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里河 玲玲

单刀直入 · 三式破风 玲玲,或者来仙。 我并不能准确记住她的名字,她总是叫个什么吧。 去横岭和曹河,前李河是…

单刀直入 · 三式破风

玲,或者来仙。
我并不能准确记住她的名字,她总是叫个什么吧。

横岭曹河前李河是必经之地。

秋日多雨,前李河村中的那条过河的路面就有了水,平平缓缓,清清冽冽。
牛洞河到前李河的那一截路上,有很多黄连木树,这个季节,黄连木树的叶子也和黄栌枫叶一样红着,用最最鲜亮的色彩渲染着山岗。如此,我也就知道了秋天的红叶不只是枫树。
通向前方的路,远山,近前都是深深浅浅的不同层次,远比画面要鲜活许多。

从横岭返回来的时候我们在村口遇上了她,妻子问,你还认得我么?
她回答说,那怎么能不认得。认得劳,认得劳。
妻子说,前年来的时候给你拍的照片早就洗好了,一直没有来,就没能给你。想不想要,你说过要拿照片跟我换梨的,还跟我换不换?
她说,给呢吧,有梨给你吃。
她用眼四下里搜寻着,想急着看到相片上的自己。

她们家的梨堆放在一个院子里的屋内,梨被纸袋子包裹着,在半是昏暗的屋里散发着香甜的味儿。妻子挑了两个大的,梨大到一个手捧不住。我不大爱吃水果,挑了一个小点的吃。那梨是属于所谓的“怪梨”,黑皮多汁,味道比起黄梨酥梨要淡。

应该是她的男人和婆婆,在当街上晾晒葵花籽。黑黑的葵花籽细碎的铺陈在油布上,一颗颗小的粒子饱满着各自的可爱。
一条杂交的土狗摇着尾巴跟着我来到她们家的院子里,那狗是个吃货,见不得人嘴里有东西。即便你吃的是它家树上的梨。

从前李河往回返,上山的路开起车来也一样要小心。弯多,弯急,坡大,坡陡,也许正式这种险要给山色增添了一份美。
都道山清水秀,却没有几人晓得山红也是水秀。

也许,在我们身后,玲玲会继续去她的地。
山高沟深,几个人影。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