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不长,别再消耗自己!

卢梅来茶溪小镇了,自己开车来的。 我又惊又喜,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她手术后到茶溪时我还看到过她,与她聊了许多,…

卢梅来茶溪小镇了,自己开车来的。

我又惊又喜,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她手术后到茶溪时我还看到过她,与她聊了许多,说了些鼓励的话。她乐呵呵笑说:“既来了,就乐观面对呗,学会与病魔相处。”说归说,病魔还是非常凶残的。她几次进出医院,左腿已不能行走了,除了笑容还在,别的都变了模样。即便如此,她独自开车两百多公里来江南茶溪小镇,老朋友们都很惊诧,她却说:“我右脚还能用呀”。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认识卢梅是刚来茶溪小镇时。那年春雨里,我与爱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陷入困境中的企业“躺平”了,身心疲惫地离别热闹都市,来江南茶溪小镇栖身。先我们抵达的书法大家张兆玉和夫人薛克勤大姐在茶溪餐厅设宴招待我们,这俩口子仁义、大气,在城里时我们就有过交往。张兆玉不仅书艺精湛,性格也豪侠仗义,全无寻常人的势利眼,仍照往常一样热忱对待从商战中败下阵来的我们。那天,他们叫了一些人陪我们,这当中就有大家称其为茶溪小镇“镇长”的卢梅。茶溪小镇是国家授予的运动休闲养生小镇,商务酒店及配套体育运动、养生健康设施,同时能接纳上千人吃、住、行和游、玩、乐。卢梅总负责,是这家集团公司顶梁柱式的人物。

卢梅除了精明干练,举手投足间都有着极强的职业素养,大方端庄的性格有北方人的阳光爽朗,姣美的容貌让人猜想她是生在江南的美女。我们熟悉后,才了解到她是河北石家庄人,最初从事酒店管理,加盟有志康养事业的团队来九华山十多年,平空制造出来了一方康养的诺亚方舟。卢梅每天的事情千头万绪,却心细如织。有一次我身体不太舒服,下午独自在园中发呆,忽闻有个很脆很甜的声音在墙外喊我,原来是卢梅来了。她提个水果等物,问我怎么不舒服了,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我都不知道她从哪里获知的消息,她笑呵呵说:“你的微信内容我每天都看,从中猜测你这两天不太舒服”。在这山野间能有人如此关心体贴,心里自然有股暖意。

有一次,我在茶溪餐厅招待一位远方来的朋友,她路过时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就去忙别的事情了。上菜时,服务员端来一道江南名菜臭鳜鱼,我正纳闷没点这道菜呀。服务员笑吟吟地说:“我们卢总特地交代送给您两道特色菜”。我再次见到卢梅时向她表示感谢,她笑靥如花,“您真客气,我们不也到您家吃饭过嘛”。其实,卢梅做事非常周到,她与同事偶尔到我这吃饭,她也是烧了几道硬菜端过来的呀。

卢梅工作极少休假,那次她想陪家长出海旅游,需要提交一份体检报告。在体检时发现了问题,再一诊断竟如祸从天降。亲人们都蒙了,她镇静地吩咐大家:“我们家要打一场大仗,你们各自守好自己阵地,不要乱,我安心治病就是了”。这场恶仗中,卢梅顽强坚守着主战场,她的苦,她的疼,家人们全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们作为朋友也只是偶尔微信上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她还要腾出精力来回复我们。

卢梅来茶溪小镇时没有下雨,我爱人订了茶溪人家请卢梅吃饭,卢梅的老板李森先生中午也来了。卢梅靠右腿支撑出了养生馆的门,她打开车门让我们上车送大家到餐馆门口,免得淋了雨。我们没有搀扶她,借口才几十米远走过去,其实不忍心上她的车,生怕增加了重量,她那右脚踩油门会耗费多点力气。这段几十米的路,她已不能靠双腿走过去了。

那天午饭,卢梅很开心,边吃边说,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吃得最多的一次。见到你们一开心,饭量也大了起来。她当笑话讲了自己工作以来,一直没休过假,只知道拼命工作,拼命挣钱,即使是下决心陪家长出海坐船也舍不得选靠窗户的房间。一查出来毛病,将所有的时间与钱都扔进了医院。早知如此,何必那么拼命,那么节约呢?引导别人健康养生,忙碌中竟忘了自己。她跟我们说这些话时,脸上一直都有笑容,唯独说得自己手术后遇到张兆玉大哥情景时,面色凝重起来。“老玉大哥每次见到我都鼓励我要坚强,说人一生中都会遇到不同的坎儿,坚强勇敢这坎儿就不难过”。他说这话时的音容笑貌至今在脑海中都清晰的很,可就是这么一个豪情万丈、才华横溢的好人却那么匆匆离别了人世,将一身的艺术才华也带走了。

卢梅的眼眶溢满了泪水,我们心也沉重起来。卢梅很艰难地想站起来走出餐馆,试了几次仍未能站起来。李森先生抢上前搀扶着她的胳膊帮她站了起来,一直搀着走出餐馆,走到车门边。天空中的雨越下越大了,卢梅转身对我们说:“谢谢你们”。她下午要开车过长江回省城去,我们都很不放心。笑容重又回到她的脸上,“我能行!”卢梅的坚强已不是寻常人嘴上说说的了,我们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鼓励”她。她倒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临上车时很平静的告诉我们:“余生不长,别再消耗自己!”

卢梅的车消失在江南的风雨中,我们在雨中目送她的车子转过弯,驶上了快车道,不知道何时再能与她相见?静下心来一想,人生真的短暂,也实在是苦。我的故乡有句俗语:姑娘是菜籽命,撒哪长哪。男人是牛马命,在哪里谋生就得在那里负重前行。我们被套上生活的缰绳,亦或是被一个叫“理想”的无影铁索栓牢了,就会在劳累中经年累月,愈勒愈紧,愈来愈无法放下、脱身。心渐渐地麻木,挤不出一点时光看一朵花开、听一场春雨呢喃。一直在忙碌,始终在奋斗。恰恰忘了人生苦短,生命有尽头,劳累没终点。我们苦累,劳心劳力,终究是为了什么?为了谁?给自己一点时光,做一个纯粹的自然人,按自己心的指引,快乐自己。给生命一些空白,涂抹自己喜欢的样子,不是给别人看的,就是自己喜欢。清风明月本无价,人生徐行滋味长。活得后来,一些人终于发现,苦短的人生有什么值得去拼命,为莫须有支付了几十年的宝贵光阴,到头来你想要的可能都有了,只是老之将至。一路上都会有人中途离场,惜别人生,万事一场空,徒留悲伤于人间。

慢点,慢点,天下事何须惊慌。静点,净点,且先细品一杯茶。三千年读史无非是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是诗酒田园。卢梅的话当时常在我们的耳边回响:“余生不长,别再消耗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