脐橙还是于都的好吃

德云社的大学生阎鹤祥跑去李诞的笑果文化参加吐槽大会,别的选手当面吐槽德云社,他便回吐,你们讲什么,讲礼貌吗?观…

德云社的大学生阎鹤祥跑去李诞的笑果文化参加吐槽大会,别的选手当面吐槽德云社,他便回吐,你们讲什么,讲礼貌吗?观众纷纷叫绝。而我总觉得怪怪的,吐槽不是冒犯的艺术吗?讲什么礼貌?而观众之叫绝也就令人想起为尊者讳的伟大传统,翻译出来便是爱真理更爱吾师,帮亲不帮理,狗不嫌家贫,等等,都是极光辉极人性的。这些年的网络爽文,尤其擅用帮亲不帮理的情节素,塑造种种霸道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令人深感惶惑。难道我们的现实生活真的如此缺乏说理的可能,只能在网络爽文中借帮亲不帮理爽一把吗?

随便聊聊的图片

鲁迅因为被讥为某籍某系的人,拉偏架,“挑剔风潮”,便愤然出击,恶骂一班崇尚宽容、自由、理性的对手为伪君子。结果是鲁迅被挤出北京,浮事厦门。本来是相骂无好口,各有各的是非好恶,不料历史的尘埃也真是难以落定,最近这些年有公允的学者大谈鲁迅应该好好写小说,骂人不对,而且遗祸民族,后世不讲理,好骂人,鲁迅难辞其咎。学者都是有学问承传的,他们大概不会不熟悉丑诋鲁迅的陈源是如何说自己推崇鲁迅先生的小说却不耻其杂文及为人的。但这事儿不能学潘光旦查家谱,否则难免构陷他人罪状,说学者道理讲了一套又一套,实质不过是帮亲不帮理。

但我们就这么擅长帮亲不帮理,在血缘地缘学缘中翻滚,把个人的延展成公共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不大想在这种纲常里翻滚,但也无可如何,尽量不说血缘地缘学缘的话。

可惜事情总有例外,没那么多道理可讲。这次作为于都的山里人,虽然从小也没觉得自己是于都人,我其实是上坪大田脑人,但还是要冒用于都的名字,小声地说一句,脐橙还是于都的好吃。

前段时间老家的亲人寄了两回脐橙来,香甜可口,连素来烦吃水果的李熊猫也不拒绝了。甚至是每天吃完给他准备的一份之后,见他妈妈和我在吃,便时不时顺手牵羊来上一两瓣,全不是要我们苦口婆心劝他吃水果的样子。

连这烦人的小孩都抢着吃,必是极好吃的了。于是妻子也买了一些,我借花献佛,送给我的偶像老师。偶像老师吃了,说,橙子果然非常好吃,果然新鲜,滋味比以前吃过的浓郁!

又送给偶像老师的偶像老师一些。他也说,橙子很好吃。

最近老家的朋友又寄了一些脐橙来,品种和之前的不一样。之前是于都早橙,这回是信丰脐橙,个大汁多,亦鲜美可口。于是又送出一些给师友,吃过的都说好,有的甚至夸口说一年的橙子都白吃了,你送的是最好吃的。

果真如此吗?那太好了,下次有了再送。虽然将信将疑。

但李熊猫却爱吃不吃了,我和他妈妈唤他吃水果,他却不来,并声明,没有于都早橙好吃!

可是,信丰脐橙也是极好吃的呀!这破小孩的嘴巴就有这么刁?不管他,我和妻子只管大快朵颐。

我一向不夸故乡,也很少言及故乡,除了不想在地缘中翻滚,也是觉得故乡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可说的。这回却忍不住要唠叨几句了。各地的橙子我也吃过不少,但脐橙还是于都的好吃,尤其是于都早橙。

可惜过季了,只能写在这里聊以解馋。至于你看了之后食指大动,口涎三千,却也管不了了。

至少你又要说,写个脐橙好吃也要瞎扯淡半天,那我可要犟嘴了:就是早橙过季,嘴里淡出个鸟来了!希望来年的于都早橙能让我闭嘴,让我仓廪实而知礼节,让我文质彬彬,温柔敦厚吧。阿门!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