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

上午临帖,听见微信滴答,点开一看,原来是公号被人投诉,说整合内容不能声明原创,不免窝火。再想,是玛丽.奥利弗的…

上午临帖,听见微信滴答,点开一看,原来是公号被人投诉,说整合内容不能声明原创,不免窝火。再想,是玛丽.奥利弗的诗,就不折腾了。

一直老老实实做人、做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会开电脑,登录微信公众号,发觉多了十三个关注,一下子就原谅了那个在背后投诉我的人。

得罪谁了呢?

又想,喜欢玛丽.奥利弗的人还是很多的。

 

准备7月5日暑期班开始。

每一年的开始,都是一场考验。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做到最好。

十分感谢选择信任我的家长与孩子们。因为他们,我才是我。不一样的我。

也非常感谢与我并肩站在一起的女儿们。因为她们,我才有底气拥抱那么多孩子。

 

昨晚得到安安期末考的好消息。

那天接她回家,她对我说,要我悄悄问问班主任她的年级排名。

你自己问。我看她。

我怕问的。她羞涩地笑。

我不再作声。我也怕问。

好在,不要我们问,数学老师悄悄剧透了。

妈妈,我达到自己的目标了。她依然笑。

蛮好的。我说,你还可以更好。你看Zheng zhi,这次有失水准。

嗯。嗯。她点头,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明明用心了的。

还有语文,语文在四门主科里显得有点落后了。不应该呀。我用眼睛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不像我了。

哎呀……她笑。

嗯,总之,继续加油。我朝她眨眨眼。

嗯,加油。她深深点头。

 

另:今日在油江河拐弯处看见紫薇树开花。

告诉安安,是紫薇花。

紫薇,像一个女孩的名字。

(7月3日记)

 

雨下下停停,连缀不断。

前天接安安回家,洗了的被单被套只下午晾了半天,没干透,早上看见云彩很亮,拿出去,不一会天阴拢来,雨落,急急收了进来,要芷涵、安安抱上楼了。总会出好太阳的,到时候再透透地晒上两天。

 

读蘸水笔先生的文字,他写做梦梦见稻子。忽想起昨天,安安看见稻子,问我是不是麦子。

“我的个伢,你还是生在乡里啦,怎么连麦子稻子都分不清呢?”我真是又着急又好笑,“稻子还叫水稻。它是长在水田里。你看,这地里是不是有一点点水呢?麦子是长在旱地。还有苞谷、黄豆都是长在旱地。”

“哦。”

 

昨日,把两条没怎么穿的裙子送给了妹妹。其中一条是安安的,她女儿穿正好。

是一条白裙子。

现在想起来,眼前浮现的都是安安好看的样子,纯纯的白,仙气满满。那是安安最后一个儿童节,她主持六一我专门给她买的。

“这么好看的裙子你怎么不穿了呢?”我问。

“嗯……”她欲言又止。

我看她。

“像小学生了。”

“六年级穿的。现在初二……”我还想说什么,忍住了,只说:“你们只想长大,妈妈就觉得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大了。快老了。”

妹妹的女儿六年级。昨天回家穿上,拍了视频给我,小姑娘笑意盈盈,很是欢喜。也算没有辜负这么漂亮的裙子。

 

雨急急地敲着遮雨棚,噼里啪啦。雨溅进屋子,我走到大门跟前去关,抬头看见人家屋顶腾起一片雨雾。

门前小池的荷叶上盛着的雨打个旋,就落将下来,银白的光,闪眼。

此刻,愈觉雨声急骤。

 

窗外天色沉郁,但总比屋里亮堂,是覆了水汽的绿。

(7月2日记。)

 

晨,喻祥老师转发一组诗过来,打开看,原来是自己的。他留言:好诗。若有若无。即有即无。

一直来,随心而动。写了,自然会生出妄想,于是投稿,十之八九是石沉大海,那余下的一分,聊以自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