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师

人一生中要遇到很多的老师,有的是萍水相逢,有的是教过即忘,有的堪称为恩师。 我在少年时期就遇到一位恩师,至今不…

人一生中要遇到很多的老师,有的是萍水相逢,有的是教过即忘,有的堪称为恩师。

我在少年时期就遇到一位恩师,至今不忘。他叫严仲才,曾是一位体育老师,后来担任县体委主任,从县乡企局长岗位退休。

记得我刚上初中,个头猛窜了一节,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正巧,县体校少年篮球班招生。体校教练严仲才来到学校选人。他一看我的身高,就觉得我是个打篮球的苗子,还让我在操场上跑了一圈,跳起来摸篮板。经过测试后,严老师问我想不想上业体校打篮球。当时,我没有一点打篮球的基本功,也说不上喜欢,态度模棱两可。严老师看我不甚积极,就说,学生不能光抓学习,体育锻炼也很重要。他还把工作做到我爸妈那里,劝他们支持我上业体校。就这样,我在寒假里开始了学打篮球。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的篮球生涯

训练是从体能和基本功开始的。每天早上,天还不亮,教练就喊我们起床,先在操场跑步,再练基本功,比如折返跑,摸高,运球,投篮、一对一防守等等。训练是枯燥的,也很累人。在寒冷的冬天,一堂课训练下来满头大汗。刚开始,我很后悔来业体校。训练也不大刻苦。没少挨教练的批评。严老师就找我谈心,说我这个身高,不打篮球可惜了。还说技不压身,球打得好对以后是有好处的。并以自己为例,一个农村的孩子,就因为爱打篮球,刻苦训练,曾打进省队,成为人民教师,有份稳定的工作。在他的鼓励下,我的思想有了变化,训练积极了、刻苦了,球技也得到显著提高。从篮球班的板凳队员,成为打中锋的主力。

对我的进步,严老师非常高兴,也更加关心我的成长。一次,我们刚打完一场比赛。严老师神秘地对我说:“你妈带话来,让你回去腾米缸”。叫我回家“腾米缸”,这是啥意思?我狐疑着回家了。一到家,我就问母亲:“腾米缸干啥?”母亲一听,笑出声来,赶紧把中午的剩米饭,做成蛋炒饭让我吃。原来,严老师是怕我打完比赛肚子饿,就编个理由,让我回家加个餐。当时,业体校虽然有伙食,但粮食定量,每顿四两饭。训练强度大,饭量也大,只能让孩子们回家蹭饭。

 

严老师很关爱我们,知道我们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要跟上。他家里是一头沉,妻子在农村,孩子小,负担重。但他经常会在我们训练之余,尤其是打完比赛,用他微薄的薪水,给我们买来炕炕馍和浆粑馍,简单加个餐。

一次,我们来汉中参加青少年篮球赛。一路打下来,打了个全地区第二名。这是近年来的最好成绩,严老师非常高兴,宣布说今下午我请客。我们欢呼雀跃,都盼着严老师会在汉中请我们美美地吃上一顿大餐。下午,他带着我们去了东门桥一家醪糟馆。我们入座后,严老师说,今天请大家喝醪糟,能喝几碗喝几碗,管够。一碗醪糟3分钱。一个人最多能喝两三碗。大伙儿都不愿意了,说这算是啥请客?严老师太抠门。闹归闹,但大家都理解,严老师为了我们的成长,一年花在我们身上的钱不在小数。

 

1973年,我被选入地区少年篮球队。准备参加全省比赛。我们吃住在汉中师范学校,除了训练,由汉师的老师给我们球队上文化课。但一些队员不好好听讲,有的逃课,有的在课堂打闹,常惹老师生气。就我认真,作业完成也好,把训练拉下的文化课都补上了。后来,我们去渭南参加全省青少年篮球赛,汉中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绩。

打完比赛,球队解散。我回到学校,正赶上期末考试。由于在训练期间对学习抓得紧,再通过认真复习。这次考试,我取得全班第三名的好成绩。当时有句俗话,搞体育的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严老师听说我的考试成绩后非常高兴,常拿我举例,谁说运动员头脑简单,只要努力学习,德智体会全面发展,借此鼓励更多有特长的孩子上业体校。据我所知,在他的指导下,有好几个因成绩优秀被选入省队,有的还进入国家队,在国际中学生运动会中长跑比赛和世界皮划艇锦标赛上获得了名次,为国争了光。

 

 

正如我当初学打篮球时,严老师说过:技不压身,对你的将来是有好处的。因为我篮球打的好,也确实影响到我的人生历程:插队时,脱产参加了公社、县上和地区的农民篮球运动会。这一打,就是大半年时间。球队发误工补贴,每天1.5元,交给生产队记工分。当时,生产队10分工只有0.53元。所以,生产队也高兴,支持我打球。

1976年冬季征兵,来公社接兵的田排长是个篮球爱好者。他一直做我的工作,要我当兵去。到了部队,我因为篮球打得好,被分配到团特务连侦察排。这个连队基本上是二次选兵,把有文体特长的新兵集中在这个连队。所以,我们除了训练,就是作为团篮球队,参加部队和地方的比赛。

 

四年后,我复员回家,面临工作安排。县公安局周局长是个篮球迷,一听说我篮球打得好,还是个侦察兵,就从县民政局把我的档案提走,要我到公安局工作。阴差阳错,县检察院刚组建,张检察长又做我父母的工作,最后,改派到县检察院。

记忆就像一张密织的大网,会把生活经历中的人和事网在脑海里,时不时会搜寻出来,咀嚼一番。人到老年,喜欢忆旧。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抬头望着夜色中泛着白的天花板,记忆便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涌上心头,像过电影似的,欲罢不能。

小树,感恩阳光,因为阳光沐浴它生长;雄鹰,感恩蓝天,因为蓝天激励它翱翔;而我,要感恩严老师,是严老师为我插上理想的翅膀。

相别日渐长,师恩永难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