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龙滩

汉江,汉水人的母亲河。如果说秦岭是横卧华夏的一条巨龙,而汉江就是从这条巨龙的龙眼处流淌的情感泪,它带着亿万年的…

汉江,汉水人的母亲河。如果说秦岭是横卧华夏的一条巨龙,而汉江就是从这条巨龙的龙眼处流淌的情感泪,它带着亿万年的天地情感,伤感于生命的悲欢离合,也见惯了世间的酸甜苦辣,“嶓冢导漾,东流为汉”,流经了三皇五帝,流过了万壑千山。我们说,万物皆有源,但水是万物之母,生命之始,只要有水的地方就一定会滋生新的生命。

前几日,和朋友聚会,一位老者论及龙的来历,坚持说“汉江就是中华赤龙的诞生地!”他回忆到,在汉江之滨,有一个叫梁山的地方,一辈一辈的人,口口流说着一段奇异的故事: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很久很久以前,汉江水资源的丰富,使汉水一带的山川地域都成了动植物的乐园,这里也就成了最早人类生存、活动、易居的地方,可是,当初啊,在汉中城西,汉江南岸,有一座高约千米的梁山,却始终草木不生,山梁上总是红炎炎、光秃秃的一片,人们非常好奇,也就七嘴八舌地讹传,有说梁山上住着神鬼狐仙的,也有说那里曾经是火焰山的,而传说最多的是一个“赤龙静卧”的民间故事。

说是天地初开之时,神龙带着它的九个儿子与盘古大战,争夺谁是天下的主人,两人厮杀了十万八千年,最后,神龙被盘古打败,它的九个儿子有的升天做了神仙,住在云层里,时隐时现,有的下了海,做了鱼虾的王,还有的盘踞山川中,隐藏了起来,等待时机……而盘古为了开天辟地,他头顶着天,脚蹬着地,把天地撑开,每日天增高一丈,盘古也随着长高一丈,天越长越高,地越来越实在,慢慢地天地分离,这样不知过多少年,盘古也累得倒下来了。盘古倒下后,他的身体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呼出的气息,变成了四季的风和云,他发出的声音,化作了隆隆的雷声,他的双眼变成了太阳和月亮,他的四肢,变成了大地上的东、西、南、北四极,他的肌肤,变成了辽阔的大地,他的血液,变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汗,变成了滋润万物的雨露…..这样就形成了我们现在的天地自然,而生命在水的催化下,依各种形态呈现出来,从裸子植物到种子植物,从水生到陆生,从低级到高级,从古人类到现代文明。

而汉中的梁山,传说就是神龙与盘古大战时逃走的第四子赤龙的匿藏地。因为真龙潜伏,在自然进化中,山脊上植物无法生根,梁山也就一直外表是红炎炎光秃秃的。

斗转星移,再说有一年,居住在梁山脚下的一户贫民,姓刘,名小二,孤儿寡母,依靠给别人做工度日,但母贤子孝,在当地还算有点名气。有一天,儿子在给地主放牛时跑上梁山,看到一处地面在发光,而且地皮上下起伏,像人畜心脏跳动一般,他好奇,便使劲去挖,不一会,果然挖出了一块核桃大小的五彩石,玩耍了一会,便装进了口袋,跑下山继续去放牛。晚上,将此事告诉母亲,两人欢喜,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藏进了自家的米缸。第二天,母亲取米做饭,发现本来只有小半缸的米,现在却是满满的一缸米。逐一效仿,天天都能得一大缸米,大喜,知道得宝了,与儿子商议,把宝石放进钱箱,次日,钱箱亦满,母子欢喜尤佳,一日,在与他人闲谈中,说漏了嘴。话说天下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刘家的变化很快就引起了他人的注意,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他们盗了龙胆石。特别是那位地主老财,垂涎欲滴,日日算计怎么抢到宝石。一天,小二弄丢了一头牛,他带着自家的众多打手,来夺宝石,刘家母子无处藏宝,情急之下,小二一口把宝石吞进了肚子里,霎那间,他变得高大异常,见水就喝,喝干了水缸,又喝干了水井,出门跳进汉江中,边喝边向东游,渐渐地变成了一个人头龙身的怪物,母亲在后追赶,喊一声儿名,他回头一次,身后尾巴随即翻滚,就打出一个十丈大小的水滩来,从梁山脚底到上水渡,母亲叫了二十四声,小二回头二十四次,他的尾巴打卷二十四下,也就留下二十四个水滩,最后,化龙飞天,隐于无型。有人曾经实际考察考证,现在的汉江,从谷山大桥到上水渡的四号龙岗桥,在河床没有开发之前,确有二十四个大水滩,可见,传言非虚。此以后,梁山上草木见长,几年间,林密草茂,动物成群。民间有感言者,在山顶修建寺庙,逐有了“龙岗”名,再有了“龙岗寺”。

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象征,虽然我们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龙,但龙的身影却刻画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数千年来,龙的影响延伸到中华文化的多个领域,也深深融入到华夏人的生活之中。在中华大地上,从我们的祖先到事事求真的现代人,依旧相信我们是龙的传人,天生就具有像龙一样的精气神。

再说汉中的龙岗寺一带,依汉中地质史,有若干亿年历史;若依汉中生物史,则有若干万年历史。而且现在被确定为最早的古人类活动地,刊登在1992年2月10日《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新华社报道说:“一批旧石器在陕西南郑县龙岗寺出土。经有关专家鉴定,这批旧石器距今120万年以上,早于蓝田猿人遗址。从石器的打制技术看,当时的人类极为笨拙,表现了从猿到人的原始性蒙昧程度,这是旧石器时代猿人由南向北迁徙生活与生存的又一证据。”我国考古界专家曾指出:“龙岗文化遗址,是亚洲第三处重大猿人遗址。”1988年,美国俄勒冈大学考古学教授迈尔·阿金斯在龙岗遗址考察后题词:“我从这里看到了中国文化的根源。”由此可见,龙岗不但是汉中人历史之源,而且被国际考古界称为中国文化之源。在这么悠久的历史点面上,传说一些龙的来历,不求真假,但求中国文化的千万年繁荣传承。

在汉中民间,“赤龙诞生汉江”的传说一直在流传,就像我的那位老者先生,虽不识文断字,但信誓旦旦,口口相传着龙的故事。坊间传言,龙岗寺的卧龙飞升在天后,一时无处安身,一直等到“汉中王”刘邦来到汉中,刘邦自称赤龙化身,到汉中后诸事如鱼得水,就是得到了真龙的加持。刘邦建立大汉,不是“黄袍加身”,而龙袍则一直用赤红色,这种赤红色的蚕丝线就是汉中蚕丝与龙岗寺的赤铁矿制造而成,保佑了大汉四百年基业,也是汉人、汉字、汉文化遍布天下。刘邦离开汉中后,带走了赤龙的精与神,而后人议论,由于梁山不断进行矿石开发,赤龙难以安静,其气聚化遁移,盘踞在汉江之南的黎坪一山体上,潜心修炼,再没有显山露水,但在公元2008年的“5.12”大地震时,地崩山裂,龙体被震醒,覆盖在龙体上的土质滑了下来,才是人们找到了他的隐藏地——汉中市南郑县黎坪国家森林公园“中华龙山”,天下大惊。其龙体盘旋,身体约1.2平方公里,龙身山体以红褐色岩石为主,表面沟壑纵横,蜿蜒曲折,奇石鳞次栉比,外形栩栩如生,人言,乃汉中赤龙坐化地。看客莫笑莫骂,不说故事真假,神龙再现,千年难见的壮观场面,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一时神乎其乎,他人只知“中华龙山”雄壮奇美,而又有几人猜的透其中的缘委来历,还是让民间传说代代流传,有缘者自己感悟吧。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