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人

在某个夜晚,时钟里的电池即将耗尽,像缺了润滑剂的轴在摩擦,指针发出呲啦啦轻微异响。在极安静的夜里一旦注意到它的…

在某个夜晚,时钟里的电池即将耗尽,像缺了润滑剂的轴在摩擦,指针发出呲啦啦轻微异响。在极安静的夜里一旦注意到它的存在,它就萦绕脑际挥之不去,以致似睡非睡的状态一直延续。即便短暂进入梦乡,也能感觉到猫在床与门之间秀着猫步。刚开始的非眼动睡眠是意识模糊、朦朦胧胧的浅睡眠,听到一点动静可能就醒过来,还常常会觉得突然坠落或者滑了一跤而惊醒。睡眠质量,几乎关联所有白天的活动。比如我一懒就会犯馋,一馋就会吃的过饱,瞌睡就席卷而来。有时看书渐入情境,被代入感操纵着喜怒哀乐,不由你心生悲怜。自媒体刷屏,电商歇斯底里嗷嗷叫冲流量,大把洗地薅羊毛割韭菜。头条一桩桩的魔幻怪事,义愤填膺的网喷们充斥人们的视界。某岛火山爆发当量1000个原子弹,米国航母舰队进入南海露出獠牙,种种都足以刺激大脑皮层细胞荷尔蒙激增。任何国度的政治是政治家的事,吃瓜群众就是爱咸吃萝卜淡操心,替政治家做义工,它唯一好处是有助于增加肠胃蠕动,提高消化功能。偶尔心血来潮,话题深刻时聊到半夜,即使你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对方的微笑,但总有一个时刻,需要放下。你没有办法让一个人永远留在你的生活里,有些人注定只是一场日出,是把你从黑暗里拉出来的一道光,然后去接受他们的中途离场,接受他们退出我们的朋友圈,甚至我们的世界。或许,这就是成年人无奈的空壳人生。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们彼此的名字,头像,太随心所欲。因为内心都带着面具,就像疫情期间不能不戴口罩一样,防病毒也防着手机屏幕对面的人。既可以隐藏自己,又可以居心叵测窥探别人的领地。因此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或干脆私人可见,并习惯这种设防心态。屏幕照亮一张张脸,一个自由的世界散落一批颈椎肩周炎,腱鞘炎患者,他们,我们都以为是自己才是数字网络时代通往外界“先知”者。哲学家超级高手笛卡尔,只要是他确信的事,就去证明他的假设,他能把一个非常邪恶的骗子的任何想法和直觉装进你的大脑,让你所看到,听到、想到、感觉到的东西,如同《黑客帝国》里母体所制造出的假象。能确认这个逻辑存在,接下来的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我们看到的世界必定是真实的,于是,生活也有了意义。所谓的朋友圈,就是朋友的圈,与你又有何关系呢?你只要相信就对了,现在就流行一板正经的胡说八道。如果你非要较真,坚持你的理念,那么会被认为神精到了巅峰,该到七院挂个砖家号,十三床一直空着。有个漫画,两个人微笑着握手,背后另一只手都拿着一把匕首,很现实,脸就是一个道具,一个人穿越另一个人的人生,总会忘记留在那里的雪泥鸿爪。这些快感一直附着于他们的灵魂上。灵魂是啥玩意?我们曾讨论过,我认为它是一种诱发向光明或黑暗堕落的原动力。所谓的那些灵魂般的视野,能够注视到的东西,一个人格完整的人,她呈现的是谦卑,释放出来的是善意和正直。一个傲慢型的人格,她所表露出来的是自大、粗暴、狂妄,还咄咄逼人。

 

我们一直喜欢谈人文性关怀,理解,共通,共情,共感,人文关怀可以用于方方面面。可是,确实有装睡的人始终唤不醒,很难去换位思考,去切身感受,非要用傲慢、自大,振振有词,来激活绚烂自己的职场人生。强大的外卖系统,直播带货,正在毁掉一代人的格局。电商毁掉实体店,一人聚财亿万,杀戮在生死边沿挣扎的庞大群体。资本家的暴利盘剥下,不愿艰辛劳动的年轻人,把那些狗粮一般的精细食材送到门口伸出的手中,然后把剩余垃圾堆在屋里和人分类。外卖正在毁掉一代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能力。某宝,骗多多,林林种种社区团购,一哄而起,让底层小贩拼个你死我活。埋坑下套正一步一步把善良的人心挖空,冷漠的参与一切可以谋利的机会。一个人躺在黑夜里,手机却连接着整个喧哗的世界。只要你不停下来,它永远有新鲜的东西喂养给你,我们被这块小小的电子屏幕驯养成了一只又一只信息饕餮。没有一位科学家是因为打游戏成为科学家,游戏并不是我们的精神食粮。被家长深恶痛绝的游戏软件蚕食他们的孩子,束手无策。多少年,孩子们在虚幻中搏斗,在诱惑中成长,却被美其名曰智力开发。残酷、冷血、荣耀,却没有人去封杀改正大环境的错误。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当我们真正面对民族未来,大多数的未来最后都将成为空壳人。

 

苏格拉底也好,托尔斯泰也罢,他们的声音,有谁听见?谄媚者必说矫情,这也是时代必须面对的尴尬。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