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印记*青石板小桥

雨停了,来到田野,开眼望去,绿色寒烟翠,哦,春,真的来了。 婆婆纳细枝绿蔓铺满田埂,星星点点的蓝色小花,那么小…

雨停了,来到田野,开眼望去,绿色寒烟翠,哦,春,真的来了。
婆婆纳细枝绿蔓铺满田埂,星星点点的蓝色小花,那么小,沾着湿漉漉的雨水,娇羞羞,清新乖巧的秀模样,轻轻地开遍埂渠,惹人喜爱。
我和二妹踩着田埂细碎的蓝花花,寻找荠菜的影子,一边聊着关于故乡的一些人和事。
二妹刚从老家回来,我想从她的语言里听到关于故乡更多的消息。哪怕是老屋墙角一株石榴树的命运,及村上任何一个乡亲的幸福与不幸,我都想知道。
二妹尖叫着:“好胖的棵荠菜!”她惊喜于一丛五朵云里挖到一株又肥又嫩的荠菜,我却想到叮咛她回家给我拍一张村后青石板小桥的图片。
原来童年的学校成了废墟,青石板小桥无人走,野草没膝,荒了,桥边的池塘填平做了天地,没有了水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青石板小桥不在了,那些与青石板小桥有关的人也在天涯,而它的故事是我永远的记忆。
青石板小桥就在我家后面,倚窗可以看见它横斜在沟渠上青灰色身影,安静而执着。
小桥头是一条长满野草的田间小路,一直延伸到我儿时的校园。
那年,小桥旁边的池塘,是垫宅基地挖出来的。
每当挖土盖房时,那些新鲜的泥土里会有雪白的芦苇根。
于是每天上学,放学,我、艳萍、梅花、素贞、艳姐,都会到烂泥里找芦苇根。
把芦苇根上烂泥擦掉,或者找水洗洗,那些丑陋肮脏的芦苇根,就变得雪白和光泽。放在嘴里吮吸,有甜甜的汁液沁入心脾。我们一边啃着美味的芦苇根,一边快乐地踏上青石板小桥,走上野草葱茏的小路,上学去。
天那么蓝,地那么绿,空气那么芬芳,我们那么自由······
那年,我们的世界就是村子里,村子后青石板小桥那边的田野,小路尽头的学校。世界就这样简单,快乐却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回忆。
春天的时候,落谷时节,春水潺潺流过青石板小桥。青石板小桥那边的小路上,紫花地丁开了,遍地都是淡淡的紫,仿佛是春天缭绕的紫色梦,纤细,薄凉,却又妩媚。
我们蹲在紫花地丁的紫雾里,指尖轻轻拨开杂草和紫花,那株株尖尖细细,带着红晕的”茅针“从泥土里钻出来,给我们无数个惊喜,以及沉甸甸的满足。
当”茅针“——茅草的花蕾装满我们的花布衫口袋,这才从紫色花丛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和草籽,居然还有紫花地丁黏在衣襟,小小的紫花,如一句低低的眉语,好看的影子,生动着,舍不得让她从我衣襟落下。就如我舍不得那一段老去的童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我记得有一个夏天,母亲带着我到青石板小桥洗衣服,那里聚集了很多村上的姑娘,她们一边洗衣服一边低眉细语。猫耳朵花从青石板缝隙探出笑脸;雀瓢缠满芦苇开着一串串淡紫色花,熏香了整个池塘;野草野花覆盖了小桥那边的路面;姑娘们的笑语甜甜,轻轻飘过一朵朵花蕊,随风飘到更远,落到梦的地方。
我看着那些姑娘们,都有着干净的皮肤,素洁的容颜,素素的样子,带着花气,那么美!那么纯!
有个姑娘叫美红,她做的农活最多。她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她的姐姐看电影时候与一个生意人私奔了。美红勤劳贤惠,干完大哥家活再干二哥家还有三哥家,深得嫂子们的喜爱。她的皮肤被太阳晒得像小麦的颜色,却洁净丰满。鼻翼上有几颗可爱的雀斑,丝毫不影响她的美,反而增了几分俏丽。
我看着她笑语时,几粒雀斑在鼻翼很好看地舒卷,就对她说:”姑姑,你脸上的小雀斑好看!“
她对着我笑得像猫耳朵花那般灿烂,母亲却满脸不高兴,狠狠地瞪着我。
回到到家里,母亲教诲我以后讲话要学着讲,有些事实是不能说真话的,直面说人家脸上的雀斑很伤人。
其实美红姑姑性情温柔豁达,并不在意我的话。
那次集体铺路,母亲要我和她一起去铺路体验生活。
路边的辣柳条没心没肺泼洒一季葱绿,开出穗穗紫花,散发着微微苦味的香甜。
我正坐在这绿叶繁花的阴凉里小憩,那个叫美红的姑姑,笑吟吟地掀开遮挡我的树枝,她的脸颊有玫瑰的绯红:“小燕,帮我看看这上面写什么?”
那是一枚小小的明信片,上面有一对恋人在夕阳下行走,歪歪斜斜写几个蓝色的钢笔字:“美红,我等你!”
当我把那几个字告诉她,她用一只手不好意思地遮住唇角的羞涩,拿过那张写满浪漫和思念的图片,钻进另一处辣柳条花丛。
老家有这样的习俗,每到一个节日,男方要送节礼,然后是接女孩到男方家。
美红的父母亲非常守旧,男方每次来接美红,从来没有允许美红去。
有一年六月六,正是接女友的最佳节气。我倚在我的窗口,无意识向村后望,偶尔看到美红和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在前面低头走着,美红跟在后面,像一朵开得很委屈的猫耳朵花,羞涩,欲言又止。
到了青石板小桥,小伙子走到小桥中间,扭头看停在小桥这边的美红。
美红立在拂桥而绿的柳枝下,玫红色裙角飘在野花丛,像落了满地的玫瑰。各种草木清香一遍遍弥漫爱情的滋味,雀瓢的浓郁,蒲公英的涩苦,猫耳朵的芬芳,苜蓿的青泽。站在风中的一对恋人,站成两朵干净的花,对望,透着掌心一样温暖的芳香。
怎么可以有这样隐忍唯美的爱情?是小说里的情节,是诗歌里的浪漫,在青石板小桥婉约喃语。
青石板小桥这样千回百转的别离,坚持了七年。美红和那青年从订婚到结婚坚持了长达七年的等待。美红的婚姻代表着她们那一代人对爱情的坚贞不渝。
美红结婚了,我做她的伴娘,满村人都去看热闹,因为美红是这个村子里嫁妆最丰厚的新娘,村上的姑娘们都很羡慕。羡慕美红的还有她姐姐,大喜的日子,躺在东屋的床上哭哭啼啼,后悔当初和男人私奔,没有一点嫁妆。
当美红的二哥抱着美红上轿,我听到了美红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真不能明白那时候姑姑们出嫁为什么会哭?我想应该是她们太珍惜青春了吧?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3张
再后来我做了很多姑娘的伴娘,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姑娘婚嫁时的幸福。而多数姑娘,因不识字,家里包办婚姻,嫁到附近的村子,知根知底的人家。于是青石板小桥这边的村子与青石板小桥那边的村子,达成了青年男女婚姻的殿堂。她们坚守着那片土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兢兢业业一辈子,日子艰辛而安稳。
而那个叫艳萍的,和我在烂泥里找芦苇根,一起在紫花地丁丛拔茅针,一块儿唱着歌上学的玩伴。她有文化,向往着都市的繁华。她从青石板小桥走出乡村,嫁到都市,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城里人生活。
青石板小桥野花四季分的明开着落着,我却离开了那片生我养我的地方,和艳萍从此失去了联系。
多年以后再见时,曾经在她身上的灼人光芒已不复存在了,整个人很憔悴。
原来她离婚了。
她很直接地说:“不要嫁给城里男人,都被父母宠坏了,一点家务不干,还要伺候他。“
这就是她离婚的原因,明确而且干脆,没有别人离婚的那种藕断丝连不明不白的纠结。
她和我聊着天,起身倒一杯白开水,硬是叫她女儿喝下去。女儿已经十几岁了,拒绝喝水。我和旁边的邻居都劝解艳萍:”她都这么大了,喝水还要你逼啊?又不是傻子!.”
艳萍还是死死逼着孩子喝下她那杯水,说是:“等到渴了再喝就缺水了!”
我看得出,孩子是艳萍的全部。但是她却忘记了,如果再这样溺爱孩子,将来孩子也像她父亲那样什么都不会做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4张
从艳萍那出来,我直接到梅花家。
那时候青石板小桥还在,是个秋天。青石板小桥下没有水,野花野草开满沟渠,雀瓢的絮像雪一样飞扬,芦苇摇曳着淡紫的花穗,稻穗在灌浆,小桥头的路那头就是梅花居住的村庄。儿时走在这条路上,总觉得这路很短,野花野草没有看够玩够就到了路的尽头,而当我想梅花的时候,路变得很长很长。
见到梅花,她围着花布围裙,头上随便地搭一块毛巾,正在院子葡萄架下喂孩子吃饭,孩子有七八个月。她安顿好我坐下,继续耐心地喂孩子饭。
我很奇怪,梅花的儿子比我儿子还大,这样小的孩子谁的呢?
梅花满脸的细纹舒展:“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是抱养的,人家想生男孩,就把这个孩子送我了!”
我说不出话来,看见梅花院子角落里,有几棵荞麦,正在扬花······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5张
回忆起往事,春去春又来。而如今握着小镰刀,挎着小蓝,以挖荠菜的名义,寻找故乡的味道。
沿着田埂向前走,不远处有一座青石板小桥,小桥那边有个草莓园,草莓红了。
也许就在刚刚,小贩从青石板小桥走过,把新鲜的草莓送往都市,他们把草莓半斤八两的高价卖给城里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