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家较为熟悉的名字,传销

对于大家来说传销这个名字十分熟悉,至今为止大家都知道传销,其主要是控制人身自由,使其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并进行…

对于大家来说传销这个名字十分熟悉,至今为止大家都知道传销,其主要是控制人身自由,使其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并进行思想上的恐吓,然后成为黑心之人无情的捞钱工具。进入传销后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家属和亲人只知道他所在的大概位置,但却很难找到。但是传销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和网络诈骗一样一旦被公安机关盯上,就难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现在,我就以一个发生在我发小身上的真实故事让大家了解一下它的真实和恐怖之处(故事真实发生,绝非胡编乱造)。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宏娃和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一直没谈过恋爱的他学校毕业后直接前往广东务工,进厂后不久在工作车间认识了一位广西妹子阿兰。

宏娃和阿兰在一起磕磕碰碰两年多时间,都知道当恋爱发展到一定的地步就到了奔现的时候。此时宏娃提出和阿兰结婚的意愿,阿兰说我来广东两三年了先一个人请假回去先跟父母商量一下,再说说婚姻大事不是儿戏需要双方父母家长同意,就这样阿兰请假回家走了。半个月后阿兰依然没有返回广东,宏娃通过书信方式联系后于是按照阿兰给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独自前往广西寻找阿兰。故事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

出发前他们经过联系后,宏娃顺利的到了广西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阿兰。要是他知道此行差点毁掉了他的后半生,可能打死他也不会踏上开往广西的绿皮火车。

那天宏娃到达和阿兰约定的某县城车站,到车站迎接他的不止阿兰一个人,一起去的还有几个和阿兰年龄相仿的男女(自称他们是阿兰的表姐和表哥)。他们见到宏娃都表现的非常热情好客,随后的几天都带他到处游玩,吃喝玩乐出手大方阔卓。宏娃初次去广西,如此玩耍并没有感觉出什么问题,可问题就出在每天晚上。

宏娃后来跟我说,他们白天就是带着他到处玩,一到了晚上阿兰的几个老表就会带他去认识她们圈子里所谓的“商业精英”和“成功大师”,这些“大师”就会给他传授跨国公司的赚钱理念和商业之道。比如什么连锁经营、五级三阶制和行业三大目的等等;在第五天早上八点多老表们说带他去跨国公司某知名保健品、化妆品的专卖店和经销点看看。过去后他看着那些专卖店确实装修的豪华,美观大方,上档次,店里也是人来人往购买商品的人络绎不绝,三千五千元整箱整箱拿货的人纷至踏来。一个500多平方的店铺宏娃转了20多分钟左右,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保健品和化妆品,还有那大把票子的交易很是心动。参观时保健品,饮料,矿泉水免费饮用化妆品护肤品免费试用体验,逛累了按摩座椅上就坐休息不用收费。宏娃一脸懵逼表情和满是兴奋安心享受的样子跟着瞎逛了半天,吃过午饭后,他们说有两个人是总部那边过来的,这会没事一起去分部公司会客厅坐坐,有兴趣再听听他们怎么开始做起来又是怎样做强大的。过去后只见一个大房间的墙上挂了张地图,地图的反面是写字板,正在上课的老师自称是某区域总代理,一边写一边讲如何寻找商机,合伙人、几何倍增学,什么一拉二,二带四,四翻八的,手底下有多少人就是主管,再有多少人又是什么经理,到了经理级什么的,到时候就有某地区或区域级别的经理下来带,还举行两三百人或上千人的集体聚会;其它还有些什么什么的都记不清忘了,后来以展示一下某化妆品和保健品为障眼法为诱饵,当时也确实看到了那些组合产品,只是都说等那天所谓的参股了在拿(现场听课的人免费派发了体验装牙膏牙刷一套)。结束后又跟着一起去胡吃海喝一顿,半天后老表们问他觉得好不好时,他竟傻不拉叽的大声说好。毕竟当时他根本没有传销的概念和社会经历认识不足的原因,加上阿兰也在那里一直没有防备宏娃,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带着上了一星期“大师”(成功人士)的课程。一周后如果你听得懂还好,继续进行下一个知识的学习。你要是似懂非懂也没关系,换个“大师”继续跟你一对一培训。

一周后或许是“大师”们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或许是他们的狐狸尾巴已经显露出来。他们开始邀请宏娃加入他们的团队,说是只要先投入3000元加盟费后自己再拉人头入股代理产品发展下线,2–3年后就能成为百万千万富翁。正常思维的朋友们当看到和听到那些丝毫不成正比的数字演算,你我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宏娃不一样,经过前面亲身体验和一周时间的“学习”,学习期间一位老表无意间吐露出阿兰也在加盟某化妆品,在他不经意间也看见了一张阿兰签的加盟协议。此时他更加相信了那句名言,想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往前冲。

就这样他做了,并且毫不犹豫地将攒下来准备给阿兰父母的3000块彩礼钱如数奉上遂后又签了一份和阿兰一样的协议,就这样顺利入股加盟了;协议签完后还说要收缴他的身份证明和通讯工具时(2000年左右他没有手机和传呼机),一个自称阿兰老表的人说有阿兰在这里不用了。不一会一位穿金戴银的女性将他接到了离经销点不远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下,从外面看显得有点老旧房子,住的那里包括有阿兰和她老表们一起的四五个女性和六七个男性。中午吃饭时又来了两个男的,说是经销点下班才回来,下午在两室一厅的大房间里打牌打发时间,地上铺上了榻榻米(南方的草席)晚上席地而睡。后来的日子中每天早上去听课,听完两个寝室所谓的室长(就是主管)就安排我们去别人家串寝室,也就是拿着本子和笔听别的大主管讲一些注意事项,讲一些怎么“约”人来的方法,讲身边那些人(亲戚朋友同学之类的)能成为发展的目标来组织自己的团队。

不到一个月这里发展到六七十人又搬到另外一个能容纳更多人较大地方(此时已经是第三次搬家了,搬家前后都有人脱离组织),这时宏娃也就成了所谓的“老人”了,也就不用去听课,不去串寝室了,想着怎么解决每天七块钱生活费的问题,在那里每天吃的也就是白菜,豆芽、土豆,换着各种做法吃,有的室长好点的,隔几天能吃点鱼或肉,一天两餐偶尔能见到点荤的。说是倡导大家,奉献,勤劳,节约,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每天早晨三四十个人站在附近的一个时代广场合唱《真心英雄》晚上休息时再合唱《感恩的心》等歌曲,还有励志,感恩话都忘了。后来,他们开始教他们分组活动怎样用不同的理由找朋友或亲人借钱和拉人。鼓励那些借到钱和拉到人的两三个人一起拿着套装牙膏牙刷,化妆品出去推销一下说是赚点零花钱生活费用(发展下线)。更为恐怖的是没有经济来源和拉不到人的会遭到各种思想上恐吓甚至身体上的毒打,让其乖乖的就范;无情的压榨,使其每天都吃不饱肚子。等有一天你失去了价值或价值已经不大了,他们就会让你联系你的家人以各种方式和理由多少都要变相地索要一些赎金(那些已经榨干了的人或者实在没办法的,随便给个机会让你觉得是自己聪明机智就逃跑了)。大家不要觉得没被看着,没被传闻中的毒打啊,逼着家人打钱什么的,错了,传销都是那样的,只是你在这个里面多少放了还有点钱而已;宏娃说他是阿兰他们带来的,也算是比较听话的时不时得能多少弄到点钱,要是不听话或没油水了肯定也会挨揍的。

他两个月后给最后一个朋友借钱的时候,在打长途电话时吞吞吐吐言语中,被朋友再三逼问下他说出了实情说是借钱用来投资。说来也巧,他这位朋友的亲戚之前在海南也有过类似的情况,直接就告诉他是进了传销组织。

他朋友不但没借给他钱,还教他如何逃离。好在宏娃还有一丝清醒,他找了个借口说是家里有人生病住院了要回家去看看。临走的时候那帮人还在对他百般阻挠,说是要看他家人住院证明什么的,最终都被宏娃机智的化解了。或许他们是故意难为一下或许他已经没有价值了随便阻止一下给个机会就放走的吧!就这样宏娃终于脱离苦海!

当我问到,你出来后怎么不去报警。宏娃唉声叹气地说,能跑出来就不错了,我当时一心只想着怎么逃走;因为在我离开以前也知道一点,只要有人逃走(就算是故意放掉的)他们就马上撤离另换地方。即使有人报警被一锅端了,最多就是带到派出所询问备案后批评教育一下就放了(那时间人们的法律意识淡薄,都认为这事见不得光大部分人都是不说实话怕说实话被拘留或遣送回家,有的人还抱着东山再起把钱捞回来的侥幸心理默不出声,毕竟2000年左右三五千元的债务还是有压力的)。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出现并一步步壮大的另一种传销。他们与传销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不限制人的人身自由,也不会进行恐吓,只会对其进行无尽的洗脑和拋诱饵。不慎进入这种传销的人看起来正常无异,但是他们的思想已经变了。他们有的从事各种网络电信诈骗,有的钻了法律的漏洞。当下我们所听说的电信诈骗、网络诈骗和各种低投资高回报等都属于此类传销范畴。

请大家不要信誓旦旦的说你永远不会被传销洗脑,在新型传销面前,一不小心就成了菜鸟!

努力工作,脚踏实地赚钱才是王道。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