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离开山沟沟

爸爸接过从湘潭寄过来的通知书,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心底也泛起了忧愁。这又需要一大笔学费,生活费! 山沟沟里通…

爸爸接过从湘潭寄过来的通知书,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心底也泛起了忧愁。这又需要一大笔学费,生活费!

山沟沟里通向外面,就一条土路。偶尔有拖拉机扬起的灰尘,还专驻一个养路班养护。下几天雨,就有泥土滑下山体。乡政府买了台二手车,还流传一首歌谣"马溪乡政府,买台烂吉普,又要修,又要补,一下害到孙师傅,孙师傅开猫车,开到坎里烧火折!"那时候,乡里也穷!随便聊聊的图片

东拼西凑,母亲把一千元缝在我的被子里。棉花弹的被,又沉又厚。乡里到县里就一趟班车。出门就要翻过那高耸入云的南山坡,沿坡而上,转过几道弯,遥望薄雾覆盖的杨嗄湾,一揽众山小,凉风袭来,置身仙景。身后飞驰的树木,告诉我,家越来越远了。

两个多小时,到了澧县城。站在光溜溜的水泥路上,抬头仰望六层高的楼房,恍惚能摘到星星月亮。路上的叫卖声把你唤醒,还有板车,三轮慢慢游,时尚点的年轻人,脚底都钉铁掌,声声做响。擦身而过的小汽车,叫不出名,却看得特别淸澈。这真是红楼梦里的刘佬佬,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新鲜。要不是爸爸带着我,我肯定会迷路。

晚上赶到常德过夜,那一夜我失眠了,也许是一下看得太多,接受不了。又好像想了很多,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恍惚中天亮了!

爸爸把我送到车站,迎面走来一个小平头,浓眉大眼,留撮小胡子,一件红上衣,配条牛仔裤,手提皮箱,同样也是背着行李,操一口正宗的常德腔,告诉我父亲,叫娄朝勇,也是去念书,父亲就把我送上车,千叮万嘱娄朝勇,也一个劲的道着谢谢,要他下车的时候喊我,就像放飞的鸟儿,出笼的时候还找了个伴。

客车摇摇晃晃,我坐在后排,也昏昏沉沉的睡去。等我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车中途停下来吃饭。我也不知道到哪里了,那个伴飞的鸟人,也不知去向。我问同车的旅客,他们说我已经坐过了好远,你要下车,不然还得补票!

我背着厚重的行李,只能漫无目的往回走,每一辆过去的车,我都会招一下手,始终没有一辆停下,我走一程,歇一程,心想不怕不怕,我棉被里还有一千元钱呢!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辆摩托车从我身边经过,我拦下了,要他送我去学校。他问我要钱,我说钱已经寄到学校,到了学校就给您。这也是平生第一次撒谎,妈妈告诉我,坏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摩托车师傅,还是有颗善心,带我到他家里,吃了碗开水泡饭,我也不客气狼吞虎咽,然后送我到学校,还算平安!

一晃过去好多年,父亲已经有八十多岁了。人也糊涂了,生活不能自理。每天看看天,望望地。今天又出太阳了,唤来阵阵暖风。爸爸,您是否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远行,您把我送到常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