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亲嘴

这是发生在我们澧县家乡农村的一个真实故事。   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生产队还未撤的时候。 当时生产队…

这是发生在我们澧县家乡农村的一个真实故事。

 

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生产队还未撤的时候。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当时生产队的指导员是我幺叔,才20出头。

 

他可是全村第一个高中生,由于有文化,政治觉悟高(16岁就入了党),加上在生产上又是一把好手,人虽然年轻,在队里却是绝对权威,社员们没有不听他的。

 

一天上午,以我幺叔为主的队委会成员在队屋里刚开完会,准备按各自的分工下到田间里督促、指导社员们的生产和出工情况。

 

这时,他们突然看见五位年龄在17、18岁上下被我们生产队称为“五朵金花”的姑娘们正从棉种田里走出来。

 

“她们是不是又在偷懒。看她们一个个漂漂亮亮的,就是舍不得卖力气。”生产队年长的胡会计摇着头说。

 

“胡叔,这里面可有您的闺女啊。”我幺叔说,“不过,咱们对事不对人,她们要是违反了队纪队规,你胡叔可得‘大义灭亲’啊!”

 

“指导员,这‘五朵金花’中也有你的相好吧!是哪一个,可否告诉我们,到时我好在笔下‘手下留情’啊。”记分员刘高半开玩笑地说。

 

“不是我吹,这五个姑娘都非常喜欢我,我还没选定呢!”一向爱开玩笑的幺叔还真卯上了劲,他想了想,把头一歪:“不信,我与你们打个赌?”

 

“打什么赌?”其他队委会成员齐声说。

 

“我只说两句话,她们都会乖乖地和我亲嘴。如果不成,我每人赔你们1块钱,如果成,你们可要每人赔我1块钱。”

 

1块钱,在当时可算得上是个大数目了。“吃国家粮的”(指在城里工作的人)每个月才有8到10块钱工资呢。小孩上学读书每期学费也才1块钱。因此,这个诱人的赌注一出,立即使几位其他队委会成员来了精神,他们想,要使五位漂亮姑娘都主动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一个男人,那是绝无可能的。这个赌,他们赢定了!

 

“此话当真?”

 

“当然。不过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她们一个个亲我的时候,你们可要离我远一点,站在队屋前能看清亲嘴的动作就行了,否则,就算你们输。”

 

“行,行。”他们齐声表态。

 

 

这时,只见我幺叔朝五位姑娘的方向紧走几步,不一会只见五位姑娘乖乖站在了我幺叔的面前,一副小孩犯错面对大人的窘态。

 

也不知我幺叔对她们说了什么,奇怪的事还真的发生了。

 

只见五个漂亮的姑娘放下手中的锄头一个一个地主动呶着嘴让我幺叔亲了个够、亲了个遍。

 

然后竟然高高兴兴地下地干活去了。

 

这个轮流亲嘴的场面,让那几个队委会成员看得目瞪口呆!不用说,他们心甘情愿地掏了腰包。

 

收工后,会计老胡赶紧把女儿叫到一边问上午的情况,听女儿轻松地说出事情的经过,他更是暗暗称奇:“年轻人可真厉害啊,佩服、佩服!”

 

一年后,老胡主动托媒将女儿嫁给了我幺叔。

 

亲爱的读者,你们猜猜看,我幺叔对五位姑娘说了两句什么话呢?

原来,我幺叔把她们叫住后,真的只说了两句话:“今天生产队里的大蒜被人偷吃了,我怀疑是你们。”这是第一句。

 

五位姑娘听后当然矢口否认。

 

我幺叔又对她们说了第二句话:“吃了大蒜的人,嘴巴里是有气味的,只要我闻闻,就清清楚楚了。”姑娘们想,这是消除自己嫌疑的最好办法,她们只好一个个张着大嘴让指导员近身“闻闻”。

 

老胡他们隔一段距离看,当然就是精彩的“亲嘴”场面啦。

——

 

张业双,男,大学文化,从事办公室文字工作20多年,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文章200多篇,参与过地方志的编纂工作,撰稿并主持拍摄过多部电视专题片,做过编辑、记者,当过老师。曾被列为当地“十大青年明星”,得过“省级优秀教师”、“全省大书法榜样人物”、“全国优秀书法指导老师”等荣誉称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