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深深爱上她”

“只因深深爱上她”,这是程韶荣一九九0年春天,写给我的回信中的一句话。这里的“她”,指的是日记。 说起来话长。…

“只因深深爱上她”,这是程韶荣一九九0年春天,写给我的回信中的一句话。这里的“她”,指的是日记。
说起来话长。
一九八四年深秋,我在甘肃省平凉师范二年级读书。那时的我,迷恋阅读,迷恋写日记。
一天晚自习时间,我正在埋头写着日记,同班同学胡江厚,轻轻地走到我的桌旁,将他订阅的刚刚创刊的几期《青少年日记》,搁在了桌上。
看到《青少年日记》,我眼前一亮,心里一惊!
是啊,在此之前,爱写日记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在我们中国,居然有一种专门指导中小学生写日记的报纸《青少年日记》(后改为期刊)!
于是,我如获至宝般捧读起来!其中程韶荣的连载文章《和中学生谈日记》、寇广生的连载文章《海阔天空话日记》,我不但如痴如醉、逐字逐句地读了,而且一字不少地抄录在了读书笔记上。
从此,我爱上了《青少年日记》,爱上了长期连载的《和中学生谈日记》《海阔天空话日记》。
后来,我不仅订阅了《青少年日记》,并且荣幸地成为了它的长期作者,与当初心目中的神人程韶荣、寇广生,更是成了长达三十多年的挚友。
与程韶荣老师第一次通信,是在一九九0年的初春。由于敬慕程韶荣老师,有心向程韶荣老师学习,便向程老师写信求教,请他谈谈自己写日记、研究日记的情况。
时过不久,程老师的回信寄到。反复读过,不光对我有着极大的启迪作用,我还觉得,对全国的日记爱好者,同样会有益。
为此,我根据信中所提的问题以及他的回答,撰写了一篇《“只因深深爱上她”一一信访程韶荣》,发表在一九九0年第五期《青少年日记》上。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三十多年来,我只知道程韶荣老师由一名喜欢日记推广和研究的年轻教师,成长为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和日记研究专家,作过数十次日记写作推广报告,出版过《和中学生谈日记》《和文学青年谈心》《程老师教你写日记》《日记导写》《日记人生》等多部专著,发表过《日记研究60年概述》《建立中国日记学的初步构思》《写好我们的情感日记》《柳暗花明又一”春”——我的日记教育探索三十年》等学术论文百余篇,创办过东台市中学生日记馆,荣获过全国日记写作与学术研究杰出贡献奖和“中国日记十大杰出人物”称号,却不知道程老师自己写的日记,更是主题昂扬,语言简洁,叙述生动,细节具体,情感丰沛,韵味十足。品读起来,常常让我爱不释手。
近期,连续拜读了“全民日记馆”推出的四组程老师日记:《程韶荣大学日记选1978年一1982年》《程韶荣从教之初日记选》《田野的落穗一一程韶荣日记选》和《程韶荣日记选1985年上、下》。
读完细品,恍然明白了昔日的程韶荣之所以能够成为今天的程韶荣的根本原因一一“只因深深爱上她”。
原来,是日记,为他扬起了理想的风帆;是日记,为他奠定了教学的基础;是日记,为他夯实了学术的根基;是日记,辉煌了他的人生。
空口无凭,日记为证。
在《程韶荣大学日记选·前记》中,他引用了美国作家梭罗于1841年1月29日写的一段话:“世事奇妙难解,最奇妙难解的,莫过于写日记了。它无法预料,它的好不见得好,它的坏未必就坏。假如我使出浑身解数,把内心的奇珍异宝加以曝光,我的柜台似乎堆满了难以入目的家庭琐细。可是,经年累月,这堆杂乱无章的琐细,会有新的价值:从中我也许会发现印度的财富,陆地上运来的中国珍宝;或许,看上去干瘪的苹果或番瓜,竟然是一串串巴西钻石,或科罗蒙代尔珍珠。”
从他所引的这段话里,既可以看出程老师对于日记的珍视,也可以看出他利用退休生活的闲余时间,整理推送日记的初衷。
1978年12月22日 ,星期五。程韶荣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
“日记的好处很多,因为它小巧,摘取一日最有意义、感受最深的事记一下,花时间不多,笔墨也少,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便利的。记日记不影响学习,反而会帮助我认识生活,提高自己的记忆能力、概括生活、分析生活以及练笔的能力。日记绝不能违背真实生活,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愿,因此,记日记必须实事求是记下自己的感受、看法和思想活动。
“日记一般当天记,每天大都是一天中的最后一件事,每天坚持下去,定会有规律地引起大脑的反映,但不排斥也有第二天补记,更有一日记两次,不过这属于特殊情况。
“日记一般没有标题,但为阐明清楚也可在第一行写个小标题。这样既可以看成是‘命题日记’,也可以以后查考方便。
“日记最忌空话,与其说在写,不如说是在浪费时间,损耗精力,浪费纸墨。如果把它当成练字,那也未尝不可。”
表面上看,这是他当初对于日记的一点儿“粗浅”认识,但正是这一“粗浅”的认识,为他以后的写日记、研究日记、推广日记埋下了伏笔,凿开了深井。
为了给自己将来的教学工作和日记研究充足电量,大学期间,到图书馆里读书、看报,是程韶荣求学生涯的一种常态:
“两天中,我抽了点儿时间到图书馆去,抄了些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以及必读作品,虽花了不止半天时间,但收获可算不小:一是对今后借书不会无目的翻书,这叫不知对象,闭住眼睛捉麻雀,捉到一个就算一个,没有条理性、计划性;二是抄下来就可以省得每次翻卡片浪费时间;三是了解了一些书目,心里有了谱,不过因欣赏能力限制,不能抄下所有著名的和必读书籍,以后仍需补充(1978年12月16、17日 星期六、日日记)。”
走上工作岗位后,程老师更是利用自己当语文教师兼班主任的便利条件,号召学生勤写日记。
1983年6月18日,程老师在日记和附记中写道:
“阅学生日记,见辍笔十天、半月者之多,再鼓动。
“附记:引导高中学生坚持写日记,是一种尝试,后来我从中摸索、归纳出十种日记不间断之法。”
从这寥寥可数的几句话中,看到的却是程韶荣老师期望学生多写日记、爱写日记的拳拳之心和春风化雨、悉心培育自己学生的眷眷之情。
最让我倍感亲切的,是程老师《田野的落穗》中关于《和中学生谈日记》一书构思、写作时写下的日记:
“1984年6月27日
“我对日记资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也源源不断地接触到这方面的资料,遇眼必录,为着指导学生写日记之用,也为撰写关于日记专文之用。今日又在《语文报》上得到日本一名高中生写的日记,全文抄录。
“附记:1984年,从教的第四个学期,教学之余有意识积累日记研究资料,为日记教学指导和研究服务。所谓‘源源不断’,其实少得可怜。不像后来有了电脑,有了‘百度’,那才真的叫‘源源不断’。”
“1984年7月18日
“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泛览日记资料,起草《和中学生谈日记》提纲,此为第三稿。
“附记:7月18日,是我写作第一部书稿启动的日子,当时工作两年整,已经着手对日记教学进行比较系统的反思和梳理。想不到,这次尝试居然取得了成功。虽然是薄薄不足百页的小书,对于一个任教才两年的年青老师而言,也是一次超常规的挑战。那时,专门与中学生谈日记的书在语文界还是空白,无法效仿,所以,我的书稿体例完全是原创的,探索的。”
“1984年7月22日
“续写《和中学生谈日记》书稿,昨日完成《漫步在日记的原野上》(引言)、《做文学的音阶练习》。今日开始了《庄严的工作 神奇的力量》一节。”
“1984年8月10日
“《和中学生谈日记》已完成了七个部分,约50页。第一个浏览这部书稿的是王桂云。下午,她不嫌草稿修修改改,耐心地看到底,又预祝我成功。我一定争取在暑期内圆满完成全书草稿,把第一稿写下来,再慢慢修改、加工。”
“1984年10月18日
“日记,这种从前不被重视的文体现在开始引人注目了,我两年来志在专攻日记真的是选准了课题。研究日记也大有可为,此后仍当尽力于此。选定了方向就走下去,切勿见异思迁。《青少年日记》编辑部来信,热情希望我为办报效力,多鼓励之词。”
在这里,我之所以整篇整篇地引用程老师的这些日记,是因为他这些日记,把我带回了八十年代阳光灿烂的那些日子:让我从中看到了《和中学生谈日记》的孕育过程,让我回想起了和《青少年日记》结缘的情景,让我看到了一个年轻教师在学术土壤里辛勤拣穗的忙碌身影,让我从中汲取了读书、写作的无穷力量。
在《田野的落穗一一程韶荣日记选·前记》中,程老师说:
“1984年暑假,我在第一本书《和中学生谈日记》的‘后记’里,一开头引用了黎巴嫩诗人纪伯伦的话:‘在任何一块土地上挖掘,你都会找到珍宝,不过你必须以农民的信心去挖掘。’这句话也成了我的座右铭。如今,虽然早就告别了那片热土,但‘农民的信心’犹在。”
在这清静的深夜里,当我转引程老师引用的这段话时,不由得心想:如果每一位老师,都能像程韶荣老师一样,在教育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永葆“农民的信心”,躬身耕耘,质朴劳作,那么,所收获的,就不仅仅是沉甸甸的谷穗,还有阳光照耀下的宽阔厚实的胸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