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孬了

九十年代末,我在村里上小学,学校在村西头,我家在村东头,去学校走路十分钟。   我在县城上的学前班和…

九十年代末,我在村里上小学,学校在村西头,我家在村东头,去学校走路十分钟。

 

我在县城上的学前班和一年级,二年级转学回村里。

 

那会儿,上学比较简单,不看户口,也没有学区房,交报名费就能上,我在县城上小学,转学回村里,初中来县城,都只交报名费。

 

在县城上小学时,一个班九十几个人,三个人同学挤一张课桌。

随便聊聊的图片

村里的小学,人比较少,一个班三十来个人,教室一共四排桌子。

 

上小学时,比较单纯,班里十几个男同学,有一个公认的老大。

 

老大不跟班里哪个同学玩,我们这群二货,也马上不跟班里哪个同学玩。

 

用手比个手枪的手势,说跟你孬了,孬了,就是不和你玩,不和你说话了。

 

过几天,老大又和孬的同学和好了,我们这群二货,又都开始跟孬的同学和好。

 

也有个手势,小拇指拉钩表示和好。

 

有一次,老大和一个同学孬了,我们也都和这个同学孬了,我和孬的这个同学家住的近,周末不上学,我俩在一块玩了。

 

周一上学时,同学找老大说,你不跟我玩,有人跟我玩。

 

老大问谁,他说了我。

 

老大跟他和好了,开始跟我孬,其他二货也全都跟我孬。

 

跟我孬时,这群二货,比着打枪的手势,说我是叛徒,我也委屈郁闷,感觉自己是叛徒。

 

也不欺负你,就是不和你玩,不和你说话。

 

老大是班里最权威的,老大和谁孬,我们这群二货,就都和谁孬。

 

其他同学之间,张三和李四孬,我们这群二货,就分两拨,跟张三关系好的一拨,跟李四关系好的一拨,互相孬,不说话。

 

能不能中立,和张三说话,也和李四说话?

 

老大有这个特权,其他同学不行,必须选择一拨,这群二货会来问你,到底和谁好?

 

上小学五年级,小二货们都长大些,开始有独立思想,这样的行为才逐渐消失。

 

开始,张三和李四孬了,是张三和李四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同学大些后,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来问你到底和谁好?

 

之后,老大和谁孬了,是老大和谁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我们也不再像以前一样马上和谁孬。

 

想想小时候,一群小二货,可笑。

 

又想,现在一群大人也这样,可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