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坪,梦里依稀似曾见

2021年农历正月初四,空气中充斥着新年热闹与喜庆气氛。这一天,我将去探寻一处秘境,那里没有夏雨冬雪的美不胜收…

2021年农历正月初四,空气中充斥着新年热闹与喜庆气氛。这一天,我将去探寻一处秘境,那里没有夏雨冬雪的美不胜收,也没有熙熙攘攘、来去匆匆的现代节奏。我们几个文友相约去往一个文友潘亚桥的老家,据说是神农炎帝故里,他们称之为“山里”——洋县茅坪镇,此前在这帮洋县文友文字中出现过多次的地方。
随便聊聊的图片

车速不急不缓,因为是第一次去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我将车窗玻璃留出一小截,目光新奇而应接不暇的探寻着。凉风自然而然亲吻着我的脖颈,我不得已缩着脖子坐直身体,尽量保持着眼睛最大限度将车窗外的景致纳入眼眶。或许,春本就是如此吧,允许美好与凛冽的初寒俱存,如那些流年里的记忆,无论快乐还是忧伤,都将是这一程路过,最美的风景。如是,将让我记住初识时茅坪的模样和以后记忆里的深刻印象。

与想象中很是有些迥异,此前,我曾无数次听到和看到过他们描述或记录过的茅坪形象。可我,终究没有感受到突兀嶙峋或山间密林,这或许和季节有关吧,正月初四,春未临冬未走,一切还在印证着水瘦山寒。同车几位文友都是洋县本地人,只我,荣幸之至,属于当天最正宗的客人。一路上有劳她们一一解说,我便也在曾看到过的她们的文字和图片中去对比寻找。

车子仿佛只在山间转了几道弯,眼前出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画面——洪溪吊桥,我知道,茅坪河到了。这一刻,我竟有些许遗憾,像是期待已久的突然乍现,而我还氤氲在想象的意念里不停留恋。人,总是某些矛盾体的显现,几秒后我的情绪便被此生所见到的第一座长吊桥所感染,跳下车便走上了那座钢索托架的木板桥,委实感到有些惴惴不安。还好,桥下只有泛白的砾石和几处尚浅的水滩,这要是在汛期,水流湍急时,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会吓得腿软。走在桥上的一瞬,我刻意四处张望打量,许是季节亦或过年,河滩上并无亚桥当年笔下放牛的少年。走过那座百十米长的吊桥,能干的陶陶已开车绕行过了河这边,我不禁心里又有了第二个嘀咕,即是山里怎能没有泥路?那远处的半山腰仿佛还有别墅?

还未等我发问车子又一次停在了水泥路边,已然看见了亚桥一家热情的笑脸,好一阵嘘寒问暖后我的脑子里还在踅摸着,不能接受这光光的水泥路怎么能就在他们家的院子边?这时耳边清晰的听到路另一边溪流哗哗的水声,不大,但却已然听见,难道我们从冬天走到了春天?此时,正午的阳光不偏不倚刚好照在这个农家小院,摆放在院里小几上的水果,因了这温暖的阳光竟让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

一抬头,他们家房后有着几座不算高的山,天哪,住在这里的人是多么的有福,枕着山听着水沐浴着早春的暖阳。这里,像是我童年生长过的地方,不对,这里曾是我梦里出现过的远方。

屋檐下整齐码放了很多柴火,灶房里弯弯的大锅灶台,竹子编结的吊顶,老旧的照片镶嵌在同样文物般的相框里,一切,仿佛还在上个世纪,这让我感受到了几分正宗“山里”的气息。热气腾腾的臊子面让我们暖心又暖胃。

不知是刻意的安排还是亚桥的洞察,小坐片刻后亚桥便驱车带我们去了山上。好家伙,这次是真的让我改了观,也体验了一把握着国际驾驶证的老司机开车的气定神闲,土路,上坡,急弯,呜呼,我收回我刚才的疑惑,此处是山里,没错!七拐八弯,亚桥带我们去到了一处应该是相对而言路况不错,地势稍高视野开阔的坡顶,这是一座古寺庙——东升寺。说是古寺庙,是因为它历经了几百年的沧桑,殿前看得出刚刚修缮过,崭新蹭亮明黄,殿后拾阶而上青石铺就,旧的石刻牌匾述说着历史的厚重。香火气浓浓,梵音袅袅,虽无前来进香之人,却见僧人们礼佛诵经木鱼声声。浅浅的打过招呼后我们便回转身开始了极目远眺,果然站的高看的远,几十里开外尽收眼底,河流,村庄,田野,为数不多的车辆……眼帘回收处,是自给自足的僧侣们耕种的粮食蔬菜地。是的,一切虚妄还是离不开生活的实处,活着一虚一实,挺好。

登了高爬了山,自然该看水了不是?接下来亚桥驱车带我们又去看洋县的引酉工程,虽然这个时令不是看水的时令,不过他们的引酉工程我可是略知一二的,对于洋县本地人来说,引酉工程相当于国家当年的红旗渠工程,我的好几位文友都在文字中多次提及过引酉工程,亚桥的母亲和乡亲父老大都参加过当年的修建,吃着玉米糊糊浆水菜,干着仅次于革命年代的活,肩挑背扛热火朝天,战天又斗地……站在前辈们刀耕火种为之奋斗过的地方,想象着那些激情澎湃的岁月,或许我们无法感同身受,但是依然可以让人热血沸腾无限感慨。

一个好向导是不会让我们浪费一点点出行时间的,接下来亚桥又带我们跑了一段路。这次是真的让我震撼到了,如果说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千年古银杏树,他没有给我欣赏的机会的话,那么他一定是对我之前不够完全领略他们地处“山里”这个地域差异的报复,他带我们去看了一排好几棵一千多岁高龄的受保护对象——枫杨树。每一棵都挂牌说明,像是有着身份证。树身坑坑洼洼长满了青苔,疙里疙瘩沟壑纵横,但是树冠却还看起来就像正在壮年,枝繁叶茂,仿佛一点没有受到岁月的侵蚀风雨的洗礼,树根遒劲有力,紧紧的拥抱着大地。是啊,饶是游历七国久居海外的亚桥,归国回乡之后仍然是整日奔忙于他所深爱的乡民间,他笔下看蜂打锤的老庆表叔,义务背村民过河的涛娃,大雨里一起爬铁索桥过河的表妹玉玉,一边种庄稼一边做神仙豆腐,几十年如一日不断写作的茅坪乡贤刘庚辛老师,哪一个不是让他牵肠挂肚离不开放不下,心中永远的所爱?看着他滔滔不绝对家乡茅坪一一的介绍,也许,他从未离开过茅坪,或者说,茅坪永远都在他心上。而作为永远的农村娃,他也在告诉着我们每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将家乡装进行囊,将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永远的记在心上。

腊肉香肠,卤肉烧鱼,可乐红酒和满屋的欢笑。太阳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中换成了华灯初上,山村的夜晚是静谧的,山村的夜路是寂寞的。或许,每一个别离都是有着淡淡的落寞的,只有这样,才会将每一次共处的美好无限地放大和拉长。

茅坪,初见我便记住你了,请许我见证,四季予你不同的模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