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读初中时,杨安红老师曾给我很多照顾。 记得第一次与她早餐,她买来包子、油条什么的,一大堆。 “这么多呀,这怎么…

读初中时,杨安红老师曾给我很多照顾。
记得第一次与她早餐,她买来包子、油条什么的,一大堆。

“这么多呀,这怎么吃得完?”我看着桌子上的早点,有些为难。
“哦,你在家早上也是吃的饭吧?我怕包子油条没米饭顶饿,所以多买一点,你多吃一点。”她笑,又说:“你吃得多少就多少,吃不完也没事。”

初中三年,杨老师都没有教过我。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我那时其实很想上她的课,可惜,一直以来,我都不在她的班级。

初识杨老师,我在一班,她教我们隔壁班。那时,我的语文老师经常在办公室读我的作文,这引起了杨老师的注意。
某一天,杨老师到我们班上去找我。

“谁是徐玉莲?”她站在教室门口,眼睛梭巡着。
我抬头看她,有些惊诧。

站在我眼前的杨老师绝对是个美人,她身段苗条,面容娟秀,一副秀气的眼镜,一头浅黄的披肩发。她那时才二十出头,芳华正好。
我那时十一岁,小不点儿。

“我。”我有些迟疑地站起来,怯怯的。
“你就是徐玉莲啊。”她笑盈盈地走过来,“我读过你好多作文与日记,写得真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不好意思地低头,心里又带些小骄傲。

还有一次,我上学进校,她正在学校传达室。
“徐玉莲。徐玉莲。”她大声喊我。

我扭头,看见她倚在门框,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

“我这里有籼米粉,来,你也吃一碗。”她说着,就给我冲了起来。
传达室里弥漫着浓浓的香味。

小时候,我们吃的籼米粉是阴米(为什么叫阴米?我不知道。)蒸了再炒,再磨成粉,用罐子收着,吃的时候加滚水,糖及猪油搅拌,香喷喷的。

初一下学期,我再来学校,不见杨老师,后来听人说她调走了,怅然若失。
不多久,她回学校办理调动手续,问我愿不愿意与她一起去她所在的学校吗?就这样,我随她前往,并与她住在一起。在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杨老师帮我洗衣服,打饭。现在想起,仍不胜感激。

与她住宿期间,她曾指着一幅画要我当场作文。我结结巴巴说了几句,便卡在了那儿,甚囧。

初中毕业后,杨老师曾捎本村一个女孩的信要我去读书。那时,读高中的学费是六百。对于我以种地的父母来说,算一笔很大的数目了。

很多年后,我带着芷涵去报名,与她相遇。她当时一身粉底旗袍,很是雅致,风采不减当年。

“杨老师!”我叫她。
“呀,徐玉莲。”她笑,问:“你的小孩都读初中了吗?”
“嗯嗯。”我连声说,并对芷涵说:“喊杨老师。是妈妈的老师。”
“你现在在哪里住呀?”
“瓦池湾。”我答,“我还有一个女儿。”
“啊,你两个女儿呀。真好。两个孩子好。”杨老师说,“她分在哪个班?”杨老师望着芷涵,笑眯眯的。
随后,她又问了我一些具体情况,得知我生活得还好,杨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后来,我带着芷涵、安安去拜访杨老师,杨老师热情款待了我们。那天,杨老师与她的爱人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我到今天还能记得我与杨老师一起择菜时,她告诉我说做大菜放片姜和整瓣的大蒜更好。
我带芷涵和安安去看杨老师的那年,芷涵十一岁。

年少时遇见的杨老师,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但我终究还是弃学了。每想到这点,我心里总会油然而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自卑。

以后的日子里,有很多次我经过杨老师任教的学校,都想进去看看她,又想着自己实在是辜负了老师的心意,去看她……哎,我也说不出来那种复杂的情感。好在不管怎样,我都是可以保持一份努力上进的心。

是的,努力生活。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我想,这也许就是我报答老师最好的方式。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