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可比克”

每次回乡下老家,母亲都会早早地在村口迎着,花白的头发梳得分外齐整。这次带五岁的儿子回去,因为她说想孙子了。 从…

每次回乡下老家,母亲都会早早地在村口迎着,花白的头发梳得分外齐整。这次带五岁的儿子回去,因为她说想孙子了。

从城里坐车只需一个小时,便能到村子跟前。见我们下了车,母亲脸上就有了笑,忙走了几步上来,一把抱过儿子去,又亲又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娃儿,想奶奶了不……”弄得小家伙儿都有些不自在了。

“宝贝,想吃什么,给奶奶说,奶奶给你做去。”回到家后,母亲摸着儿子的小脸蛋儿,不知怎么疼爱他才好。

“我要吃可比克。”儿子脱口说道。

母亲一下愣了神儿,不知儿子说的为何物。

妻子忙解释道:“乐乐,别瞎胡闹,咱不吃那个,吃多了上火,要打针的。”

儿子却不听这一套,不依不饶地嚷着:“我就要吃可比克、就要可比克……”

“啥是可比克?”母亲皱着眉头纳闷儿,想问个究竟。

“就是一种小食品,薯片儿。” 妻子解释道。

“我去村里的小卖部看看有卖的不。”母亲说着就往外走,却被妻子一把给拽住了,“妈,不能给他去买,光这样惯着他不行,再说这种膨化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

儿子听了就不高兴了,撒泼打滚儿耍起了性子。

一边看着哭闹不止的儿子,一边看着坚决阻拦的妻子,母亲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但最后还是偏向了儿子,有点乞求口吻地道:“给他买一点儿去吧,就这么一次,也不一定就怎么着了……”

但妻子还是没有让步的表情,其实我心里明白,她其实也不是那么坚决地不让儿子吃这种东西,她是担心村里小卖部卖的这种东西十有八九是假冒的、要不就是过期的。

母亲的脾气并不怎么好,因为只有我和弟弟两个儿子,没有闺女,所以和儿媳妇的关系处得一直不错,她不想因为什么小事儿闹不愉快,当然更不希望她最疼爱的小孙子不高兴。

“这东西是啥做的,咱自己做行不?”母亲想找个另外的解决办法。

“就是烤脆了的土豆片儿。”我说。

“嗨!我还以为什么宝贝东西呢?原来就是土豆片呀!这好办、这好办。宝贝别哭了、别哭了,奶奶这就给你做去……”

儿子听说奶奶给他做“可比克”吃,高兴地围着母亲转个不停。

快到中午的时候,母亲还真端上一盘“可比克”来,金黄金黄的,看得我和妻子也都呆了。

我和妻一人尝了一块,都不由地称赞:“妈,你可真行呀!”

“妈,你是没去学厨师,要是学了,肯定一金牌大厨!”妻子又一连吃了好几块之后赞叹道。

母亲高兴地笑了。

望着奶奶给他做的“可比克”,儿子开始有些不高兴,说:“这不是‘可比克’”,不肯吃。

母亲说:“宝贝,你尝尝、你尝尝……”

妻子拿了一块放在儿子嘴里,他小心地咀嚼着,还没等咽下去,就一下子把盘子搂到怀里去了,谁也不让吃了。

母亲开心地笑了,脸上似乎也有骄傲的表情。

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只上到小学二年级,至今她连自己的名子都不会写。身为长女的她,把上学的机会都让给年龄更小的舅舅和姨了。八岁就开始每天踩着小木凳子操持一家七口的三顿饭, 一年三百六十天,一日不停。

那年考上大学,要七千多块钱的学费,她不顾家里所有人的反对,把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卖了,至今我都难以想像,在那两年里,家里的十几亩地是怎么一季一季耕种过来的。那么不爱求人、也不善于求人的她,一定求了很多的人。后来我才知道,几乎村子里每一家的孩子过“十二天”或做生日,她都抢着给人家去做饭,哪怕她只是借过人家一次耕牛或是用了人家一回爬犁,做饭的手艺也因此一天天地练出来了。

母亲是个最平凡不过的农妇,但无论她拿出多少,却都是她的全部。那份爱,在儿子的世界,还有儿子的儿子的世界里一直不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