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孤荷,载你融入晚霞

这一整天都闷在屋内写作,临近傍晚出门走走,没有带狗狗们。这三伏天地面似火烧,小狗狗们白天出门烫得连脚也不敢落地…

这一整天都闷在屋内写作,临近傍晚出门走走,没有带狗狗们。这三伏天地面似火烧,小狗狗们白天出门烫得连脚也不敢落地,我每天都是更晚时候才陪它们出来。

随便聊聊的图片

转过墙角,忽然看见你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上前蹲下来伸出右手轻抚着你,气息尚在。你翅膀上羽毛还没长全,身上很热,中暑热坏了。我是见过自己的同类在野外中暑倒地的,那次大家忙着遮阳、浇水、煽风,还往他的嘴里滴水。我捧着你跑到院子水龙头前,用水轻轻打湿你的身体,慢慢地见你紧闭的双眼睁开了点,嘴巴一张一合喝水状,便将龙头水拧得只剩一条细线状,慢淋你的头部,你每次张嘴时细如线状的水顺着唇边淌进嘴里。见你有吞咽力气,我跑进厨房从饭锅里抓把饭粒泡湿,轻轻送往你嘴边,看到有饭粒随滴水流进了你肚子里。

 

我转忧为喜,你能喝水咽饭粒,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人类生灵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

 

我摘下一片荷叶,清凉且香,把你置到荷叶芯间,再撒湿凉水,给你置一个临时的家,我陪伴你。可怜的你啊,哪一棵树丫上的巢是你的家呢?亦或是哪一处屋檐下有你的妈妈?这附近树上或屋檐下的鸟巢我都熟悉,我曾爬到三楼房顶将一只掉落下来的小鸟送回屋檐下的巢里,那只鸟儿粗算起来也是你奶奶爷爷辈了。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从鸟巢掉下来呢?是你们的妈妈外出觅食太久还没回来,你自己出来找妈妈吧?可你还不会飞呢,这烫人的地面要不了多久就蒸干了你身体的水分。大自然界的诸多残酷,又哪里是你这般弱小娇嫩雉鸟所能知道的呢?

 

唉,这酷暑盛夏,不只你们难过,住在都市钢铁森林巢穴里的我的同类也难过。炎炎烈日倒也不算什么,因为不准走动,那么多的爸爸妈妈出不了门,他们的儿女与你们一样忍受饥饿,更有没有尽头的恐惧。原本活着不易,没想到竟是这般难!

 

你第一次出巢,你的妈妈和爸爸不知可跟你们说过很久很以前,一个叫白居易的人为你们写过一首诗,我念给你听听吧:

 

《鸟》

 

谁道群生性命微

一般骨肉一般皮

劝君莫打枝头鸟

子在巢中望母归

 

我们儿时都念过这首诗,知道你们和我们一样有着皮肉和骨骼,还有外出谋食的妈妈。我们喜欢你们飞翔的样子,也喜欢听你们唱歌,何况你们帮我们啄食那些抢吃我们粮食的害虫,我们是好朋友,彼此善待是应该的。

 

我院子里就有七八处你们的家,有筑在屋檐底下的,有搭在桂花树枝丫和香樟树上的,我还看见过四只鸟儿在我家树梢头打架呢。有两只外来鸟儿想靠近鸟巢,一只停留树梢上的鸟儿拼命抵挡,窝在巢里的另一只鸟儿也飞出来助阵。我听见巢里有小鸟在叽叽喳喳。如果我没猜测错的话,那两只外来的鸟儿孩子没了,它们在找寻自己的孩子,或是想看一眼邻家娃儿。我一年四季在院子随处撒些谷物与饭粒,还有这样的热天,用水龙头往鸟巢附近喷一些水。你们以为下雨了,说不准是我在“人工降雨”呢。

我原本也囚禁在都市钢铁森林巢穴里,跑到山里做了你们的邻居,每天黎明前在窗户下写作,你们在树梢上唱歌给我听,好好听,好开心,我还悄悄录过你们的大合唱呢。有时白天累了,播放录音听听。哪知道,你们的同类从四面八方飞来听,一起唱……

 

 

哦,你听见我跟你说话?分明看见你身子动了动,我摸摸你,希望像神话传说中那样给你力量与勇气。我看见了,看见了,你试着用前爪撑起身子,还是歪倒下来,右前爪子停在饭粒边,再也没力气了。这是你第一次试着自己觅食,是生命本能,也是求生信号,我们同为天地间生灵,生命都很卑微,你陪我一起卑微的活下去,我们彼此善待走完这趟人间行程吧。谁来世间一趟,不都在喘一口气,觅一口吃,活下去,稍稍活得有一点点尊严就是万幸。你可听见了,你的好多同类在这片荷叶上空盘旋呜叫,它们在唱你刚学的儿歌吧,它们在祈祷你能活下来。

 

耳闻目睹你的同类这般深情呼喊你,我羞愧难当,为我的同类羞愧。小时候听人说,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有羞耻感,而动物却没有。我在山野生活,无数次看到你们同类飞进我屋内觅食,总是轻轻的飞进来转转,临走时才啄点食物带上。我真切地感受到你们那时是很羞涩的,也是很顽皮的。我们那些恃强凌弱的同类,并非自身多强大,而是头上一顶帽子、手握魔杖就欺侮弱小,自己侈奢无度,不顾弱小者生死,教唆出的互害模式花样百出。我们祖先有言在先,“人之初,性本善”,怎么一戴上高帽子、握有权杖就全变了,那么坏,那么恶,自己穷奢极欲,把可怜人最后一点尊严也碾压得粉碎。

 

同为生灵,都只能活一次,生在你们的天空里,活在我们这天下,哪一个更幸运,哪一个更可悲呢?

 

目睹微弱挣扎的你,感受你的气息越来越弱,我的心似被一只手揪得生疼。眼前的一幕与脑海里存储去年夏季陪伴在难产的小白狗身边的情景,交叠压在我心头。你今天的模样,跟那时的小白一样,生命在一点点消失,我的心一点点沉进深渊。那一刻,我想逃离小白身边,它生下来两只小崽子,肚子里还有两个狗娃,我两次请来医生,医生都绝望而去。尽管万般煎熬,我单膝着地一直陪伴在小白身边,轻抚它的身体不停跟它说话,只想在它离世前多一点点抚慰,让小白走得不那么孤独害怕,它可是一尸三命啊!这一刻,眼前的你几次试图把头抬起来,却又无力地垂下去,把整个身体都拖趴下了。

 

我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刚离开鸟巢、在天地间没走多远的你,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葫芦塘西岸的晚霞还在,你静静不动有些时光了。我用双手撑起身子,轻轻擦干净你的身子,你来世间第一次出行就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了。与我遇见,我就用这片荷叶包裹好你,捧着你来到葫芦塘栈桥上。我想,你是找妈妈离开鸟巢、路上热死的,临离别这世间前还张口喝了那么多水。我也可怜无地安葬你,就取这叶孤荷载你在清凉的水面上漂往他乡吧。来时的路途短暂而险恶,回去的途中有晚霞陪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