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

受疫情影响,很久没有外出旅游了,前几天和朋友聚餐,大家商议着等疫情结束,一定要去一次国外游,一要性价比高,二要…

受疫情影响,很久没有外出旅游了,前几天和朋友聚餐,大家商议着等疫情结束,一定要去一次国外游,一要性价比高,二要玩的有内容,三要风景优美,我想来想去,给她们推介了泰国游。因为几年前在公司做事,有机会到周边的几个国家转了一圈,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泰国。故而,把当年的游记翻出来,算是提前给朋友的旅游“攻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去泰国旅游,必须是要看人妖的,因为这是泰国的“国粹”,我在计划去泰国旅游前,身边的朋友就戏谑我:“泰国有人妖,个个是超级大美女,前凸后翘,肤白腿长,千万不要被人妖的狐媚、艳丽摄走了你的魂,扶着墙回来!”

这虽是一句调侃的玩笑话,但在大众的心目中,人妖是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也是一类妩媚艳丽的异类,就如中国传说中的妖狐鬼魅一样,是会勾人心魂的。

从国内机场出发前,我们领队的导游,一个漂亮、干练的湖南小辣妹,给我们讲解行程时,重点说到了将会观看的几场泰国人妖秀,她眼里放电,故意说的煽情、激动,还有点小小的低俗和坏意,吊足了每个成员的观摩、幻想的胃口。她侧身对几个胆大油腻的中年男子低声咬着耳朵说,只要花几块钱的小费,你就可以随便地去摸人妖的MM,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超级尤物,圆润光滑,富有弹性,当然,想要漂亮的人妖照相或者打Kiss也可以的,有小费就行。其实,她的话大家都能听到,只是故意表演的有点猥琐样。这时候就有游客骚动不安,说起了调皮的荤段子。

其实,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窥探他人秘密的好奇心,都有一点对男女生殖变异的兴趣癖好。“食色,性也”,但对于受到传统文化教育的国人,容易谈情色变,大多数人压抑着骚动的心,有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感受,但在人们的心里,多少都有一点色欲的神秘感。

踏入泰国土地,接待我们的导游,是一个博学儒雅的俊朗小伙子,风趣幽默的讲解着泰国的风土人情,政治经济,佛教文化,国王勤政等等,当他说到泰国的特色时,用诙谐趣味的情调把人妖描述地栩栩如生,情趣盎然。在泰国,人妖是合法而勤劳的第三类人,他们的地位不亚于男人女人,许多行业中都有人妖的身影,特别是在广告设计中,他们兼容了男人女人的共同审美观念,用最完美的心机来重现自己的作品,并且获得了许多世界性的大奖。而并不像我们只了解的那一点点片面,人妖只是被他人所玩弄的傀儡,也不单单是被他人所欣赏的变态人秀。

第一天到泰国的夜晚,我们就被带到曼谷最大的金东妮人妖表演场。恢宏的剧场,聚集了上万人在急切地等待中,随着音乐的奏响,旖旎多彩的灯光映衬下,帷幕慢慢拉开,几十位盛装浓彩的优伶们,用惊艳使观众目瞪口呆,他们模仿着各种明星的演唱舞蹈,委婉动听,曼妙惟俏。多才多艺在她们的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谁也难以相信这会是一群人妖,是一群男人伪装后的伎俩。也许,你见过众多的美女,或者观看每年的世界亚洲小姐赛,但和眼前的这些人妖相比,她们都会黯淡无光的。

现在,我们国家在整治演绎界的“娘娘脸”,本来嘛,自然的属性,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女人就应该有女人的型,而不应该男女不分,阴阳失调。其实,人妖的一生是悲催的。他们只有四五十年的寿命,他们每天都需要服用大量的激素药来维持自己的形态,所要忍受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们也是一类令别人尊崇的寻梦人,大多数人都以为,人妖这个二战时期的产物,只是家庭的生活困难所迫,这只是昔日的现状,而现在,大多数人妖,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女儿梦。泰国是一个女多男少的国度,依旧延续着母系社会的许多惯例,男孩子从小生活在一群女人中,生活习性和兴趣爱好都会受到感染,如《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时常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女孩子,去喜欢女人的饰品,更会赞赏女孩子那种冰清玉洁的肌肤、细腻柔婉的性格、前凸后翘的身姿,慢慢的污恨起自己的浊根,厌恶自己每天生长的胡须,以及粗声粗气的腔调,因此,他们会模仿女人的一切,追寻自己的趣向,力求是自己变成女人。泰国的男人对生活没有很高的奢望,也缺乏强烈的责任感,这就促使他们为了自我,舍弃一切,甚至已经组成的家庭儿女。现在的医学发达了,这些追逐梦想的人就去冒险做各种手术,把自己变成想要的模样,有多少苦难他们也不在乎,也就衍生了现在看到的这些,近乎完美的似女非男的人群。

在观看这些灵异的人妖表演时,我马上想到,这好似中国传说中的仙狐蛇精,嫦娥婵娟,漂亮得使你难以靠近,又妩媚得是你欲罢不能,而过去蒲老先生笔下的幻想,今天都变成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站在了你的眼前,是靠近辨别他的真伪,还是远离,免得沾染他的狐臊?

第三天,在东方公主号上又一次去近距离的看人妖表演,那些我们认为会冷冰冰的异类,和常人一样,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吃饭喝酒,还积极的为你张罗服务,用轻佻的姿态去挑逗你,和你香吻,叫你抚摸他的双乳,或者一起共舞,只要你有小费,任何要求他都满足你,宛如身在群魔乱舞的舞厅,一个活生生现实般的美艳舞女贴在身边,嗲声嗲气,在温柔乡久了,你的魂魄真的会难以离舍。

在泰国看了几次人妖的表演,回来很长时间有点不适应,似乎审美的情趣有点怀疑性,一见到眼前光鲜靓丽的美女,反而会不自觉的嘀咕一下:美女乎?人妖乎?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