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幸福又悲哀

又幸福又悲哀 一 九点我已上床睡觉。 具体什么时候入了梦,我是不知的。一般来说,我打开喜马拉雅听书,听着听着就…

又幸福又悲哀

九点我已上床睡觉。
具体什么时候入了梦,我是不知的。一般来说,我打开喜马拉雅听书,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应该是很快就入睡了。因为我再听前一晚的音频,会发觉只记得一点点。
整个夜晚,我半夜起来一次,再接着睡,至天明。现在亮得早了,五点多窗户里就透进来很明朗的光。我闭着眼,接着睡,等到迟一些再起。
这几日夜半的月色很好。前日一方月光斜斜地铺在白瓷砖上,带着不锈钢管的淡淡灰影,感觉里,仿佛那是追逐着灵动水波轻漾的小生物。
偶尔会有梦。我却是记不真切的。

带妈妈上街买换季的衬衣。
绿色和哑粉。
她试穿的时候走进来也想买衣服的老妇人(看起来与她年龄相仿),说她真好看。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眯眯的。
嗯,昨晚邹先生问我,说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妈多大?
我想了想,说,比我现在的年龄还小。
那时我做裁缝,卖布的阿姨说她好年轻、好漂亮。
二十多年了。

并不忙碌甚至无所事事,但也没怎么休息。
时间都去了哪?

今年第一波月季开花了。
妈妈与幺婆站在月季前,叹:好香呀。好香呀……
月季有的已盛开;更多的是紧闭着一点点红,藏在绿叶间;也有的将开未开。雨后,每一个小小的花苞都挂着雨珠。那些裹着闪烁的水珠的花苞,正盛着雨水的快乐,讲述着某种动人的童话。
——为此,我感到非常幸运。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遇见这么鲜嫩的花朵。

随便聊聊的图片

橘子花落了。
李子结果,果子的青好看得不得了。
柿子花不知几时偷偷开的,我今天去看,也落得差不多了。柿子花是小小的黄,它有点像柿子的蒂。当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想,也许这花本身就一直在的,只不过它变硬了,托着小柿子一天天长大呢。
油菜的绿向黄在一点点过渡。放眼望去,现在到处都是青黄相间的狭长的油菜荚。
我不知该怎么形容了。
一切逝去的,一切已经到来的,都将诀别它们的母亲——土地。
看着它们,我忽然觉得又幸福又悲哀。

我们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小时候,我是十分向往高山和大海的。
为什么会向往呢?因为诗与远方?
现在,我听着雀鸟戛戛的声音,喳喳的声音。它们的音色很亮,速度很快。我仔细听,有一种鸟发出弹音,得得得……的那种,有趣极了。
晚春的鸟多。此刻,鸟声穿过层层叠叠的绿,可我看不见鸟。它们被绿藏起来。
我现在是不会和小时候一样向往我不知的生活了。
听着这鸟声,我觉得我能生活在这样的村庄已经很好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