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屁二十

早晨,说好了要去原大夫那里去看看。 他门诊的边上有一家早餐店,媳妇说上次等我在那里喝过一碗煮疙瘩汤,觉得味道很…

早晨,说好了要去原大夫那里去看看。

他门诊的边上有一家早餐店,媳妇说上次等我在那里喝过一碗煮疙瘩汤,觉得味道很好,想去吃一碗煮疙瘩。我也喜欢吃煮疙瘩,就跟她一起去。结果,煮疙瘩卖完了,我们俩只好一人喝一碗煮疙瘩汤,就点包子之类。

路边一个女子和男人在说话,说刚刚推着电动车去隔壁的修理店看了看,他还要跟我要二十块钱,我说给你个屁。

我顿时笑了,一个屁就顶二十块钱,好厉害,这能量都快赶上“利奇马”了。

听我说还是不舒服,原大夫就又给我看了看,告诉我这也不是一下子的事,也急不得。治病,不能胡来。既然来了,今天给你拔个巨罐看看。

巨罐,我后来才知道是个开口有碗口粗的器具。需要上猛火,扣罐。再加上扎针放血,那力道加在身上,还真是了不得的加势。如果真是换了个体质不好的人,这背上一个巨罐,腰上一个巨罐,一定会是像中了任我行吸星大法的感觉,生不如死。

人有了毛病,就是一个病态思维,什么事总会往偏处想,睁眼看这个世界,也是歪歪扭扭的。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