不再关心,直叹命运多舛,生不逢时,壮志未酬,往事不堪回首,是非功过只待后人评说!汤大帅则得意道:与王爷比较正相悖逆,我到自己感觉真可谓生正逢时,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胜者王侯败者贼,没有天下大乱,哪有今日大帅位置!
见王爷已昏昏欲睡,汤大帅只好罢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