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重新拥抱了它们

1. 许久不曾握笔的手今天握笔了。 铺毛毡、洗砚台、上墨、润笔、折纸,像一个孩童,心里充满小小的期待与欢愉。 …

1.

许久不曾握笔的手今天握笔了。
铺毛毡、洗砚台、上墨、润笔、折纸,像一个孩童,心里充满小小的期待与欢愉。
临《曹全碑》,一笔一划,不敢有丝毫怠慢。

芷涵已经买好了回家的车票。
她在前两日与我说起过学校问她是否愿意给孩子们上书法课,她回答刚入职,想先把语文教好,明年再看。
我这次把笔墨纸砚都备好了,她回家看见,兴之所至,应会临上几笔。还有安安,也好久没有临帖了。

我是懒。天天在家,任时间荒废。还有,这里那里的不适,就想着舒服了再说。
人是有惰性的。
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得坚持。以后少写一会都得写。

2.

午饭,邹先生拿酒盅的手有点儿微微颤抖。
婆婆亦是。
我盯着他看。
遗传。他说。

他在工地上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多。他只在一个工地圆满结束后,才能安心歇上一歇。更多的时候,他会操心下一个工地在哪里?做得顺利不顺利?这些天,工地上七七八八的事搅得他不安。我说,你这么担心干嘛?他回,这么多人跟着我,都是当家人,怎么不担心?

也是,一个男人的背后,有着一家人的依赖、幸福和安全感。
想到这个男人对这个家的付出,没来由地,心疼。

3.

豆子收后,田垄如新婚的房间,已被爸爸拾掇得干干净净。
连日响晴,妈妈说着晚上从水龙头那里接水灌田,湿润土地,要不然油菜籽没法下地。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这么急吗?”我问。
“马上八月十五了,要下籽了。还得等它长大才能栽啦。”
于农事我是一无所知的。而土地,对于一切要发生的,或一切已经到来的,它都将容纳。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桃叶纷纷。它的速度很快,颇有几分决绝离去的样子,我忽然想,桃树开花、长叶、坐果、成熟,然后桃叶老去,完成一个轮回。而大地,重新拥抱了它们。

此刻,阳光明丽,蝉鸣不休。是的,大地明亮,它敞着门,听蝉声在大地上汇聚。蝉,要讲述一生的事情,它们要抢在冬天到来之前,把心内深藏已久的歌全部唱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