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与病床

一些人,要受过一次较重的皮骨伤,才知生命的可贵与心灵的纯粹。 他们将过往的不良事,尽数理清。 方懂,即便财权再…

一些人,要受过一次较重的皮骨伤,才知生命的可贵与心灵的纯粹。

他们将过往的不良事,尽数理清。

方懂,即便财权再蛊惑,也需用真情去营人、营心。若一再的执迷不悟,便终究逃不过老天的发落。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01

小孟,职场部门主管。

几年未晋升,官不大,架子大。野心十足,能力却不怎样。对人的态度,由想而知。总是一副通晓天文地理的模样,挺不受同事的待见。

然而,这只是工作上的一面。对于家庭,更甚。处处都得以他说的话为中心,发号施令让家人做事。亲戚聚会,从不顾忌对方面子。不是一顿数落,就是见缝插针说风凉话… 亲戚们,也都不大喜欢他。

前几日,他住院了。因为没注意看路,给摔骨折了。

医院嘱咐:需要静卧两个月,然后再观察。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打电话询问过受伤的状况,就连亲戚都没来。守在他病床前的只有妻子,还有放学后的女儿。

时间一天天的难熬,他无所事事,如同一个木偶呆呆的躺着,一动不动。吃饭、洗漱、大小便,都只能在床上解决。几乎快要崩溃。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于是,他开始回忆从大学毕业到工作再到成家,自己一路走来的态度,让其感到羞愧。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身造成的。脾气执拗、目中无人、甚至恶言相向。

成天带着怨气,把不爽撒在无辜的人身上,谁会真心当自己是朋友呢?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糟糕事!

如果小孟为人和善、待人真诚,来看他的同事、朋友、亲戚一定很多。陪伴聊天,时间也会过得很快。可现在呢,只能独自一人望着天花板发呆…

小孟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改掉坏脾气。出院后,他给亲戚朋友和同事,诚心的赔礼道歉,大家也都看到了他的改变。

02

阿宪有一位老母亲,年迈已高。他们没有住在一块,而且他也从不尽孝,连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的母亲。

儿不孝,多半有个自私自利的媳妇。经常挑拨母子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好东西不会想着给老母亲带点,更因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闹得不可开交。但家庭就是这样,吵归吵,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

几年过去了,他们和老母亲本是相安无事互不来往。阿宪所在的工厂,却发生了煤气爆炸。他的胸腔被震碎了两根肋骨,好在逃过了一劫。

没钱啊,住院需要钱啊。在病床上躺着三天,同媳妇商量这么久也不知道该向谁借钱。终于,拨通了自己母亲的电话…

老母亲听闻,赶紧去银行取了5万块为数不多的积蓄。赶到医院,手里紧捏着救命钱,见到儿子阿宪,颤颤巍巍地将5万块钱交给了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阿宪落泪了!

他和媳妇是怎么对自己母亲的,未想过赡养,更不曾去看望。当他有事的时候,母亲却毫不犹豫的把多年攒的钱拿了出来。

不孝啊,大逆不道啊。阿宪拉着老母亲的手:妈,我之前太混蛋了,留您一个人不闻不问。老天爷都知道收拾我了,这么多天在病床上,我想了很多很多。只有您是真心对我付出,不求回报。妈,等我好了,一定用心照顾您孝顺您!

出院后,阿宪都会抽出周末时间,拉着媳妇去看老母亲。偶尔提点水果或端一盅汤,有好吃的好用的也总会分一半给老母亲带去。日子,被这一家人过的其乐融融。

《欢乐颂2》的一个片段,也如此。应勤拒绝了小蚯蚓,但当他受伤躺在病床上,才会想起,谁是对他真正好的人。

心眼不实的人,需要接受惩罚的洗礼。

躺在病床上的时间多了,与人交流说话的时间少了。静静想事情的时间有了,做过的错事则敢于面对了。心灵的黑暗被冲刷了,也就学会去弥补一切了。

珍惜那些无条件对你好的人,不要让心中的恶魔去一遍又一遍的摧毁天使的翅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