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样子,都是我

天阴沉着,气温陡降十七度。(昨日最高气温37°,今日最高气温20°) 安安七点二十到校。 孩子们今日不上早自习…

天阴沉着,气温陡降十七度。(昨日最高气温37°,今日最高气温20°)

安安七点二十到校。

孩子们今日不上早自习,学校没有早餐,她冲一杯奶粉,另两个小贝(芷涵前一天在余味中点买的),解决了早餐。

省去了我很多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们放假三天。放假的几天我时有提醒她把小科多找补找补,这对于一个爱玩的孩子来说,是件不太愉快的事。

送安安去学校后,我在回转的路上给芷涵买一个锅盔。等锅盔时又来了两个买锅盔的人,做锅盔的男子颇有些喜形于色,以至于我请他帮忙把炕好的锅盔切块时说人多,忙不过来。(上次可不是这样。)

“嗯,那我自己切吧。切块了,吃的时候好拿一些。”我这样说着,并在我面前的案板上找到菜刀。

旁边走过来一个妇人,说她帮我。

“我来。我来。”男子听见,从锅盔炉子旁侧过身切了四下,装袋,递给我,前后不过十几秒。

道谢,离去。心里想:有很忙吗?总共三个人,三个锅盔已进炉子,也不忙呀。又想:也可能是他怕把炉子里的锅盔时间久了会烤糊,那样就不好看了。

 

中午炖眉豆,炒嫩辣椒、炒青菜心。

很大一锅眉豆。

辣椒里面放几颗豆豉,出味。辣椒是我专门摘的嫩嫩的那种,不辣,好吃。

青菜扯得有点多,把绿中带黄的嫩菜心择出来现炒,外面的老一些青菜淖水,放入凉水里过凉,再用器皿装好放冰箱,明日拿出来吃就和新鲜的一样。

我们吃饭时邹先生回家,他看了看饭桌,又去冰箱拿鱼。

“煎一碗鱼。”他说,“我打电话你没听见?”

“你打电话了吗?我手机在充电。”我朝里屋看了看。

“邹Peng在和我一起钓鱼,等哈过来吃饭。饭够吃吧?”他边说边打开电饭煲看。

“够吃,我煮了蛮多,准备晚上不煮饭的。”

 

风很大,那些红了黄了的叶子随风飘落。想出去走会,但感觉风沙太大,就放弃了。在门口转了会呼啦圈,与妈妈、阿姨说了会话,就进屋了。

通知几个孩子明天上午过来补习。七天的假期,在临近上学的前几天做做习题,熟悉熟悉书本,那样去学校了就不至于脱钩太严重。

读沈从文的小说,发觉他的笔下就是他熟悉的土地,熟悉的生活。沈年轻时在部队呆过,他的很多文字里都有这方面的描写。

他给张兆和的情书令人心动。

在书本里看过一些有关合肥四姐妹介绍。一家四姐妹,个个出色,很是钦佩。

读纸质书,一字一句,要有耐心。

我其实看新书不多,大都是看过的书,再读,再翻。觉得旧书能够好生看完已是不易。

小时候看书一看一整天也不觉得累,现在没有过这样的时候了。每天坚持写,是我能够快速安静下来的办法。

我小时候没钱买书,如果幸运能够从谁手里借到一本,那是相当地欢喜。现在角角落落堆满了书,却少了那样的兴味。

书非借不能读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