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秋天到,月亮又圆了。这是疫情下的第二个中秋节,去年中秋我们忙着防病抗疫,天天关注疫情走势的曲线图,心和曲线一样…

秋天到,月亮又圆了。这是疫情下的第二个中秋节,去年中秋我们忙着防病抗疫,天天关注疫情走势的曲线图,心和曲线一样节节攀升,没心情理会院里的秋来春去,也顾不上月亮的阴晴圆缺。今年秋节不同,我们都打过疫苗了,疫情的风险好像也降低不少,大家开始有了心思,关注什么时候芝麻开门,什么时候可以飞回中国。

 

超市里的月饼早早就上市了,与往年相比今年市面的月饼没有特色,以往节日里月饼品种十分丰富,可谓琳琅满目。像上海的杏花楼,广州的陶陶居,北京的稻香村,浙江的五芳斋,真是应有尽有,五花八门,进得超市就是不买月饼,光看看这些五彩缤纷的月团,也能感到一丝亲切,心里似乎有和月饼一样的甜意。今年冷清了很多,品种少而且价格又贵,让人联想到贸易战,联想到通货膨胀。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网搜寻,在Amazon找到了可心的月饼,牌子很特别,就两个字——回家!回家月饼来得正是时候,好吃不好吃不知道,但“回家”两个字此时就很扎心,大难以后谁都想早点回家,早点见到家人,早点和亲友团聚。我一下就买了好多盒,我要送给周边这些海外的亲友们表达祝福,送给他们一盒“回家”,就等于送他们花好月圆;送他们一盒“回家”,就等于送他们咫尺天涯;送他们一盒“回家”,就等于送他们回家···拳拳心意,美好的憧憬,那还不美出鼻涕泡来。

 

 

回家月饼是我中意的蛋黄椰蓉,我们家都喜欢。扒开月饼发现里面藏着两个蛋黄,又大又黄,油油的软软的一咬嘴里有流沙,这小饼不仅好吃名字也好听——回家流心。

 

蛋黄流进嘴里,乡愁却流进心里,有时候觉得做月饼的商家也切实可恨,越是回不去越是惹相思。不是吗,两个蛋黄寓意明显,都说中秋这天有两个月亮,一个很近,一个很远,远的看得见,近的却捞不着;喜欢唱歌的人常常还记得宋祖英的这首歌, “……低头看水里,抬头看天上,看月亮思故乡,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

 

记得2019年中国春晚,有首歌特别好,唱的回家,歌名是“妈,我回来啦!”过春节儿女们不辞辛苦,从四面八方赶回家,那场面真热闹。大伙齐唱“哪怕路再远,哪怕雪再大,妈 我回来啦,一个回家梦,一年冬和夏···”这首歌一直装在我手机里,无聊的时候放来听听,疫情反复时也听听。

 

现在回家可不简单,大疫当前世道变迁,以前那种一张船票十里烟波的太平盛世没有了,如今关山重阻荆棘密布,回家无关路远路近,也不管雪大风小,关卡林立,人心惶惶。是关领事馆的探亲证明,是关航空机票的认证短信,是关医疗机构的双阴报告···有人哭有人笑,世间乱象人心不古,锁国断了关山路,狂潮淹了瓜洲渡,不管旧船票新船票,都难以登上那条回家的客船。

 

从去年初疫情开始,我们就在等待,心里一直有盘算,心想拿大半年闹灾吧,好歹十月可以回家参加大哥的70寿辰,可失算了。后来又想再不济总能赶上来年春天老母90大寿吧,可天不遂愿。今年4月母亲90寿诞时,代替我回家的是一首词——

 

鹧鸪天(原韵)

 

彩袖殷勤舞春风,堂上娘亲今不同,南山笑领九十颂,瑶台更栽百年松。

 

疫难靖 弥愁云, 四郎无路烟水萍, 醉里且歌蟠桃韵, 酒醒何处表寸心。

 

孤寂的日子一复一日,近两年,院里的石榴红了一茬又一茬,树上的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闹心的日子挨过一天天,祈盼、等待一直伴随着我们,从去年秋天等到今年春天,再到今年的秋天,真正是一个回家梦,一年冬和夏。抬眼看去,滚滚红尘反反复复,好像没有尽头。朋友聊天经常询问什么时候可以回国?无言以对,无可奉告,我只能在短信里这样和他们调侃:高楼望断情有独钟,盼过春夏与秋冬,盼来盼去盼不尽,天涯何处是归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