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山

在刚上山的时候 我收到北方朋友的电话 说南方朋友病了,重度昏迷 水滴筹正在筹钱 这多么像上山的路 一条弯来弓去…

在刚上山的时候
我收到北方朋友的电话
说南方朋友病了,重度昏迷
水滴筹正在筹钱
这多么像上山的路
一条弯来弓去的斜线
循环在凸起和凹陷之间
落满了橡树叶的坡度
冬与秋的浅红色浮在表面
使人想起危险的笑容

一出城,确实朝东
然后才拐向北
过了茅坪镇
过了酉水河
过了石关桥
更窄的水泥路持续向北
三十分钟后来到主山脚下
在一辆电动车的旁边
长明兄的车熄火
毛路接壤
徒步开启

与一对割竹的夫妇结伴
先从山的侧面贴入
随着弧线向前
再转向西,他们的黄犬
忽前忽后,异常兴奋
路越来越窄,竹木越来越密
背阳的时段更加清冷
能参照的只有对面的山梁
或更远更高的树林

山的坡度一再向上
腿的坡度一再向下
刚走不远就气喘吁吁
老想喝水老想登顶
老想躺到一块草坪上享受阳光
我们顺着清溪
却看见了泥石流
大山终于松开手
曾经热烈的拥抱开始解体
连同包装一起下落
以吨为单位的
雷声经久不衰
原来石头才是大山的魔兽
一千只一万只蛰伏
一直在等待大笑或怒吼
想象吧,想象崩裂奔腾埋葬
与吞噬的所有奇形怪状……

但当我看见数株
抱不住的橡树,松树及冬青
在山坳之中挺拔呼啸
一种无处不在的自信赫然而出
石头树木才是山的主人
狼虫虎豹只是它们的随从

相对于很多房屋的遗址
以及砖瓦的尸首
我们更喜欢那些散落的弥猴桃
汁绿色,小个头,微甜,微酸
却余味无穷
一路四撒的毛板栗都是
赭黄色的空壳,这是植物与
动物的共同游戏
(真没有针对人的意思?
人一直在向山外退却)
松果又长又大,有无
果实不得而知
一些零星的红茱萸
稀疏地挂在枝干上
任苦涩的凉风
一遍遍抚过

看见了野兽的粪便和蹄印
仿佛酒徒看见了杯瓒
紧张与兴奋同时绯红
在巨大的龟石后面
一棵橡树抛心置腹
以剩余的半边肌肤
支撑着依旧向上的枝叶
透过腹心的空洞
能隐约看见东方的山林与雾气
在五米远的地方
一个红砖垒起的神龛内
供奉着两尊神像
现代工艺的白瓷和
虔诚让人肃然起敬
是路亦非路
民间行为的沿途
红布条一直在作暗示
和引导

疲乏是爬山的第一困境
何时登顶?模糊又迫切
腿像贯了铅的木槎
沉重而虚弱
尽管中途加了两次食物
喝了大半杯水(小心翼翼)
但依旧被一根衰减的绳索缠绕
无法大步向前
弱小是宿命
没有征服
只有寻找
只有逃避
只有反省
只有救赎

迫近山脊并没有看见预期
山梁上没有圣殿
也没有烟火
没有豁然开朗
没有登高望远
树木遮天蔽日
岔路叠出
稍不注意
就会迷失

细路斜下,风清叶瘦
突然扑出一片惊异
就像一群白鸽
今年的第一场雪
竟然被搁置在一片竹林里
绿与白相互穿琢相互覆盖
相互陪衬
仿佛进入了仙界
一大片竹林一大片凛冽
以往的所有杂乱
都得到了和解和统一
看见白,我们会把云与烟混淆
把酒与水与月光混为一体

没有洞穴无需洞穴
没有尘嚣远离尘嚣
这里的宁静是至纯的宁静
这里孤独是至高的孤独
这里除了小桥流水
鸟语花影俱已隐迹
蛇鼠虫鱼皆已屏息
这里万物都在独守
都在修道

曲径通幽
我们终于看见了朝阳寺
(又名广湘寺,崇祯
皇帝的御赐)
三排房,已经老旧
没有明确的院落
前面的偏厦已跨掉
门前长满了蒿草
没有人,诵经声经久不衰
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维度
质朴无华,天荒地老
进不了庙,亦是慰籍
在几座山的中间
反而平坦开阔
有地有泉
有太阳能
有接收器
上下左右
真实不虚
又万般空旷
我深深地叩头慕拜
为了远处的来
也为了远处的去
已有所见
也有所不见
佛与仙俱已存在
亦已远离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