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野草情结

娘包的韭菜饺子。透鲜透鲜滴,真好吃。   过中秋过得,鸡鱼肉蛋都吃腻了,乍吃韭菜饺子,怎么弄么好吃嫩…

娘包的韭菜饺子。透鲜透鲜滴,真好吃。

 

过中秋过得,鸡鱼肉蛋都吃腻了,乍吃韭菜饺子,怎么弄么好吃嫩。

 

“七老八嫩,八月的韭菜正好吃,希嫩,你快多吃点。”娘一个劲的劝我多吃点。

 

天天下午加班,回到家就天黑黑的了。

 

天天下午娘做好饭,一家人等着我回家一块吃。奔五的人了,仍像是一个未断奶的孩子。

 

我若回家晚了,娘就急得游走,埋怨爸爸不给我打电话问问。有几次竟然因为这事俩人在家吵起来了。

 

回家后我总是轻描淡写地埋怨娘:“不回来我肯定是有事呗,还用打电话,就知道我还没干完活儿呗,也不是小孩,还用担心?”

 

娘意味深长的回答:“看你家来了,我就放心了,多么大也是小孩啊,回来晚了,俺不挂惦着满?”

 

也是,再大也是娘的孩子,娘爱我们就跟我们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看见放学的时间已过,自己的娃还没回家,心里那种牵肠挂肚担心焦虑又何尝不曾体会?

随便聊聊的图片

 

娘已年近七十,带大了我们,又带大了我们的孩子们,仍天天忙碌着我们全家的一日三餐,最近又迷上了手工制作。

 

娘迷上小手工是从春末夏初开始的。

 

早上娘去西山闲逛,发现一丛丛一簇簇的野麦子,麦秸亭又粗又壮的,就用镰刀割了,挑选出来粗细均匀、颜色鲜亮的,一根根地串起来勒在早就准备好竹匹子上,点缀上红的绿的丝带,制作了一把把大小不一但精致可爱的小扇子。

 

一个夏天,娘不知道一共勒了多少把这样的小扇子,这个两把那个两把得都分散出去了。

 

娘几乎天天早上去割草,天天傍晚坐在门口勒蒲扇。

 

我们一个劲的劝她,这个勒蒲扇可不能当成事业来干了啊,小弄怡情,大弄伤身。娘总是笑着跟我们分享谁谁谁又夸她勒得好了,谁谁谁又跟她要草学习了,他又给了谁谁谁几把……

 

娘沉浸在她分享的欢乐里,后来我们也就不再多说了,高兴就行吧。

 

看看娘勒的轻罗小扇

 

 

娘因为勒轻罗小扇天天往西上跑,因为找野麦子又意外发现漫山遍野的野茅草。茅草较野麦子更粗壮,更有韧性,颜色也更加鲜亮,可开发的“价值”更大,娘这才真正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背草人。天天早上割茅草,割回来立在墙角晾晒,琢磨着用野茅草做点什么。

 

娘发现野茅草韧性强,就尝试着扎笤帚,饭帚,做出来翠绿翠绿的,还泛着秸秆特有的淡淡的粉色,特别养眼耐看,用起来也很顺手耐用。

 

用笤帚扫院子里的花草落叶既干净又整洁,还刷刷刷地响着,自带节奏感。饭帚虽不及高粱秸秆扎的好用 但也能甩超市竹子饭帚好几条街。

 

娘扎的笤帚

 

 

娘扎的小饭帚

 

 

“恁二舅那时候怪会拧蒲毯,他是用玉米裤子拧的,我试试用茅草能拧吧。”

 

娘凭着年轻时的记忆,用茅草拧了一个蒲毯,又用茅草掐小辫把半成品的蒲毯一圈圈地围起来,立马做出一个高大上的艺术品来。

 

晚上出去凉快,带着这个蒲毯既不冰腚还能防蚊虫咬。

 

“年轻那时候上哪捞弄么个蒲毯坐着烙煎饼。”娘不时地感慨道。

 

娘拧的蒲毯,其实就是草墩子

 

 

掐小辫围蒲毯,娘又有了新的想法:编个草帽应该也能行。

 

说干就干,娘先用野茅草掐成七股小辫,把毛毛刺刺剪去,用木锤敲打平实,再一圈圈地缝起来,一顶玲珑的草帽就成型了,钉上里子 ,点缀上装饰品,戴上既舒服漂亮,还很时尚呢。

 

戴起来颇有国际范,真是应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那句话。

 

娘编的草帽子,古朴又时尚

 

 

娘又掐了好多小辫 ,立志要给我们每人编一个草帽呢。

 

娘一夏天割的茅草还有很多,整壮的留着做手工,涮出来的就成了烧火的料,烧大锅蒸馒头下饺子引火容易,升温快。

 

娘沉浸在她的欢乐中:做出成品的成就感、分享的快乐、年轻时曾经向往的情怀,成就了娘的欢乐,乐在其中,其乐无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