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许家印们疯狂成害人精的?

今天是中秋节,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先生在恒大工作群里发出了一封给恒大全体员工的“家书”。感谢员工的辛苦付出,向员工…

今天是中秋节,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先生在恒大工作群里发出了一封给恒大全体员工的“家书”。感谢员工的辛苦付出,向员工家属致敬,并坚信恒大一定能尽快走出至暗时刻,加快推进全面复工复产,实现“保交楼”目标,向购房者、投资者、合作伙伴和金融机构交出一份敢担当、负责任的答卷。

 

许家印在一片谩骂声中还有如此心态,也算是个了不起的当家人。我在九华山里抡起八根竹杆也打不着他的边。可还是忍不住要说说这个他二十多年间缔造的、被吹得神话般存在的“恒大”1.97万亿的债务暴雷,像一辆“巨无霸”破碎机,将多少家企业直接辗压碎了,又将多少个家庭拖进了深渊?

 

我的老乡聂圣哲先生9月19日撰文,直言“许家印们的存在,除了害人,还是害人”。我要追问一句:是谁让许家印们疯狂成害人精的?

 

其实,出生在河南周口太康县高贤乡的许家印,年少时生活艰苦,中学毕业尝试做小生意,补贴家用。高考制度恢复后,他连考两年才考上武汉钢铁学院。毕业后,他在国企干了10年,南下在民企干了5年,38岁时开始创业,到现在也只有短短的25年光阴。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许家印真正进入大众视野是在2012年全国两会,当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许家印被拍到一张“系着爱马仕皮带”跑步的照片。在这之前,许家印在不同场合还多次强调“恒大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给的,社会给的。” 他还常提到自己小时候的贫困经历。

 

许家印把“心眼”玩大了,归功于他在香港图谋恒大上市时结识的港商一一郑裕彤和刘銮雄。恒大在香港上市也跟许家印高考一样经历过失败之后的成功。恒大2008年在香港上市落败后,借助郑裕彤和刘銮雄两个关键人物,2009年成功上市,成为香港市值最高的内房股。这期间,许家印陪“大D会”郑裕彤和刘銮雄之流打牌,输赢巨大,许家印图大佬们开心。

 

 

我在省城曾与一对港商夫妇吃饭,那晚我们等从香港归来的一家集团公司董事长。这对夫妻跟我说,是他们引荐这家公司收购了香港一家公司,借壳在香港上市,董事长这次率一百多名集团骨干去香港参加上市路演。此前这个董事长曾去过我爱人的公司,带一个司机和一个保镖,我们几个人吃饭时,保镖一直站在边上。那天晚上等董事长风尘仆仆从机场赶来开饭,他兴奋异常,称这么多年艰难做生意,还不如这次香港之行收获大,花钱收购那里私人公司,再借壳上市赚更大的钱,真正是多快好省发大财。

 

我认识的这家集团董事长在香港接触到的商界人物远没有许家印攀上的枝子高、影响力大。他后来在香港上市未成,欠下二十多亿债务,投案自首。恒大在香港谋求上市的过程,其实也是许家印“心眼”、“钱眼”急剧膨胀的时期,上市成功谋求到前所未有的财富后,他自然不忘“师父”。2015年,李嘉诚抛售内地房地产项目之际,郑裕彤家族也在抛售内地项目,接盘大侠自然是许家印。只因李嘉诚当时太过吸睛,全部舆论火力皆对准他,许家印接盘郑裕彤家族内地项目一事鲜有人关注。据报道,仅2015年12月一个月,恒大就收购他们九个内地房地产项目,总建面逾一千多万平方米,为郑裕彤套现339亿元。

 

即使是再不想高调的商人,有此巨大的财富神话经历,想不高调都不行了,实力不允许。钱财在恒大,在许家印的眼睛里已不是钱了。

 

许家印开始疯狂。一个疯子此时势下讲的不着边际的疯话,在别人听来也是动人的财富故事。

 

这里仅举两个实例:

 

有一位不信神话的记者当年调查采写了一篇有关恒大土地储备的一件事:恒大称在江苏启东拥有一块9000亩填海用地,对外宣称估值为340多亿,占到其上市估值的三分之一,土地储备也占公司三公之一。那是2008年,恒大在全国迅速扩张,声称土地储备如何如何了得!这位记者千里迢迢跑到启东海边实地调查,就这么一片长江淤泥堆出来的滩涂地,白茫茫一片没有人烟,怎么就值340多亿?比那一年启东GDP的总量320多亿还多出20亿?

 

许家印和他的恒大,将这片淤泥堆出来的滩涂地都疯狂吹牛价值340亿,如此忽悠天下,恒大怎能不大,不大都说不过去啊!

 

 

另一件事情,是恒大自己办了张《恒大报》,报名集字于一位伟人的字。这张气势恢宏的大报上许家印主席绝对雄居头版头条,而且内容、图片选择上,连各省的省委书记、省长都众星捧月般的围绕在许主席身旁。一份是2017年9月12日头版头条文章《许家印主席2017年贵洽会会见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代省长谌贻琴》,所配图片许家印主席居中,书记与省长在其左右。2017年9月26日头版头条文章《许家印主席考察江苏会见省委书记省长 达成进一步深化合作扩大投资共识》,图片上许家印主席居中会见,两侧官员皆为听众。

 

《恒大报》说白了就是一家企业报,这份内报也算是恒大企业文化最集中普及的阵地了。可是恒大的企业文化早已无法无天了,管理团队的个人年薪动不动几百万、上千万领着,随便聘请一个“专家”来助阵,年薪开口也是千万朝上!在恒大,钱已经不是钱,而且也已经不值钱了。公司及下属团队领导视察各地,皆有详细接待规程,连各位领导领导的爱好、习惯、忌口、枕头,甚至吃的零食,房间湿度,都被助理们悉心编辑成表,交发有关接待单位,“帝王”一般的派场。

 

 

我曾在一家国有大型企业主办过5年企业报,吹牛也不能这么密集将一省之大员当成企业主的陪客。当然,此时的许家印主席无论是自己,还是各地大员早已不把他当成是一个企业主,而是创造财富神话的神了,他每到一地接待规格如此之高,不只是他个人的疯狂膨胀,更是急于出卖土地的各地官员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

 

有机构称,政府财政收入有44%来源于房地产与土地相关领域。这种极度的畸形,是有很多只手在助推许家印们成为疯子,又因他们的疯狂举措,让更多人产生毁灭前的极度兴奋与短暂快乐。过去20年中国城市化大钥进导致房地产高歌猛进,不只是“恒大”们在发疯,“许家印”们在发疯,是更多人在发疯,一大群疯子被几个疯魔带着往万劫不复的深渊里跳。

 

我曾多次游历欧洲诸国,每次去那里城市并不见高楼新起。其中看到米兰一座在建的楼房,有几年间连续去过几趟,楼还没有“长”多高。米兰承办世博会的场地选在郊外一块荒地上,所有的场馆都是临时建筑,用的建材拆下来可以再利用,连场馆间的路也不用固化的水泥路。待展会一结束,立即恢复原地貌。为什么不建高楼与豪华场馆呢?老百姓不同意啊!

 

 

中国并非没有智者,对许家印们的疯狂举动,早已有人站出来说话。早在2006年聂圣哲先生就说过:他根本就不承认王石是企业家,王石们今天做得越大,为子孙后代制造的垃圾就越多,这些垄断倾向的房地产公司,会成为遗害百年的问题制造者。那时候许家印还没有王石有名。直言快语的老聂痛心疾首地说:“许家印们干的都是些啥?恒大们,除了套路上越来越邪乎,高管工资越来越高,房价越来越泡沫,牛皮吹得越来越大,老板拥有的法国酒庄越来越多、私人飞机款式越来越新……对社会贡献就两点:毫无章法地敛取当下财富,制造下个世纪的建筑垃圾。”老聂安徽休宁人曾在安徽两所大学任教过,阅历丰富,现在苏州“德胜洋楼”,自称杂家,著述甚丰。我去年7月21日写了篇《外贸工厂倒了,几百人就这么散了场》,讲述我爱人企业倒闭的经过,老聂转发此文时加了句话:“你是个爷们,老婆也是好老婆,说出来都是泪”。

 

前些天,看到一些地方将成片的大楼爆炸掉,一栋栋高楼在烟尘间夷为平地,这样的事情以后在不同的城市会越来越多。以前的许多房产建筑,成为后人的文化古迹。今日由许家印们在短时间内建起来的楼房,注定成为后代人头疼的垃圾,成片的炸掉,堆成一座座建筑垃圾坟堆,里面埋葬着许多寻常百姓一辈子的血泪,还有讲不完的许家印们这些疯魔的往事。对建筑研究到“洁癖”程度的聂圣哲有些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仅希望恒大要垮,地产界前十名最好垮掉七家以上才好,最好全垮掉。”

 

是的,我们可以指责咒骂“许家印”这些害人精们,可是让他们疯狂成害人精的那些人,该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呢?将来后人在各个城市那些垃圾坟堆里,应该埋有这些人的耻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