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草丛中遇到她

今年有点背运,6个月没得出城,啥原因?众所周知。幸好儿子儿媳能够有闲半天,执意要帮我和夫人出城透透气。 形势依…

今年有点背运,6个月没得出城,啥原因?众所周知。幸好儿子儿媳能够有闲半天,执意要帮我和夫人出城透透气。
形势依然吃紧,咋办?儿子说,上车!
驱车20里,我们来到太白湖畔,一个了无人迹的地方,但是极热闹,一片片的野鸭在湖面上追逐打闹,城里已不多见的麻雀、喜鹊在岸边的树林里呜呜呀呀闹作一团,罕见的不知名的大鸟在蓝晶般的天空下飞来飞去。初冬的芦苇荡,半绿半残的荷叶,碧绿的水草,地面上的枯草,全是水中风景,岸边生命,一幅幅该在初冬呈现的一切面孔,包括还在忙活的蝇虫、蜘蛛等等小生命,统统纷至沓来,目不暇给,一下子把我“灌醉”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 毕竟与世“隔绝”很久很久。儿子劝我,难得出来一回,就不再考虑“写写写”了吧,那就拥抱大自然吧。我许诺,是的,我已沉浸于此,光这凉殷殷甜蜜蜜的空气就够我忙活的了,写什么劳什子!写作把我弄成了傻子,而这恍若隔世的湖光水色让却我渐渐清醒,不索性玩个痛快,那才是不可救药的傻子哩。

玩,或许也是“人各有志”。于是,我和夫人离开儿子他们,另辟蹊径,往“四面观音”小岛径直溜达而去,任凭他们鼓捣他们拔不动腿的短视频。
其实,我和夫人这次出来,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狂奔”,选择一段望不到头的路,走它个不亦乐乎,大汗淋漓!至今我们已六次被封,在屋厅里转悠,实在憋屈,转晕了,得到的却是让人沮丧的步数。多少次,我都想把鲁迅的那句名言给改了:世上并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也没有路!
一口气,我和夫人跑了10000多步,纯净空气也喝了个爽爽爽!此时,儿子大声吆喝要我们往回赶,他说他发现了“新大陆”!啥呢?我们折回去一看,简直是惊喜有加:一堆荒草丛中盛开着一簇娇媚的鲜花!

说好了的,不拍不写。然而不行,这么美的花儿不分享出去,那不叫吃独食啦!手到擒来,短视频立等到手,然而,我这个被圈里公认的“七步诗”写手,吭哧了五六分钟,才弄出来一句“解说词”:孤芳自赏无名花。的确,我们都不知这是一种什么花。
短视频发到圈里,“信息化”顿来神威,定居深圳的史建中老战友回复道:这是一棵蒲公英,味微苦,可食用,能入药!(事后当地老乡说这花叫“鬼格子针”)

暂时我还顾不得与老史交流,我还在构思我的“七步诗”,老习惯不能改啊!尽管我不知走出了多少步。总算想出来三句:孤芳自赏无名花,荒草丛中遇见她,谁说初冬尽调零——应该还有第四句的,然而,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了。是儿子帮了饥荒,凑上来一句:唯独此处显芳华!
横竖都是个“出城纪实”,然而,没想到“荒草从中遇见她”到促成了一段让人喜滋滋的小故事,与大家分享着玩玩便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