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断南飞雁

碧云天,黄叶地,秋雁南飞。举头读雁,读出一行行赠别的绝句;招手送雁,带去人们的祝福,也在落叶上写满多情的誓约:…

碧云天,黄叶地,秋雁南飞。举头读雁,读出一行行赠别的绝句;招手送雁,带去人们的祝福,也在落叶上写满多情的誓约:回归时,再带来绿柳破芽的消息。

不是我故作多情,在古今文人的眼里,雁阵南去北归,从来都不只是随节令迁徙的一队队飞禽,而是有情有味的象形文字,是触动心思的诗行。老祖宗发明了大雁传书,比《诗经》“雁字回时,昔我往矣”更早些,雁行便化成了雁字,成为书信的代词。去雁来鸿,用来指称所有的书札信函。雁翼翩翩,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人间情意。

随便聊聊的图片

目送雁阵而生发的诗句,是中华文库里夺目的珠玑。婉约也罢,豪放也罢,偌多的诗人墨客“临天摩雁行,鸿声韵脚斜”。“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雁阵给李清照带来了谁的问候,我们无从猜想,只被这俊美的词句感动着,就是一种享受。面对雁行,思乡念人,不止是思妇旅人的闲愁,也是豪杰之士的多情。伟人毛泽东在六盘山上开怀高吟“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以壮阔的胸怀,对万里长征的深情回望,表达拯救中华的宏愿。六盘山上空的那行雁阵,至今徘徊在革命者的心田。

托物寄情言志,人们不是轻易选择了雁阵,缘于大雁有许多人们崇尚的美德。雁阵的排行,随风势而变,总是雄健者领头,抵挡风寒,体弱者随后,相呼相应,长幼有序。偶尔一只柔弱的幼雁被陡然而来的烈风摧折了羽翼,整个雁阵就降低了速度,来照顾它的伤情。倘若谁遭遇了不幸,被弓石所伤,落了下来,“一雁悲鸣复失群”,则“群雁徘徊不能去”,等待它重振翼翅。雁阵在蓝天上盘旋不前时,总有一只哀叫的孤雁在艰难地抖动沉重的翅膀,与前头的雁阵哀哀相呼,这便是悲鸿的来由。然而,悲鸿悲而不怨,悲而不弃,似乎是应合着一支川江纤夫的号子,翅膀不舍抑扬,意志不舍追求,苦苦地朝着日丽风暖、水清草绿的远方。

有生物学家考证,雁阵是单雁飞速的一点七倍。这就是团队的力量。所以,当年水泊梁山的那些血性汉子,不把自己的强壮比作老虎,彪悍比作狮子,骁猛比作苍鹰,而单单自喻为雁阵。“六六雁行连八九”——六六三十六,八九七十二,暗合了一百单八位好汉。正是这情意交织的雁阵,正是这连行成队的共同向往,才使得这些草莽之辈,敢跟大宋王朝叫板,这一叫就成了千古绝唱,千古的悲壮,正如一行雁阵,写在历史的长天上。

大雁无论雌雄,一偶终生,哀鸿吟唱着另一版本的《梁祝》心曲。浅薄的人,把自身的美貌比喻为沉鱼落雁,那是以凡俗之心测大雁之腹。忠贞于爱情,执著于追求,守信于托付,人们才“好把音书凭过雁”,肯于将家信情书交给大雁传寄。通情达理的人们,谁忍心驱散每一行雁阵,忍心伤害每一只大雁呢?“鸣雁行,君更弹射何为乎?”——李白的诗雅了些许,古人也把浅显的句子留给了今人:劝君莫打南飞雁,恐有家书寄远人。

是的,总得让雁阵捎去一份美丽的情怀,思念也罢,告慰也罢,祝福也罢,憧憬也罢,恰巧大雁正从头上飞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