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屋檐下

“走啰,姐妹,咱出去吃大餐!今天我请客!”陆婉婷大声吆喝。 “哇,我们的小富婆,你应该被多宰几刀才是!”乔茹雪…

“走啰,姐妹,咱出去吃大餐!今天我请客!”陆婉婷大声吆喝。
“哇,我们的小富婆,你应该被多宰几刀才是!”乔茹雪笑道。
“就是就是,宰几刀都是肥的”陆婉婷转动着自己胖胖的身体,“苍天啊,大地啊,我求求您老人家,让我瘦点吧!”
“羊脂球,你就可爱在一身肥肉上,别苦恼了!”李可岚笑着打趣。
乔慧儿紧走几步,插在她们三个中间:“同志们,这个周末我们要欢度,疯一把!”
一行人说说笑笑,离开了校园。
305室的四个成员中,就数陆婉婷的家境最好,父亲开了一个很大的公司,所以,她打小就在钱堆里泡着,花钱又大手大脚,是305室出了名的“富婆”。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济宁市的夜晚,就像一个美人披上一件满是钻石的黑衣,盈盈闪闪,发出炫目的光芒,美得让人心醉。
这是一家不错的餐厅,环境优雅,十五层的包间有大大的落地窗,能俯瞰周边的美景。305室的成员已经点好了自己喜欢的菜,几张闲不住的嘴凑在一起,说得热火朝天。
“吃吧喝吧不是我的错”陆婉婷说,“姐妹,咱今晚一饱方休!”
“一醉方休才好!”女汉子乔茹雪道。
“我不喝酒!”乔慧儿举手,“俺是良民,俺光吃菜!”
“别疯了,咱都不喝酒,美美的吃一顿就好!”李可岚说。
“是啊,咱这里边,就数我可怜,连一顿饱饭都没有。”陆婉婷苦着脸说。
“哈,哪顿饿着你了?”李可岚笑道,“每天都跟馋猫似的,管不住自己的嘴”。
“你呀,就是不纵向发展,老是横向膨胀!”乔茹雪笑着说。
“是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高些,瘦些,我爸说我1米5的个儿,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整天发愁我嫁不出去!”陆婉婷说,“我也减啊,越减越肥!”
“就你,还减?一顿不吃,吃一顿顶三顿,暴饮暴食总是不好!”李可岚嗔怪道。
“你就每天祷告吧,万能的神会让你如愿的!”乔如雪笑道,“我提议,咱们每人说一个愿望,看看当下咱最需要什么?”乔茹雪说道。
“好!”有人鼓掌。
“你都别说!我说!我先说!我最迫切的愿望,就是能在体重上有突破,虽然咱不要求有霉一乔和收纳筐的标致,也得人模人样吧,退一万步说,就是长成公鸭那样五大三粗的,咱也是乐意的呀!”陆婉婷说道。
“去去去,你跳黄河还要拉上我!”乔茹雪笑骂道,“羊脂球,我可对你没好感,不可能收了你!”
“谁要你收呢,公鸭,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别说我,你也是‘难女’一个,嫁不出去!切,比男人还高大威猛,哪个男人敢下手呢?”陆婉婷回嘴道。
哈!几个人都乐了。
“长相是爹妈给的,愿意长啥样就长啥样吧,只要能和其他动物区分开就行了”乔茹雪说,“本姑娘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能找一个如意郎君,女才郎貌的,成就一段佳话。愿佛祖保佑!阿门!”她双掌合起,闭上眼睛,样子虔诚。
“我啊,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我妹妹可馨从大学里供出来,在吉宁市有一个我和一帆的小窝。”李可岚满脸的憧憬。
“胡一帆那小子有福气,遇到咱收纳筐这样的美女加贤妻良母,便宜死他了!”陆婉婷叫道。
“一帆也不错呢,”乔慧儿插嘴道,“再说了,人家两个青梅竹马,打小就好!”
“就是就是,我说收纳筐,那绝对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生的人!”乔茹雪说。
李可岚美丽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她沉浸在一种甜蜜的憧憬中……
“要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挣多多的钱,买大大的房子,将来把我外婆接来,让她吃香的喝辣的,跟着我享大福!”乔慧儿说,“你们不知道,我外婆跟着我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她的眼圈红了。
“你干嘛不现在就接来呀,外婆一个人,孤零零的!”陆婉婷说。
“我也想啊,可是我外婆说我现在正在上学,她来了不方便,她在果村生活惯了,那儿的人都特别好,她舍不得离开。其实,我知道,她可能害怕来了花销大,所以才不肯来。”乔慧儿说着,眼光黯淡了下来。
“不怕,霉霉,让外婆来,花销我包了!”陆婉婷拍着胸脯仗义地说。
“谢谢你!羊脂球!”乔慧儿搂了搂陆婉婷,眼睛里亮晶晶的,“这份心意我领了,可是我不能接受,我得靠自己!”
“没事,霉霉”乔茹雪摸摸乔慧儿的头,“咱外婆会幸福的。”
“就是慧儿,一切都会好的。”李可岚也拍拍乔慧儿的肩膀安慰道。
“嗯”乔慧儿点着头,所有的不快都像地上的蚂蚱,很快就逃走了,只听她急急地说,“不行,不行,我得跟外婆打个电话!”
“外婆,我是慧儿啊,咱家的果子熟了没有?你想我了吗?…….”
“外婆,我是乔茹雪,您叫我鸭子就好……”
“外婆。我是羊脂球——陆婉婷……”
“外婆,我是李可岚,篮子……”
如今的外婆,成了305室成员共同的了。
图片

星期天,李可岚在外边找了一份家教。一个月下来,挣了一千三百块,她给自己留了六百,其余的全给家里寄回去了。
可岚的父亲,英年早逝,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老是病恹恹的,不能干重活,得不停地吃药。可岚打小就懂事,她一面要照顾有病的妈妈,一面还要照看幼小的妹妹,李可岚的妹妹李可馨比李可岚小四岁,却是霸道的主,总是喜欢和姐姐抢东西。李可岚上了大学,可馨上高中,家里经济吃紧,李可岚一面上学,一面四处打工,她和妹妹的学费像两座大山,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篮子,这周末我们和你一起赚外快吧,姐一个顶俩!”乔茹雪看着李可岚辛苦,豪迈表态。
“好啊好啊,我赞成!”乔慧儿拍手叫好。
“没问题,算我一个!”陆婉婷也道,“也不知道能减两斤么?”
“能,只要你把吃奶的劲使上,分分钟变靓妹!”乔茹雪笑道。
几个人捣鼓了半天,决定先进一批便宜货摆地摊。乔茹雪再次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让四个人分两拨进行,这样避免互抢客源。至于人员分配,她也有高招,将李可岚和自己分一组,陆婉婷和乔慧儿一组。她有的是一身的蛮力,可以帮衬着李可岚。乔慧儿呢,人小鬼精,跟着她也吃不了亏。用乔茹雪的话说,这叫“美貌与蛮力并存,智慧与肥胖相配。”
经过一番周折,她们终于拿上了两袋子新货,兵分两路,意气奋发地出发了,一路就在学校附近,一路向着杂货市场。
“霉霉,咱摆哪儿呢?”陆婉婷环视了一下四周,周围都是琳琅满目的杂货店,店铺她们是没有的,只好捡了一个比较宽展的地方,准备开工。
“去去去,这门口是你们随便乱摆的吗?走开!”随着一声粗鲁的呵斥,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在她们身后吆喝。
两人受了一惊,赶紧收起袋子,往后撤退。
“霸道什么呀,臭男人!”陆婉婷小声骂道。
“叫他今天不开张!”乔慧儿也在嘀咕。
兜兜转转,她们终于在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安营扎寨。问题来了,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就是没人留意她们的小摊,更不要说光顾了。
“霉霉,这可咋办,出师不利呀!”陆婉婷一着急,就出汗。
“别急,再等等!可能还早呢”乔慧儿看看手机,再环顾四周,稳下神来安慰道。
太阳已经三竿高了。杂货市场逐渐热闹起来。然而她们的小摊依然冷冷清清,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都是目光所及,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霉霉,这不行,你给咱喊吧!你音质好,嗓门大。”陆婉婷戳戳乔慧儿说道。
“你喊,你目标大,容易引人注意!”乔慧儿也张不开这张嘴。
“小丫头片子,你让我喊?哎呀,我这张老脸呀!”陆婉婷哭丧着脸,“不行不行,你喊,姐姐帮你罩着,不怕,没人笑你!”
“喊啥呢?”乔慧儿犯了难。
“随便喊啥,不怕,使劲喊!”陆婉婷大喜,继续给乔慧儿打气。
“卖衣服哩,都是好看的衣服!”乔慧儿压低嗓子,试着喊了两句,“不行,这个不押韵,不响亮的”。她眼珠子骨碌一转,问陆婉婷,“你看这么着行不行,大家快来看快来买,好看的衣服便宜卖啦,物美价廉,舒适大方,保你满意!”
“好好好,你快喊!”陆婉婷也顾不上斟酌字句,不停地在一旁“烧火”。
乔慧儿清清嗓子,厚着脸皮喊了起来:“大家快来看快来买呀,好看的衣服便宜卖啦!”刚一嗓子乔慧儿就憋红了脸,不过万事开头难,第一句出去了,后边的就顺溜了,她继续扯着嗓子喊起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件五十,两件九十,物美价廉,保你满意!”
你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人们纷纷开始翘首驻足,注意到她们的小摊了,甚至有一两个人走到小摊前,翻倒着地上的衣服。两人大喜,赶忙堆上笑脸,热心地为前来的顾客兜售她们的小服装。
“阿姨,买一件吧,不贵的!”
“大姐大姐,您看这质地多好啊,莫代尔的!软绵绵的,吸汗呢,穿上保准又舒服又凉快!”
“这件,您是给姑娘买吗,您家姑娘穿肯定好看,搭我身上看看,好看吧!”
在两个人把吃奶劲都使上的得力叫卖下,终于旗开得胜,第一件衣服出手啦!
五十块!一件进价三十的衣服,她们一倒手就赚了二十,这么好的事情终于让她们等到了!两个人开心地击掌,激动地拥抱。
“霉霉,好好卖,一会姐请你吃烤红薯!”陆婉婷冲着对面马路上的烤红薯对乔慧儿说。
被她这么一点拨,乔慧儿的馋虫被勾起来了,她吸吸鼻子,哎呀,就是香!隔着一条马路,烤红薯的味还是像孙猴子变的小蜜蜂,飞到她们跟前,严重地骚扰着她们的味蕾。
“咱再坚持一会,等人困马乏的时候再吃吧!钞票要紧!”乔慧儿又开始大声地叫卖起来。
中午的太阳直勾勾低落下来,在她们周围四散。两个人都已经满脸通红,汗津津的了。
“羊脂球,咱歇会吧,看你的脸都成猴屁股啦!”乔慧儿用手扇着风,打趣道。
“臭霉,你才是猴屁股呢,仗着自己皮肤白,晒不黑呀!”陆婉婷笑道,“热了,还吃烤红薯吗,要不来根雪糕?”
“吃!都要!谁让你答应人家的!”乔慧儿推着陆婉婷,“买去,咱先红薯再雪糕!”
两个人缩进路旁的阴凉处,把一个硕大的红薯扳成两半,兴冲冲地开吃!笑容像墨水,在两个人红红的脸蛋上晕展开来。
“哎呀,简直是人间美味,烤红薯,爱死你了!”乔慧儿乐道。
“这儿的烤红薯,可是比咱们学校门口的好吃多了,回去咱给说一声,那些人,真是应该下岗了!”陆婉婷也笑道。
哈!
吃了几口,陆婉婷就噎住了,不停地打嗝,“霉,水,水,水,噎死——姐姐了!”
打开一瓶水,两个人你几口她几口,咕噜咕噜地喝起来。渴了,就是矿泉水都是好喝的。
“悄悄告诉你,其实我不太爱喝水,我就爱喝饮料,今天这水,是真真的好喝!”乔慧儿道,“羊脂球,咱还吃饭吗,好像饱了?”
“吃!咋不吃!”陆婉婷斩钉截铁地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哩慌,咱今天活重,先得把肚皮管饱再说。”
折腾了一天,两个人一算账,顿时心花怒放:总共卖出去两套女装,三件睡裙,还有四双袜子,除去开销,纯落160元!
李可岚那一路效益也不错,两个人苦熬了一天,赚了90元,好歹总算开了张。四个人第一天赚了250元,这个成绩确实激动人心!
哈,250!四个人大笑!
“只要能赚钱,哪怕咱天天250都行呀!”乔慧儿笑道,“我不计较,不计较。”
“就是,250,多吉利的数字!250,我爱死你了!”陆婉婷闭上眼睛,深情抒情。
“亲,谢谢你们,爱你们!”李可岚感动的上前拥抱。
“来,为我们的250干杯!”乔如雪端起水杯,几个人站起,开心碰杯……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